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青云山上明月夜 > 【088】 离字台
 
  因为秦烨下手不重,只片刻,向星鸿便醒转过来。

  他猛地一下坐起身,环顾自己被一应师兄弟围住照料,稍一回想,恍然之下露出苦笑之意:“是了,我败了。”向星鸿的记忆还清晰地记得方才瞬间的交手,浓雾弥散,失去对手踪迹的瞬间,他便以丰富经验反应,将那一剑威能增大,转为横扫覆盖了半座擂台。

  然而,向星鸿却惊愕发觉横扫一剑居然落了空处!

  接着,便是脑后生风,一阵疼痛之下失去知觉。

  台下观战之人,只看到浓雾里劈斩出一道剑光,对擂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并不知晓。不少平日深感向师兄修为精深的同门,一时便有些心中不平,问道:“向师兄,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您怎么会这么快便败下阵来?莫不是那大竹峰的人使了某种阴险手段?”

  “不要胡说!”

  虽然向星鸿自己也没能闹明白对方是如何做到的,但他却知道那绝非某种阴诡手段——大概是,对方实在太过厉害了吧。别的不说,单是那笼罩擂台遮蔽视野与神识的秘法,向星鸿自认便破不了。

  “方才我在迷雾里失了对方踪迹,立时便转使横扫剑诀,足足覆盖了身前半座擂台。可即便如此,对方仍从容躲过,并且悄无声息出现在我身后,将我打昏,足见大竹峰秦师弟道行通玄,我所不及,非是用了诡谲手段,你们可不要胡言乱语!”

  擂台上,站在旁边的皓首长老也听到向星鸿之言,没有释然,反倒疑惑更甚。

  那大竹峰弟子,直面向师侄剑锋时,人仍在左面擂台。而后使秘法招浓雾,躲避覆盖半场的剑光,悄然闪身到向师侄身后,一招制敌——嘶!如是而言,那大竹峰秦烨岂非速度快到惊人,如鬼神一般方可完成此举?

  皓首长老摇了摇头,捋着胡须骂道:“那浓雾,委实有些可恶了!真相到底是什么呢?真让老夫好奇啊!”

  所谓“真相”,其实很简单——秦烨使出了从未展露于人的木行诀“法相之力”,而后凭借其神秘道法威能,一举获胜的。

  炼制出法宝“苍月”、“苍羽”两个二代巨神兵之后,秦烨便领悟了木系法相之力。此法相之力十分奇特,妙用无穷,一时难以用言语描述清楚,此处便暂不赘言,只说秦烨凭此开发出了以三个二代巨神兵为核心的战法,尤以“三苍”巨神兵之“替身”之法最为神妙,那木系法相之力,也被他暂时命名为“融灵”。

  秦烨自“替身”之法上得到启示,从木系道法“化生”与法相“融灵”结合,开创性地成型一个借助木系灵力御使木属生灵而产生位移的道法。如此说或许一时难以理解,以秦烨前世对修真传说的认知记忆来说,便是秦烨用“法相”神力,练成了一招“遁术”道法,即是“木遁术”。

  知晓了他的底细,再来看与向星鸿一战,便十分清楚明了。

  ——招雾,遮掩感知手段,引诱向星鸿将注意力放在身前半场;而后秦烨运转“法相真元”,嗖地一下顺着擂台巨木,遁到了向星鸿身后,没有察觉的他自是被秦烨抬手一击便放倒在地。

  “五行法相”之力,端的十分神奇。

  秦烨起初试练木系“法相真元”,也不过是能与“三苍”法宝相融,借助法宝而平添威能。久而久之,他深入研习之后,发现法宝与自身心神相连,只要身处一定范围内,他竟能够凭借法宝融灵之后的默契,瞬间交替自身与法宝的位置。也是由此启发,让他开发出能够融灵化生,凭借木行植株遁走的秘法来。

  最不幸的是,云海广场八座擂台,皆是以合抱巨木搭建而成,唉~!

  这便是秦烨大试之前强调保密自身道法信息重要性的缘由,他并非只是夸夸其谈。只能说,“木遁术”秘法隐蔽效果太强,如果不被暴露的话,能在秦烨“招雾、打闷棍”一套连击下走个来回的,青云门年轻一辈中只怕没有多少!

  似向星鸿这般,单论剑法修为可与宋大仁相比,然中了算计,失败也只是一瞬而已。这是与那位“大湖龙王”——青鳞巨蟒瞬间生死交手,给秦烨带来的深刻领悟。

  修士斗法,原来本不需要你来我往,胜负输赢一瞬之间便能分出!

  而且,秦烨那三个巨神兵法宝还未曾用出来呢。针对“融灵”法相,秦烨有许多极具创意的秘法,对此师父田不易与师娘苏茹知道得十分清楚,这也是为何对于秦烨的首场大试,他们没有放在心上之故。

  秦烨的道法实力,两人心中有底!

