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仙子都想攻略我 > 第五十三章 还敢狂吠
 
  “特殊体质!”

  祁开意识姬牧一定是特殊体质,胸腔中生出一股强烈不忿和恼怒。

  姬牧展现出锻体大成的力量时,他便有所猜测。

  黯然引出了需要长期下毒最后才能彻底稳固,让一个人修行速度终身变慢外,还有两个最大的缺点。

  一个是对修为有成的修士不起作用,三便是对特殊体质者不起作用。

  黯然引没有影响姬牧的锻体修行,他既然不是修为有成的修士,自然就身怀特殊体质!

  “又一个特殊体质!”

  祁开怒不可遏,举拳杀去,拳风呼啸力量恐怖!

  姬牧不闪不避,挥拳迎上,悍然对轰!

  贯心杀拳,贯穿劲力陡然爆发。

  两人碰撞在一处,两股足以摧城拔寨的巨力轰然对撞,

  刹那间脚下大地崩裂,出现巨大深坑,两人各自倒飞而去。

  嘭……嘭!

  姬牧落到地上,每退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个深坑,退了数步才站稳身形。

  祁开倒飞落地后也狼狈的退了两三步,站住之后握拳那只手不由松开,针扎般的刺痛!

  他痛得咧了下嘴,抬起头神色阴厉恼怒。

  “又是那古怪劲力的拳法,但今日这救不了你!”

  祁开眼神一凝,怒声大吼,握拳再度杀出,身上爆发一股凶悍气势。

  “杀!”

  愤怒的原因,不只是姬牧先前的嘲讽,更因为姬牧居然也拥有他都没有的特殊体质!

  自打他那个大哥出生后,祁家每次有子嗣诞生,族中的人都怀着一股期望,期望再出一具特殊体质。

  祁开永远忘不了,自己身为最受疼爱的小儿子,接触修行但未显露体质神异时,族人眼中浮现的那一抹失望。

  “凭什么,我那个大哥也就算了。

  连你不过凡人后代的家伙,也配拥有特殊体质!”

  祁开面目狰狞,大吼出拳!

  “我自认怎么比你更配!”

  姬牧不屑冷笑,和他上前战在一处。

  不说其他人,除开资质外,论心性和毅力不论哪一项,他自认都比祁开更强。

  假若他也不配拥有特殊体质,祁开又凭什么呢?

  两人交战,拳脚间你来我往,所到之处地裂树折,掀起狂风卷起林中落叶!

  刀片似的落叶旋飞,宛若乱刀劈砍。

  旁边之人为避免波及,不得不连连后退。

  “这就是锻体大成的力量?”

  有人神色震动,惊叹道。

  “每一击蕴含的力量,恐怕都能轻易轰碎凡俗间的厚重城墙!”

  “他们全都不是初入锻体大成,连锻体圆满恐怕都不远了!”

  有出身修行家族的弟子看得更清晰,吃惊道。

  锻体小成,倒曳九牛,锻体大成,力举蛮象。

  倒曳九牛大约在万斤之力,而蛮象体重大约重在四五万斤的程度。

  看两人交手间的威势,绝不像仅能托举蛮象的程度,虽离锻体圆满的掷象百步还差一些,但也不远矣。

  “我们之中,论锻体程度,恐怕没有谁能超过这两人了!”

  啪!

  祁开拳头重重轰来!

  姬牧交臂接下祁开的拳头,脚下被震退。

  不得不说祁开力量要超过他,初时交手拳头对轰祁开落地时比他少用两步就站住了脚。

  “不过这没什么用,最后胜的一定是我。

  而且不是险胜是碾压!

  祁开明明挥拳把姬牧震退,脸上神色却更阴沉了一分。

  交手十数招,两人在招式上互有往来!

  但每当他挥拳轰击在姬牧身上时如中精铁,感觉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反观姬牧莫说重拳打在他身上,即使他横臂或挥拳挡下,所中部位都一阵刺痛。

  姬牧脚下蹬地,挥拳破空,攻势连绵猛烈如狂风骤雨。

  对于祁开对自己的攻击,他并不在意。

  他的一身力量严格来讲,大半并非修行锻体法而来,主要靠刺激体质觉醒。

  修行锻体法,搬运气血在运转修炼中强盛,虽然肉身强度也会增加,但主要增强最多的是自身力量。

  体质觉醒不同,论力量姬牧的确稍弱于祁开,可他的强大在于全方位!

  肉身防御连锻体圆满都难以相比,祁开的攻击很难对他造成伤害。

  他的贯心杀拳更已练到化境,劲穿皮肉直击筋脉脏腑!

  防御和攻击皆犀利强横,姬牧想不到自己会怎么输!

  嘭嘭嘭!

  一声声沉闷的声响。

  姬牧接连挥拳轰击,祁开招式抵挡倒也称得上出色,尽皆挡下。

  “但是,不过是无用之功!”

  姬牧眼神冰冷,低喝一声,沉膝扭跨,凶狠出拳!

  贯心杀拳开篇第一招,一记简单凶猛的直拳。

  但就是这一击简单的直拳,霸道轰开祁开的防御。

  咔!

  祁开闷哼一声,手臂发出一声清脆的骨裂之声,剧痛之下胸前空门大开!

  他两条手臂的筋骨,早已在姬牧的贯穿劲力下接连攻击不堪重负,刚才的一拳。

  “中!”

  姬牧目光一凝,转身挥肘,狂暴劲力结结实实轰在他的胸膛上。

  嘭!

  祁开吐血倒飞而去,身体接连撞断数棵水缸粗细坚若生铁的黑树。

  狼狈摔落在地上,恼怒的刚从地上爬起。

  姬牧踏步杀来气势凶猛,不给他丝毫喘息之机,挥腿撕裂空气,凶暴踢向祁开脑袋。

  祁开本能的再挥臂抵挡。

  咔咔!

  一条手臂直接被踢断,扭曲变形。

  彻骨剧痛下,祁开终于忍不出发出惨叫,他似被疼痛激起凶性,另一只手挥爪由下至上抓向姬牧脖颈!

  “死!”

  “就剩一条手臂,还敢狂吠!”

  姬牧冷哼,挥臂轻易挡开祁开的攻击,一脚随意踹出。

  断了一条的手臂的祁开实力大降,已没有再抵挡和躲闪的能力。

  祁开胸膛再受重击被猛地踹飞,双眼圆瞪口中咳血,撞上一棵数人环抱的巨树,后背从树上滑落,双膝跪倒在地。

  再度遭受重击,他意识有些涣散。

  忽然一阵风声。

  姬牧面色冰冷,陡然来到他面前。

  “竟敢重伤我,我要你死!”

  见到姬牧,祁开双眼赤红又狂暴大吼,拖着重伤之躯,还欲挥拳。

  但他此时的拳头对姬牧而言,称得上缓慢无力。

  嗒!

  姬牧面无波动,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闪电般出手。

  铁钳般难以挣脱的手掌,死死捏住祁开的喉咙,一点一点把他自地上缓缓提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