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青云山上明月夜 > 【051】 旧事
 
  “哦?”

  周一仙明显有些意外,他捋动胡须,认真地看了秦烨一眼。想着对方不至于就此骗他,那么便是自己没看准么?周一仙目光微沉,一面打量秦烨,一面在心中推敲。想他行走江湖多年,凭的就是眼力过人,能轻易分辨出对方诸般信息,而后皆以影响,方才混口饭吃。

  若是自己眼力劲下降了,那可比他“相术”退步,还要糟糕。

  且不说周一仙嘀嘀咕咕,一面看一面思索个中缘由,另一边,灵动可爱的小环也学着她爷爷的模样打量了秦烨一遭。不过看了之后,小环竟也皱起她那可爱的眉头,嘴里直道:“奇怪,怎么看不清呢?”

  秦烨耳目聪敏,自是听到了这句,温和地笑着问她:“小环,你说什么看不清呢?”

  小环偏着头看他,回道:“小环在帮大哥哥看面相啊。大哥哥帮了小环,还给小环好吃的肉和馍馍,小环也想帮帮大哥哥!”

  秦烨眉开眼笑,道:“那你看出什么来了吗?”他只道小环是在学她爷爷,不过小孩玩闹,是以并没放在心上,反而颇觉有趣地逗她。

  小环小手挠了挠脑袋,说道:“大哥哥面相甚是奇特,命宫星格模糊不清,小环没办法看到大哥哥以往,只看出原本孤星照命之格已破,似有什么镇压紫薇命宫一样。至于未来——一片迷雾。”

  小姑娘眨巴着眼睛,小脸苦恼过后,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抱歉啊,大哥哥,小环相术不精,看不出其他的了。等小环再长大一些,一定好好学习‘天罡神算’,下一回的话,肯定能帮到大哥哥了!”

  此时秦烨叫眼前五岁上下的小姑娘,一口颇为流利的专业术语,唬得一愣。明显其中言语内容并非随口胡言,不由为之沉思之际,旁边思索的周一仙听了小环之言,登时从思索中脱出,轻轻一巴掌拍她脑袋上面:“胡吹大气!小小年纪,你懂什么叫‘天罡神算’?哼,学艺不精可不要误导于人!”

  接着周一仙转向秦烨,展开笑脸道:“小环顽劣之言,小友不必放在心上——咦?是了!”他话还未曾说完,忽地神色一停,接着露出恍然一般的笑容,看向秦烨的眼中也带了几分故作高深的自得之色。

  “老先生?”

  “呵呵呵,”周一仙抖了抖袖子,一副高深莫测之态,说道,“方才老夫灵光乍现,到想起一种可能,或可解开小友神魂创伤之真相。说起来,似小友这般例子,老夫行走九州多年,至今也从未见过实证!”

  秦烨顿时来了精神,忙道:“还请老先生赐教!”

  周一仙扶须而道:“寻常神魂创伤者,神气不完,神魂不振,如若没有及时治愈之法,那么经年累月之下,神魂牵连身躯,也会导致躯体精力大损,而后因为魂体衰竭而逐步走向死亡。——”

  说到此处,周一仙还看了秦烨一眼,这才接着道:“小友神魂之创,得门中师长救助稳固,再无恶化之虞,实为不易。不过神魂受损,自也应当影响修行,也是老夫先前大意,未曾想到此遭——若当真是寻常意义之神魂伤损,以小友的年纪,再如何天资卓绝,只怕也难以修道有成。毕竟,神魂对于修真炼道之士至关重要,受损之下修行艰难比寻常之人,岂止慢了一倍,又怎会如现在小友这般,修成不俗道法?”

  秦烨听在耳中,也想起最初在大竹峰上,入门前师尊田不易也说过此言。正是因此,秦烨随后修行青云门道家心法“太极玄清道”,竟有突飞猛进之表现,着实让大竹峰上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是以秦烨问道:“老先生,还请解惑!”

  “先前老夫也百思不解。”周一仙道,“不过方才偶然之间,老夫回想起曾经在一卷无名古简中读到一则与神魂有关的言论。其中道是——神魂无形,却也如天之有地,阳之有阴,君之有臣那般,有主有辅。或者换一句话来说,人之神魂,其实内有其核,外有其质,并非我们想象之中那般,神魂全然一体,密不可分。甚至修士之界,剑修之中大毅力者分裂神魂祭炼仙剑,用的也是魂之一质,而非其核,另外传言里极为玄妙的身外化身之术,据说也是这般。”

  “魂质与魂核?”

  秦烨皱眉,如此理论,却是让他无从分辨,一时沉凝思索。

  周一仙施施然道:“小友,你若想知晓其中详尽,老夫不介意为你言说,另外,便是你想寻求治愈神魂伤势之法,老夫也略知一二。不过——”秦烨刚听到“治愈之法”,面上露出惊喜之色,接着便是周一仙那话锋一转,颇有深意地看着他。

  秦烨顿时明白,恭敬道:“老先生若能告知治愈之法,在下愿为先生差遣!”周一仙满意地点点头,随即又摆了摆手,笑着道:“你也不必紧张,老夫不会让你做什么违背道义之事,只不过眼下遇见一点麻烦,希望小友能出手相助老夫!”

