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青云山上明月夜 > 【039】 细柳村
 
  神州浩土,物华天宝。

  离开那处借宿村落之后,秦烨在接下来一个多月间,深切地体会了神州大地之广袤荒野。都说人族繁盛,人口超过万万,乃是世间为天地钟爱之一族。然而分散到广袤九州,便又显得地广人稀,除了几处大城,以及围绕大城发展的周边村镇聚居之处,其他地方竟都是渺无人迹的莽莽荒原。

  而这一月余时间里,秦烨经历与见闻,颠覆了他自我心中对这世界的想象。因为真相往往残酷,剥开在青云山附近遇见桃源一般村落,那些安宁祥生活的个别现象,秦烨才愕然发觉,原来所谓天地钟爱的人族,在这世间生活也颇为艰难。

  在这超凡的世界之中,并没有王朝、国家之类统一政权。九州大地之上,人们聚居而成的城镇,乃是由其中实力、声望过人的世家、势力而掌控。他们享受者属于王朝政权的权利,但少有履行守护义务者。

  秩序,是存在的。

  但秦烨已然发现,那些秩序同时又无比的脆弱。因为打破秩序,只需要关注两个因素——实力,以及良知。秦烨见过恃强凌弱,把一切搞得乌烟瘴气、矛盾重重的城市,也见过相安无事、和谐共处,人人安居乐业的乐土。但总体而言,普通人想要在这个世间生存下去,不仅需要勤劳奋进,同时也需要一点运气。

  因为打破秩序的实力,在这超凡世界比比皆是。

  而能够抑制与监管打破秩序实力的准则与良知,虚无缥缈,直如井中之月、水中之花一般,谁也不知道它是否能够指望。

  他现在都还清楚的记得,路过松坡村时,因为突然从山林里窜出的一群野猪糟蹋了田间作物,缺乏强大猎人的松坡村民们拿着简陋的武器向着数百斤重的庞大野兽,发动勇敢而绝望的抗争。哪怕因此激怒那些横行无忌的野兽,会导致牺牲许多人的性命也在所不惜,只为抢夺回来维系生存的粮食。

  同样,秦烨也清楚的记得,在恶虎岗上为穷凶极恶的悍匪发指恶行而怒发冲冠,亲手斩落匪首“独眼血虎”王横的头颅前,与他最后的一番对话——

  “打从俺十三岁因为弄脏别人衣服,而叫他们生生毁掉俺左眼时起,俺就知道这世间绝无软弱畏怯之人的活路!”王横狞笑,吐出一口带血唾沫,并无半点反悔之心,“所以俺要杀人,让别人来怕俺!报应?嘿嘿嘿嘿,俺从来不知道什么是报应!”

  原来,撕开温情脉脉之表象后,现实如此的残酷而冰冷。生存于世,天地自然以恶劣环境杀人,飞禽猛兽因饥饿天性杀人,林精鬼怪为修为增进而杀人,就连人自身也为生存而杀人。

  不知为何,秦烨此时心中想起那一句话来,曰“众生皆苦”!

  然而,他又能奈之若何?他不过是青云门下小小的一个弟子罢了,名不见经传,修为实力不见绝世,难道还要自不量力许下那赈济苍生的宏愿来吗?秦烨认为自己乃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精明地不会去做那超出力量太多太多之事,想也不会去想。

  秦烨认为自己全然能够看开,毕竟世道如此,又错不在他。

  可累日下来,秦烨不仅没有想通,反而心中越发压抑焦躁,仿佛积郁着某种无法言喻之物在心间,久久不能释怀!

  “唉。”

  “师父、师兄教导我要走正道,行正义之举,灭不平之事,除妖邪之辈!我也认同这行事观念,也愿以此而行,不过,天下这么大,就算穷极一生能做多少,能救几人?世道如此,百年之后也不会改变,意义何在呢?”

  下山游历,秦烨见到了世间真实,明白了小师弟遭遇的血案,放置整个神州大地,竟只是人们生存中无可避免之常事,一时心中便乱了。自和平时代成长,又从来都在温馨和睦环境里修行,缺少面对此种现实阅历的秦烨,只觉前路叫一片看不透的迷雾笼罩,而他身处十字路口,不知道下一步应该走向何方。

  怀着满腹复杂心绪,秦烨不知觉间,来到一处镇子。

  镇子靠着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溪,入口处有块巨石躺卧,上面以古拙笔法书写了“清水镇”三字。秦烨走入镇中,来到镇里唯一一座酒楼处,迈步走上二楼,在一处僻静位置坐下。

  点了两道并不昂贵的菜式,叫了几碗米饭,秦烨静静地吃着。

  然而旁边临窗位置,三个穿着劲装,背负武器,样貌粗糙凶恶的食客,饮酒吃菜喧闹不休,惹得秦烨眉头直皱。终是忍受不住,一掌拍在桌上,“嘭”地一声响传遍酒楼,将几桌用饭的客人目光都吸引过来。

  秦烨呼出一口气,他能感觉到自己心境之中犹如火焰炙烤的躁动,按捺住心中意念,他的目光对上那三个面貌粗陋、体格壮硕的大汉,淡淡地道:“请几位,务必安静一些!”

