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五师妹 > 第70章 镜阵
 
龙骨散发着浅淡的玉色光华, 在地下保持着腾飞的姿态,巨大的龙身蜿蜒而起,头骨上的两根巨大双杈角, 是南棠确认这是龙骨而非蛟骨的唯一特征。

南棠从没见过龙,别说龙, 近龙的蛟她都没见过, 活的没见过, 死的也没见过, 完整的没见过, 哪怕是一根骨头,她也没有摸过。南棠对龙的认识, 只局限于玉昆仙界大大小小的各种杂记图鉴小传等等,她只知,龙有角而蛟无角。

龙这种仙兽在玉昆属于传说般的存在,是绝迹于人前的。活的龙难见,死的龙更难得,其鳞筋骨血肉等等,均是致宝。在玉昆仙界,哪怕是一片龙骨碎片也能卖出天价, 何况这样一副完整的龙骨?

南棠无法想象要是把这具龙骨完整起出带到玉昆, 会引起怎样的轰动。

她的血液似乎随着这具龙骨的出现而沸腾,心脏怦怦作响, 她不得不默运功法让自己镇定下来好判断眼前局势。

这具龙骨完整地埋在地下, 龙骨呈现腾飞而非蜷缩状态, 这证明这条龙活着的时候就已埋入这里了。

它是被强修镇于山下还是自己遁入其中, 这不得而知, 但龙身百年褪鳞, 千年化骨,万年成石,这具龙骨还没和四周山石融为一体,并不是龙骨石,骨色很新,龙威未全散尽,埋在地里的时间应该在一千年以上,不会超过三千年。

夜烛猜测这地方像是某个强修闭关修炼的洞府,然而千年过去,龙已成骨,这里的主人又去了哪里?莫非已经不在了?可如果不在了,他们在外界遇到的异象又如何解释?外界地面那么匆促地改变方位,似乎只是阻止他们的脚步,仅仅针对他们一行人而已,好似暗中有人在观察控制一般。

南棠暂时找不到答案,只能以神识继续往前探去。

地面上被吸进来的灵气所汇聚游移的方向,就是这具龙骨处,龙骨上传来一股庞大力量,应该是这个法阵的力量源泉,但不太像是阵眼。

南棠尝试分出一束虚土,缓缓接近龙骨。

————

地面上一片平静,众人跟着南棠放慢脚步,打量眼前这座山。

这座山看起来稀松平常,不高也不低,地势和缓,草木葱郁,山脚下有道溪流从山上蜿蜒流淌,潺潺水流哗哗作响,溪流两侧开遍各色野花,要不是众人刚刚经历恶战,这地方倒真是处惬意所在。

“就是这里。”南棠抬眼四望,开口道。

哗——

赤宁兽二话不说已先冲进溪流中埋头一阵洗刷。

“停下歇会,让我探探再往前。”南棠说完,跟着赤宁兽踏进溪流里。

她朝着溪水勾勾手指,溪水缓缓飞到半空,再下雨般淋到赤宁兽身上,赤宁兽仰头一阵舒畅的低吼。南棠走到他身边,手里化出一团水,在赤宁兽背上搓揉起来,清洗赤宁兽无法触碰到的脏污处。

“没见你这么怕脏的灵兽。”一边洗,她一边说。

夜烛正又把头埋进溪里,呲嘴让溪水灌满口,再来回漱口,发出一阵咕噜声,听到她的声音,他将头抬起,甩甩水珠,湿漉漉地朝南棠咧嘴露出一口森白兽齿。

南棠无奈地检查,确认他齿缝间已经没有血肉残留,才道:“好了好了,干净了。”

赤宁兽这才满意地继续甩毛,水珠飞溅,和着南棠施法落下的溪水一起落在南棠身上,将她浇得浑身湿透,南棠见状索性仰起脸任由溪水冲刷。

修士虽有清洁类的术法,但怎样也比不上沐浴来得舒坦。

“我在地下发现了一具龙骨。”溪水让人醒神,也平息她的激动,她慢慢道。

夜烛见她浑身湿透,衣裙湿粘在身,容颜被溪水浇得玉润,喉间滚过两声无人可闻的低吼,远处已经有目光望来,他既不想打破她此时惬意,又不愿被人窥探,便将兽尾一甩,拨起水幕,他再走到南棠左侧,小山般站在她身边,挡去他人目光后,这才思考她说的话。

龙骨?

