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青云山上明月夜 > 【001】 宿命
 
  一醒一梦之间,会有多久呢?

  有时只觉是刹那,转瞬即逝,也有时候,一梦一醒之间,便恍若千百年,物是人非一般。

  秦烨自睡梦中惊寤,猛地一下坐起身,好似做了一个噩梦。不过张开眼,见到暗淡的光,才反应过来那只是一个梦罢了。他呼的吐出一口气,只觉身上一阵冰凉,竟是惊出一身冷汗。秦烨拿袖子擦了擦脸,忽然笑出声,慢慢回忆那奇诡的梦境。

  “我也是读小说昏了头,竟然做了那么个荒谬的梦——”

  秦烨忽地停下动作,他注意到了自己袖子,进而注意到自己瘦削的身躯——连忙环顾四周,黑夜里,只能借着窗户缝隙透进来明亮如水的月光看视,一桌一椅,一柜一床,外加一副床榻正上方,斗大一个“道”字!

  “嘶——!”

  他捂住脑袋,记忆在混乱里,慢慢清晰起来。好半晌,他才支起脑袋,意味颓然的叹了口气,喃喃道:“居然,不是梦吗?我真的,在另外一个秦烨的身上重新活了过来?”

  十岁的秦烨,与父母一道携仆人回老家探亲,不曾想路经恶虎岗,遭遇凶恶匪徒全家罹难,惊悸之下秦烨被活生生吓死,神魂消散之际,却为另一个魂灵附着,同时被一位御剑而过的修道者救下,带回了宗门山上。

  怜其不幸遭遇,秦烨被山上仙师收入门下,已然过去了好几日。

  但此刻午夜惊醒,秦烨犹自觉得一切,宛如在梦中那般,让人难以相信。

  推开房门,秦烨披着月光走到院子里。他的住处清静朴素,院子也是如此,一条卵石铺就的小径,两旁种植着一棵树,一丛翠竹,空地生长着浅浅的草。月光慢慢将他的影子拉长,秦烨抬起头,怔怔的注视着天上的明月,默然无语。

  他曾是一个无比平凡的俗世之人,普通,卑微,一如随处可见的卵石、野草。

  他也是一个喜好幻想,沉溺与纷繁现代娱乐之中的宅男,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也会有多愁善感的一天。

  但此时,此刻,望着天上那一轮与曾经自己见过的并无任何区别的月亮,秦烨竟生出孤独之感。“嘁,我这是怎么了?”半晌,秦烨回过神来,在院子里一块石头上坐下,失笑道,“自己不是早就厌烦了日复一日,永无止境而又平淡如死水的生活了吗?怎么真个到了自己身上,却又矫情起来?”

  秦烨脑袋里冒出“叶公好龙”一词,觉得跟自己真像。

  如此胡乱想了一遭,心情竟好了不少,秦烨不禁思索起自己的处境来。三日前救他回山的粗豪大汉,名叫“宋大仁”,为修真名阀青云门大竹峰田不易座下大弟子,现为秦烨的大师兄。仅是这少许信息,秦烨便已了然自己所处之地,曾经少年时代做过的仙侠梦,也再度被回想起来。

  凭借往日的记忆,再印证此前见过的那九岁的小师妹田灵儿,秦烨知道了所处的时间线,距离那《诛仙》主要剧情开端,还有四年。那位一生命运多舛却又背负世界气运的男子,是在田灵儿十三岁的时候拜入田不易门下的。

  机缘巧合,秦烨先他一步,被宋大仁领入了大竹峰,成了那气运之子的师兄,倒也足见命运之难以测度。

  秦烨沉吟,往事不可追,既然再也无法回到从前,那么或许,应该给自己一点目标吧?

  埋头苦修,专研仙术道法,一举败尽天下英雄,称霸此方世界?秦烨想了想,便摇头否定。且不说做不做得到,只一个普普通通、平平淡淡习惯了的人,骤然要去追求高处不胜寒的至高之位,呃,完全提不起劲啊。

  或者,勤修道法,为罹难父母亲友报仇?大师兄宋大仁救下秦烨之时,早就把那些凶恶匪徒给处理掉了,哪还会等他去报仇。

  那么,敷衍度日,持续混吃等死?

  秦烨回想了一下田不易跟苏茹的性子,嘴角扯了扯,恐怕不等他混吃等死,便会被师父师娘给门规处置了吧?再者,诛仙世界,可是有着好几场大劫难,便是青云门,也未见得安全,若混吃,恐怕劫难来临真就只剩下等死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定个目标,难道还能是挣它一个亿?想起往日的段子,秦烨不由失笑,最后还是决定,走一步算一步吧。

  “唉,我果然还是一条咸鱼啊。”

  如此胡思乱想,竟至翌日天光放晴,秦烨居然睡过头了。

  慌慌张张洗簌了跑进厨房,餐桌之上早已坐齐了人,有高有矮,或壮或瘦,此刻都把目光看过来。几个师兄弟欲言又止,看了看上方位置端坐的矮胖之人,只得把眼神暗地里传送。秦烨满脸苦笑,连忙行拜礼:“师父、师娘,诸位师兄,小师妹,你们早!师父,弟子惭愧,竟睡过头了,请师父责罚!”