  不知是意识到自己对别人的影响,还是感受到秦烨目光之中的冷意,那三人随后倒是放低了声音。不过,一个脸色略显苍白的少年道士,当真会让他们忌惮吗?

  秦烨不像考虑这些,他只觉心中的燥乱并无停歇。

  又吃了几口菜,忽地嗅到那边传来的一阵酒味,秦烨眉头一挑,认真地回想大师兄宋大仁传授于他的青云门门规戒律——似乎,并未有明言禁酒之令?是以秦烨叫来跑堂小二,给他上了一壶酒。

  酒味不醇。

  其中明显的粮食蒸煮之味,让它口感也并不好。

  秦烨前世并不喝酒,但也同时不会排斥它,此时心中莫名烦躁,正好借饮酒浇愁发泄。可惜,真元在身,一壶酒下肚,那酒又非醇香佳酿,竟是让秦烨如饮了一壶清茶,没有多少滋味与感觉。付账离开之际,秦烨让店家再为他打了一斤酒,装在一个葫芦之中带走。

  酒楼中。

  三个面貌粗陋的大汉仍在饮酒吃菜。

  见秦烨离开,其中一个瘦脸地道:“大哥,不就是个毛头小子,咱们干嘛还要让着他?若不是你拦我,我非要教训教训他不可!”那被叫做“大哥”的,乃是个须发繁茂之人,对兄弟的浑话,他只是无奈摇头,道:“跟你说过多少遍,做我们这一行,最重要便是小心谨慎!你以为有一把子力气,带把刀,就能吃这碗饭?忘了花豹他们几个的下场了?”

  瘦脸地鼓囊几句,似有不服,倒是另一个又出言相劝,三人终不是先前那般高谈阔论、肆无忌惮,加快了吃饭喝酒的速度。

  且说秦烨提了一葫芦村酿,边走边喝,不多时里,一葫芦酒尽皆入腹,不禁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奇怪的是,他竟仍没有感觉到几分醉意,不由怀疑,心道:“虽说这酒没有提纯,烈度不高,但再怎么也不至于一斤酒喝光,半点感觉都没有吧?”

  起初他还以为是因为真元之故,不过慢慢地,秦烨发觉真正让他一时了无醉意的,竟是修行的“水行诀”,有此被动之效。当然,它并不是让秦烨千杯不醉,只不过增强了他对酒一类抗性,想要喝出醉意,恐怕还得再来这么一葫芦,才会有效。

  过了清水镇,路途渐入荒野。

  等到夜幕降临时,秦烨发现自己已然远离人迹,前后只怕都不会有借宿之处。心绪烦躁之下,他也一时不想露宿在外,便也不管夜晚漆黑,干脆继续行进。有修为护身,秦烨双目在淡淡光芒之下,就能看清视物,不过今夜无月,星辰自是同样隐匿在苍穹夜幕中,天地之间的深邃黑暗比别日更甚。

  秦烨百无聊奈,便将苍武祭起,一人一傀,仿佛同行游人一般行走在荒野。借助苍武莹莹之光,到不虞夜晚黑暗。

  如是行走了一个多时辰。

  秦烨在山林里发现了一条道路,道路虽简陋,但上面分明有着人迹。他顺着道路而行,大约半个时辰之后,竟在一处僻静的山谷里,发现一座宁静的村庄。秦烨驻足想了片刻,便决定今晚暂且在此停留一晚,明天修行完毕,再度启程不迟。

  于是便从道路上走近村庄。

  村口道路两边栽种了两行垂柳,观其模样,应是有许多年生。一块半人高的石碑矗立在入口处,上面以工整的字迹写着“细柳村”,石碑后面,有一棵树龄古老的柳树,已然枯萎,只剩干枯枝干以奇诡姿态舒展着。右侧树身缺少许多枝干,上面似有火焰灼烧的痕迹。

  黑夜里的细柳村,一片静寂。

  不知为何,站在村口的秦烨忽然感觉一股不详之兆。他望向静寂一片的村庄,此时夜深,村民应该早就安睡,没有半点灯火秦烨并不觉得奇怪。但走入其中,踏在凹凸不平的泥土道路上,迎面一阵夜风,让他眉头皱起,感觉十分不对劲。

  苍武恢复为一尺不到身形,悬在半空,以苍翠碧玉之光映照四周。

  他能够看到村庄中人们活动的痕迹,但这个村庄却给他一种早已死去的冰冷之感。想了想,秦烨没有再往里去,而是转道走向村口不远处的一座土地庙。细柳村的土地庙,比别处村庄修得更加高大宽敞,显然村民生活条件与财富也比别处更为优越。

  然而奇怪的是,高大宽敞的土地庙中蛛网密布,尘土飞扬,竟似许久未曾使用,早已废弃的模样。正殿供奉的土地神,不见有供桌、香炉等物,便是殿上塑像,也挂满了几张布满灰尘的蛛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