“就在这座山下面,但是我暂未发现法阵痕迹以及阵眼……”南棠仿佛自言自语般说着,忽然间神色却一变,“等等,我……看到法阵了……十方古阵?”

————

就在她的虚土触及龙骨之时,龙骨的身下突然间异光大作。

巨大符圈出现,绽出金光,无数金色符字从符圈上浮起,飞在龙骨身畔,以至这玉白龙骨被镀上一层浅金。南棠的神识触及到一股熟稔的气息,有些像三十年前她开启十方古阵时所感受到的那股山海巨力。

她一惊,莫非这个法阵,是另一个十方古阵?

不对,不是十方古阵。

虽然拥有类似的气息,但这个法阵与十方古阵却有着本源差别。十方古阵源于山海巨力,而这个法阵的力量却出自这具龙骨,以龙力代替山海巨力,控制秘境与灵气。

这是一个仿阵。

巨大力量从法阵上传出,又顺着虚土传回南棠身上,南棠便觉神识一紧,一股巨大吸力涌来,除了想把灵气再度收回,还想把她的神识也纳入。

南棠这时倒不惧怕了,以神识出声:“区区仿阵,也敢对抗句芒春种?”语毕她彻底释放春种之力。春种在灵气尽空之后,便呈现出极其可怕的吸纳力,只是她怕打草惊蛇一直小心克制着,如今对方直面而来,南棠再不留手。

四周灵气渐渐被剖离成灵源,五色灵源浮在深渊,顺着虚土游回南棠体内,句芒春种大涨,朝着前方法阵包裹而去,这个被人模仿而建的法阵忽然间一黯,下一刻,金光冲天而起。

南棠望向金光汇聚处。

阵眼,在地上。

————

地面猛烈震动起来,本正憩息于山脚下的嫣华等人不知出了何事,都霍然站起,疑惑而警惕地四望。

南棠却扬手打出一道灼流,灼流将自己与赤宁兽身上的水份烘干。

白雾蒸腾而升,赤宁兽纵出溪流,抖抖干净蓬松的毛发,朝着南棠发出低吼,南棠也随之一跃而出,看着眼前的山道:“秘境内设有巨型法阵,整个秘境都在法阵控制中,这个法阵的阵眼就在这座山里,找到阵眼停下法阵应该就能停止秘境的异常,让方位恢复正常。”

“整个秘境都是法阵?”萧寂不由咋舌,又道,“我师父说过,凡大型法阵需设阵眼的,阵眼绝非俗物,以秘境为阵,控制整个秘境的法阵,那阵眼该是何等宝物?”

赤宁兽又是一声低吼,难得附和了萧寂的话。

一语点醒南棠。

南棠翻掌一托,一直呆在戒指内的衔宝忽然出现,坐在了她的双掌之上,茫然地睁着大眼看着四人一兽五双眼睛。

“衔宝,找找看有没你最爱的东西。”南棠把衔宝放到赤宁兽后颈处。

夜烛不悦地抖抖身体,想把猴子从背上震下,南棠按住他:“这地方危险,你看住他,别叫他乱跑。”

衔宝得到驾驭赤宁兽的机会,精神忽然抖擞,一手揪着赤宁兽的毛,一手拍拍他的脑,而后指向前方:“宝贝有的,在前面,驾!”

“……”夜烛默。

这是把他当坐骑了?

他回头看南棠,南棠双手合十,满眼诚恳的祈求。

吼——

夜烛怒吼一声,还是纵身跃起,朝着衔宝所指方向冲去。

“那是什么?”萧寂拉住嫣华,诧异地问道。

“师叔的宝贝,走了。”嫣华拍开他的手,跟在缇烟后动身。

一行五人,朝着山上飞去。

————

天色又开始暗去,茂密的树林内更显阴沉。

树林簌簌作响,几道人影在树影间穿梭而过,停在了山间一处悬崖绝壁前。

绝壁无路,壁旁留有古碑,碑上刻了“沉龙接天”四字,字迹龙飞凤舞,一笔一划俱有龙形,也不知是何人所留。

衔宝从赤宁兽背上跳下,整只猴又摇摇晃晃趴在绝壁之上,南棠几人上前对着绝壁研究起来。

“师叔,用虚土试试?”嫣华小声道。

南棠摇摇头:“这绝壁没有接缝,虚土就算融进也打不开。”