  诛仙世界形肖古代,其间价值观与风俗习惯,也与华夏古代近似,最是尊师重道,恪守规矩,秦烨有错在先,哪里敢如往日那般不着边际?当即恭恭敬敬请罪,试想田不易由来都是被别人等,什么时候等过别人?

  此刻秦烨认错,他虽然心中认可,面上却不动声色,“哼”了一声没说话。还是苏茹温和一笑,开口道:“小烨,你且起来吧。”

  秦烨偷偷看了一眼田不易,见他没有反对,这才松了口气:“是,师娘。”而后起身。

  苏茹道:“小烨初来山上,又是一人独居,想来还没能习惯,一时懈怠睡过了头,并无大碍,只是切记以后莫要再犯。”

  还是师娘好啊,一来就为自己说话。

  秦烨忙道:“是,师娘,弟子谨遵教诲,不敢再违背!”再瞅田不易,果然他神色一缓,开口:“还站着做什么?坐下吃饭吧。”

  田不易发了话,一众师兄弟这才松了口气,纷纷跟秦烨打起来招呼,六师兄杜必书直接拉开旁边的凳子,拍了拍道:“七师弟,你来坐这里!”

  “好的,多谢六师兄!”秦烨刚坐下,旁边五师兄寡言少语的吕大信递过来一碗饭,六师兄也把筷子递了过来,他一一道谢接过去,心中涌出一股暖意。大竹峰弟子稀少,师兄弟之间相处十分融洽,几如一家人。几位年纪大些的师兄,对他这位小师弟,也十分爱护,刚才不敢说话,自是因为田不易没表态,他们也不能贸然发言。

  “来,尝尝你六师兄手艺!”杜必书见他人小手短,给他夹了几个远一点的菜,秦烨也笑着接受。

  山上清苦,青云门又秉承道家传承,饭菜多以清淡为主,少有荤腥,不过饭菜虽然简朴,但多是山珍材料,鲜美异常,比起前世大棚菜肴不知胜出多少,吃得秦烨胃口大开。

  “老七。”

  “师父?”秦烨忙放下碗筷。

  只是吃得太欢,脸上沾着几颗米饭,十分滑稽,田灵儿忍不住“扑哧”一下便笑了出来:“师兄,你吃饭的模样真好笑!”

  “灵儿!”苏茹忙板着脸止住女儿失礼的大笑。

  纵是整天板着张脸做严肃状的田不易,也摇了摇头,暗道:“那般聪慧的一个孩子,怎么吃起饭来呆呆傻傻的?唉,难道我大竹峰,就收不到一个天纵之才吗?”

  “老七,”田不易道,“你伤势如何?”

  秦烨回答:“多谢师父挂念,我已经无碍了。”

  他本来身上便没有多少伤,遭遇匪徒时,他这一世的父母,拼尽性命保住了他周全,只是那个十岁的秦烨年纪太幼,经不起这般恐怖惊悸,居然被吓得神魂溃散。

  “嗯,”田不易点头,“既然如此,那明日你便开始做每日功课吧。大仁——”

  “弟子在!”

  “老七便先跟着你,你把门规戒条告诉他,也教他些入门道法。”宋大仁答了是,迟疑一下,又道:“师父,小师弟年纪还小,那入门弟子的功课——”

  田不易道:“照做。”又转回对秦烨道,“老七,往后你便先跟着大师兄做功课。修道求索,路途漫漫,你要谨记谦虚谨慎,努力攀登,不可懈怠!”

  秦烨一听明天便开始修习入门道法,心中欢喜,忙道:“弟子谨记师父教诲!”

  田不易道:“道法无涯,勤勉为舟,坚持不懈,努力向前必有所得。你以后若有疑惑,也可寻为师解惑。”

  秦烨道:“弟子知晓了。”

  田不易点点头,看了一眼都停了吃饭的一众弟子,道:“你们几个也一样,修道贵在勤勉,不得心生懈怠!”

  众人齐声称“是”。

  田不易手一挥:“吃饭!”

  饭后,宋大仁叫上秦烨,带他在大竹峰仔细逛了一圈,让他熟悉环境,时间还早,秦烨缠着宋大仁传法,宋大仁想了想,便答应下来,带着秦烨回到他居住的那个院子里。两人端坐房中床榻,宋大仁给秦烨讲了一番门规条律,让秦烨一一记下,这才开始传他入门道法。

  宋大仁道:“小师弟,本派道法极重根基,你初入门,我先传你基础道法,你记牢之后,便可自行修炼。若有不懂之处即来问我,切不可懵懂敷衍,知道了么?”

  秦烨连连点头:“放心,大师兄,我不懂一定来问的!”

  宋大仁神色一整,肃然道:“另有一事,我不得不正告于你:本门奇术,精深神妙,邪魔妖人,多有窥探。你需立下重誓,学成之后,若非本门弟子,绝不传于外人。”

  修道门阀,最重传承,门户之见甚为严重,读过原著的秦烨,自然不敢小觑,连忙依着宋大仁的要求,发下重誓。而后,宋大仁才微笑点头,开始传他认穴、打坐、冥思,讲解经脉和精气运行,最后才传他“太极玄清道”的第一层法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