  且接着道七脉大试。

  南面离字台处。

  相较略显冷清的艮字台,离字台下围满了人。大竹峰除了秦烨,其他人都在这儿了。小师妹田灵儿的对手,乃是出自朝阳峰的申天斗,此人颇受朝阳峰首座商正梁重视,是以他也出现在此处,再加上监管擂台的长老,此次离字台大试竟有足足四位师门长辈瞩目。

  擂台之下,熙熙攘攘尽是穿着朝阳峰服饰的弟子。除了他们,也有不少别脉弟子在此观战,你一言我一语,十分热闹,显然这一场离字台大试受到许多人关注。

  几个青云长辈端坐台下大椅,相互之间寒暄了几句。

  田不易与商正梁乃是多年的对手了,此时虽然谈笑风生,但隐隐间的竞争之意也十分明显。随即,监管长老宣布此次大试开始。

  申天斗此人,面貌虽不出众,气度却颇为沉稳,毕竟修为到了一定地步,气度自生。只见他露了手御剑之法,上了擂台。以其御物基础而言,显然十分牢靠,引来不少人喝彩,不过大多都是朝阳峰自家的师兄弟。

  田灵儿道:“爹、娘,我先上去了!”

  田不易点点头,道:“去吧。”

  苏茹则面露慈爱之色,嘱咐道:“一切小心!”

  田灵儿往台上看了一眼,挺了挺胸脯,骄傲地道:“娘,你就看我表现吧!”斗志昂扬之下,向前走出两步,随手挥了挥,便有一道红霞闪出,自其脚下升腾而起,轻盈自如地托着她上了擂台,动作飘然灵动,十分好看!

  她那不着痕迹的精深御物法,仙光阵阵的法宝,再配上一张绝美的面容,一番动作行云流水,宛如乘着红霞的仙女,自是赢来了满堂喝彩,一时掌声雷动!商正梁一张脸憋得通红,无他,喝彩声里最响的几个,正穿着朝阳峰显眼的服饰!

  “呼,还好赶上了。”

  “师妹的御物法有所精进呐。”

  大竹峰众人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尽皆震惊,连忙转过头去,只见原本应该在另一处擂台比试的某人,此时笑意吟吟,竟是来到了众人身后。

  “老七?!”

  “七师弟?”

  “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还在比试么——”

  众人一阵惊讶。田不易与苏茹对视一眼,随即平复,想来他们已经猜到了结果。秦烨挠了挠头,笑着道:“啊,我刚刚比试完,运气不错,侥幸胜了一招。”又有些奇怪地道:“怎么这边还没开始?”

  离字台观战者众,又有两位首座,两位长老级长辈,一番寒暄交流之下,耽误了大约一刻钟左右。比起艮字台的毫不拖沓,的确慢了一阵。只是不过一刻钟时间便结束大试,大竹峰众人惊讶之余,心中也颇为振奋。

  毕竟老七拔了头筹,对众人而言,也是一种鼓舞。

  有好奇询问比试过程的,秦烨连忙止住,往离字台示意,道:“小师妹的比试马上开始了,先看比试吧!”

  擂台之上。

  田灵儿与申天斗于三丈之外站定。

  目光偏移,她的余光瞥见大竹峰人群里的秦烨,心中意外惊喜,脸上也露出笑意,斗志越发高昂。只见田灵儿行了一个道揖,朗声道:“大竹峰田灵儿,请师兄赐教!”

  申天斗早便听师父说起过田灵儿天赋极佳,又亲见了对手施展御物法,知晓对手难缠,面露苦色,也回了一个道揖:“朝阳峰申天斗,田师妹手下留情啊!”随即,田灵儿手诀一引,御起“琥珀朱绫”,申天斗掐动法诀,祭起一柄散发灰褐色豪光的仙剑,竟也是修的土系法宝!

  杜必书见此,拍手叫绝,道:“你们看,朝阳峰申师兄的修的也是土系法宝,与小师妹正好一般无二!你们说,小师妹与申师兄,哪个更加厉害一些?”

  何大智参加过上次七脉大比,对申天斗有些印象,正色道:“申师兄虽修的土系灵宝,但一手‘御岩术’十分不凡,不可小觑!”

  宋大仁想了想,说:“师娘炼制的‘琥珀朱绫’,在整个青云都极为难得,朝阳峰申师兄的仙剑,只怕要略逊一筹。”

  何大智不这般认为,他道:“申师兄虽然法宝不如小师妹,但修为却更加深厚,只怕小师妹这回有些艰难!”

  眼见两人起了争执,杜必书眼珠一转,嘿嘿笑道:“两位师兄莫争,不如咱们来打个赌吧——”

  “呵呵~”秦烨笑着看他,意味深长地道,“六师兄,你这赌局只怕没有意义。试问咱们大竹峰,哪个会除了小师妹,却在别人身上下注?”

  杜必书愣了一下,想起若是自己赌小师妹大试会输,让她知晓的话,将是何等模样?——如是一想,他不禁打了个哆嗦,干笑一声,岔开话题道:“老七说的也是,哎,开始了!看比试,咱们都看比试,哈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