  “先生请讲!”听他如此说,秦烨也不禁松了口气。

  不过具体如何,还得看周一仙所谓的相助,究竟是何事才行。

  没曾料到,周一仙还未开口,一旁安静听着的小环,大眼睛转了两圈,露出意外的神情叫道:“爷爷,你该不会是想让大哥哥,帮你对付那个大胡子吧?哇,爷爷你太坏了!”

  相比温和亲切、言笑晏晏的秦烨,在小环看来,自是那给她印象不佳的“大胡子”更加凶恶可怕。听出周一仙话里的苗头,小姑娘顿时打抱不平起来!只是她这一插言,倒把周一仙气个够呛,自己这话都没说,居然便叫自家孙女给漏了底去?当即回身,便要教训这拆台的小孙女,却被小环机灵地躲开,一溜烟躲到秦烨身后去了。

  周一仙见一时奈何不了她,只得吹胡子瞪眼地盯她一回,失笑那般对秦烨道:“不错,老夫近来遇见的麻烦事儿,便是来自小环口里的‘大胡子’,其名张湛,乃是一名散修,师承却是不详。老夫这桩麻烦,乃是由老夫一时多嘴引起,那一日——”

  秦烨拨弄了一下篝火,又增添几根柴禾,静静地听周一仙讲诉始末。

  原来修真世界之中,方今天下,虽然以正道门派“青云门”、“天音寺”、“焚香谷”三门最盛,邪魔外道尽皆退避。但事实上,神州浩土,广袤大地修真之士为数最多的,当属散修最多。

  散修之中,传承好些的,小门小派,每代有几人或者十几人继承门派传承,也能报得出自家门楣;差一些的,那便大多传承断绝,每代弟子能有一人便是天幸,甚至不乏连师门大名都遗落的散修。由于其受限传承完整度以及匮乏资源,散修们大都形形色色、良莠不齐,连实力也天差地别。

  厉害的散修,被修士尊称为“散仙”,在广袤神州都声名远播,是能够与青云门诸脉首座相媲美——例如秦烨不久之前遇见的小竹峰陆雪琪,其手中九天神兵“天琊”,最初便是由一位散仙“枯心上人”炼制传下。

  至于混得不太好的散修,自是实力低微,法诀稀少,偶尔有撞大运的修炼到“御物”境界,却因为实力与资源之故,连一个好些的法宝都无法炼制。这在修真一界并不少见,而是一种为大众所知的常态,也正是如此,名门大派对于许多修士而言,乃是十分钦慕艳羡的存在,若能拜入其中,他们绝不会犹豫。

  很显然,周一仙口中的散修“张湛”,便是其中后者,属于师门传承断绝,资源匮乏,却又好运修到了“御物境”的一位修士。对于“御物境”修士而言,什么才是当务之急,不必别人言说,秦烨自己也知道答案——那便是法宝!

  周一仙与张湛之间的“矛盾”,便是由这炼制法宝的奇珍引起。

  且说那张湛突破“御物境”,与三五至交好友分享喜悦之后,便行走神州各处寻找炼宝材料。那一日,张湛碰上了周一仙,一番交谈,善于言辞的周一仙自是轻易将张湛唬住。张湛对周一仙心生敬仰之下,便向其寻签卜卦,求教炼宝材料去向。

  金石木髓,诸般奇珍,得天地孕育千百年方有灵宝天材之资。其功用效力,无不旷古绝世,妙用无穷。周一仙自是不能轻易告知于他的,不过悯其散修不易,周一仙最后也说了一种寻常法宝材料的去向。

  谁想那张湛见周一仙真有天材地宝下落,认为自己机缘已到,不满寻常法宝材质,欲求更加珍贵的奇珍以便炼制一件绝世神品法宝,而后凭此修为大增,足可在修真界闯下威名。

  张湛此人,面憨而工于心计,他当时留了个心眼,并未直言相求,向周一仙求取天材地宝下落,以免落个贪心不足印象,反而失了机缘。周一仙也没有料到这憨厚的散修张湛,内里却颇为狡猾,一时没注意,让这“憨货”一激,竟从口中漏出一件神物的下落来。

  试想天地奇珍,诸般神物,皆有定数,岂是那么容易便能收取的?周一仙所知的天材地宝其实也有数,而且几乎每一件神物背后,都有与之品质相匹配的危险伴随。

  周一仙将那神物的消息告知张湛,其实也不过是想让那“憨货”长长见识,以免认为“周大仙人”所言为虚。至于那神物,他想着即便张湛去了,以其实力也无法取得,早晚知难而退,去寻他所言的第一件奇珍灵材。

  周一仙自是不曾想到,起了欲念的张湛,知晓神物下落后,岂会那般轻易放弃?由是便引出了一段恩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