“那用法术炸炸看?”缇烟跃跃欲试道。

南棠还是摇头:“动静太大了。”

“这是龙挡石,我们炸不开的。”嫣华也立刻否定了。

“那我们挖进去?”萧寂也提了主意。

南棠还没回答,忽然间绝壁传出隆隆声音,一道石门由下而上被开启。众人大吃一惊,后退数步,南棠转头望去,只见夜烛叼着衔宝懒洋洋趴在那块石碑上,石碑被他压沉两字,只剩“沉龙”二字露在地面之外。

“……”南棠默。

进去的机关这么容易吗?

石门隆隆开启后,露出其后一条幽深甬道,夺眼光芒绽出,惊得众人久久无法闭嘴。

这甬道的左右两侧,堆满晶石簇、灵髓、珠玉与各种法宝、灵器等物,一路蔓延向甬道深处,比起当日在月枭洞府外看到的那个蛇口洞还要夸张十数倍。

“妈呀……”萧寂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这么多宝贝,人已傻眼,失魂般朝着甬道走去。

嫣华扯了他一把:“没见过世面,都不知道有没危险就往里面冲?”

萧寂咽咽口水,勉强停步。还是南棠走出,一指前方,身后的“贾剑”立刻冲进甬道做了开路先锋。待他进去了一会后,并无异状出现,南棠才道了声:“走。”

衔宝从赤宁兽嘴里落下,一溜烟冲进了甬道,对甬道两侧的宝贝看也不看。

这与上次在蛇口洞时的他的反应不一样,南棠想了想,道:“别管这些,跟着衔宝。”

最大的宝贝,应该在甬道的尽头。

————

甬道很长,九曲十弯,迷宫一般。每一条岔道都晶光璀璨,地上堆着晶石,墙上镶着珠宝,金光灿灿诱人非常,也不知通向何地。众人不敢乱走,只紧紧跟着衔宝。

“十八……十九……”南棠边走边在墙上留记号,在走出第十九条岔道时,众人眼前豁然开朗。

眼前是个空无一物的巨大洞室,洞室四壁、天顶与地面,俱为透明镜面。衔宝第一个冲进镜室,室内顿时出现无数个衔宝,南棠等人也只能跟入其中,怎料最后一个人的脚步刚刚踏进,身后又是一声隆隆响动,岔道口自动被一块镜子封死。

地面与四壁突然转动起来,待到转动停止,众人已经找不到进来的位置,四面只剩镜子,触目所及,是每个人的镜像,看上去诡谲非常。

“集中走。”缇烟低喝一声,提醒众人不要走散。

嫣华与萧寂背靠背,缇烟则盯紧前方,夜烛守在南棠身畔半步不离,一起朝着里面探去。

可忽然之间,身边一面镜子中的“嫣华”微微一笑,朝着嫣华挥了挥手,嫣华还未回神之际,镜中“嫣华”忽然伸手,将嫣华拖入镜中,二者对调。

萧寂察觉身后有异动,转身看时,却见身后“嫣华”正冲自己发笑。

“还好还好。”他拍拍胸,随口道,“我还以为你被抓进镜子里了,这地方太诡异了,里面的人看着像要出来。”

“嫣华”仍旧笑着,而后朝前一扑,双臂勾到了萧寂脖子上。

萧寂脸色大红,惊道:“你做什么?”

————

缇烟似乎听到萧寂的声音,她转头问了句:“萧寂,你说什么?”

身后的“萧寂”摇摇头,他身边空无一人。

缇烟诧异道:“嫣华呢?她不是一直与你在一起?”

“萧寂”还是摇头,而后指了指镜子,缇烟望去,镜里出现了一个仿佛活过来的嫣华,正满面急切地寻找出路。

————

“夜烛,你有没觉得不对劲?”南棠突然停下脚步,望向赤宁兽。

赤宁兽低低一吼,兽目警惕非常——他也察觉了。

衔宝也有别常态地冲到南棠肩头,缩进了她的衣领。

身后一点声响都没有,南棠转头,看到缇烟、嫣华和萧寂三人默默跟在自己身后。

“你们可有发现什么?”

三个人都同时摇了头,镜里的人也做出同样的动作。

南棠蹙眉,她左右看了看镜子后,盯向这三个人。

这三人不对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