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青云山上明月夜 > 【102】 决胜(2/2)
 
  秦烨的木行诀修到第三层“法相”境,由其自身感悟而生之木行“法相”,被他命名为“融灵”。也正是此玄妙无法一言道尽之神通,给了他许多研发道法的灵感。

  “融灵”此名,最初的来源,便是秦烨对于水行、木行两系天地元力能否相融为一做出尝试,而后取出的名称。水木相融,已被秦烨证实为确有可行,当然,以他此时对水、木两系的感悟修行,自是远远不够!

  甚至放眼整个青云门,修过“道源五行诀”的青云长辈之中,诸多道法通神之大能,也没有哪个能做到两系相融。

  别看水行至柔,木行生灵,两者皆都似那般温和元力。但秦烨尝试将二者相融之时,至柔至灵之力竟也会转变为最为剧烈的力量,因为二者自本质之上便是截然不同的。强行为之,只会引来真元暴动,自残自伤罢了。

  唯一的好处,却是秦烨从中窥见了一丝真正将其相融的可能——提升掌控五行元力的境界!若他所料不错,当修炼到五行元力未知的第五境,兴许便能做到五行相融这般“妄念”!

  但想要达到如此境界,绝非易事。

  田不易修行数百年,除了一手剑诀之外,便专修火行法,御使火系元力的境界已然窥见了第四境“火之真义”。只要他再按部就班地修行百十年,必然能真正踏入“真义”境中。

  但“真义”境,也还不够!

  那么秦烨凭什么便有“五行交融”的妄想呢?

  便是那奇异的“融灵”法相之力了。秦烨并不确定此世修行,能否突破五行法第四境的极限,不过他有信心能如师父一般领悟五行真义。以第四境掌控之力,自是无法做到“五行交融”,不过,再加上那奇异的“融灵”法相,便值得一试了!

  因为无法修得“水木相融”之法,秦烨也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更容易理解的天道规律——五行相生,从而以水生木,练出了一招“化木为灵”的道法,便是那被他称作“玄翼缘木虝”的术法。

  虝兽乃是传说之中的上古荒兽,少有人见,秦烨拟态而生的木系虝兽,也不过是根据前人记录的描述,通过一番臆想,从而创造出来的。咳,他当然不会告诉别人,当日为了惟妙惟肖,增添道法威能,秦烨曾把某个蹲坐外院神龛上的橘黄狸兽作为参照物。

  若有熟悉某橘的人细看,便能从那虝兽身上,窥见些许某橘之神韵来。

  对此,秦烨自己觉得应是没有不妥吧?毕竟,古语有言“狸奴者,虝兽之师也”,以师代徒,也差不多嘛,大概?

  擂台上,两人一个吐了口血,望着对方,竟都露出笑来。

  齐昊的笑,乃是意外与赞叹,他预估过秦烨的实力,但很明显,对方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秦烨则是释然,方才全无余力之交手,他的确在修为上输了一筹,玉清六层境界,在年轻一辈弟子之中已是出类拔萃,但比起齐昊,明显弱了几分!

  大概,还有一击之力!

  此处所言之“一击”,乃是全力施为之下,堪称目前道法中最强一式,而为寻常纠缠争取时机那般术法。正好此时,那齐昊开口赞道:“秦师弟道法通玄,我不如也!”

  秦烨抹了下唇角血渍,道:“齐师兄修为之精神,秦烨如仰观山岳,窥得一峰一岩罢了,秦烨钦服!”不待齐昊回话,秦烨又道:“齐师兄,我不如师兄修为精深,接下来便只剩最后一击,唯有全力以赴,请师兄指教!”

  斗法到了这般程度,秦烨也不打算再往后拖延。

  若此法齐昊接不下来,秦烨自行认输便是,没必要在浪费诸多同门的时间。齐昊一双星辰般眼眸微微闪烁,放声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便再拼一次神通,一举分出高下罢。”

  秦烨微微皱眉,他方才所言,并非是要引齐昊比拼神通威能,不过是相比磨磨蹭蹭输了比试,倒不如趁此时机全力以赴,绽放属于自己在此届盛会的最后光芒。谁想齐昊激起好生之心,提出那一举分出胜负高下之论!

  秦烨看得明白,眼下自己胜率,最多占据三到四成,而齐昊则是六到七成,他本身修为就比秦烨要高。同门斗法竞技,又不是除魔卫道,秦烨不愿平白占了齐昊便宜,便开口道:“师兄,你无须如此——”

  “呵呵呵~”

  齐昊心思敏锐,一眼便通晓秦烨意思,但他也有他自己的骄傲,道是,“秦师弟,为兄痴长年岁,多修了这般岁月,若一举无法取胜,安敢言勇?且放手施为吧,为兄稍后,可也不会留手!”

  秦烨失笑,却是自己小觑了齐昊胸襟,道:“秦烨失言,齐师兄勿要见责,还请指教!”

  齐昊朗声道:“师弟,请!”

  两人目光于半空交汇,秦烨心中感慨,与他生出惺惺相惜之感。而后,极为有默契那般,两人齐齐长啸一声,纵身直入长空。乾字擂台已然在方才一招中损毁,无法用作斗法,两人便在比斗场地挪到了半空。

  相对而言,齐昊更占优势,因为他修炼剑诀,“御物”一道是远远比秦烨要精深。不过两人本就是同门切磋,又定下再比一次神通约定,齐昊“御物”上的优势,便不那么明显。

  长空之上,罡风烈烈作响。

  一应青云弟子尽皆抬头仰望,只见天地为幕,两个青云俊彦凭虚御空,相对而立。虽是气质不同,却尽皆显出让人为之神往的绝世风采来。与秦烨交过手,一直观战的向星鸿三人,此时尽都默然。

  他们已不再去思索之前的比试,也不再假设如若时光回溯,双方孰强孰弱的问题。齐昊、秦烨之言,所有人都听在耳朵里,许多年轻一辈弟子更是为那风采折服,生出向往之意。向星鸿三人,也都被即将到来的神通碰撞而吸引。

  张小凡与几位师兄,此时也都回到田不易、苏茹身边。

  其在坤字台所遇之景,与此前诸位师兄推测那般无误,张小凡的对手常箭师兄,因为与宋大仁比试伤了根基,短时间无法御使道法神通,便主动认负,让张小凡以一种颇为滑稽之势直接晋级了此次大比前四。

  一应大竹峰师兄对此,又是羡慕,又是古怪,当真一言难尽!

  尤其是,他们在距离很远的坤字台,远远地也感受了方才那一次绝强的神通比拼之后,心情愈发复杂。杜必书忍不住拉着张小凡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遍,喃喃地道:“小凡,莫非你当真是身负气运之人?也没看出哪里不同啊!”

  张小凡无言以对。

  “师父、师娘!”

  众人轻声地行了礼节。

  田不易听了张小凡之事,脸上一时没有变化,只点头道:“且先放一边,你们都好生注意,来看这场比试!”

  众人依言,皆随着大众一起抬头,眼中绽放神采,往那半空两人看去。

  烈烈罡风,好似蓦地一静。

  天地之间,风也为之凝滞。

  一股莫名意蕴,出现在齐昊身上,他那柄仙剑“寒冰”,周身光华愈发夺目,渐渐衍生出的剑芒越长越长,竟似通天彻地一般迸射如九霄里去了。最为让人瞩目的,却是齐昊身后缓缓浮出一道虚影,那虚影随着剑芒增长而凝实,竟是一座寒冰孤峰!

  此峰如剑,直入苍穹!

  此峰险峻,散发亘古意蕴!

  乃是齐昊修出于水行衍生之“法相”,其名“冰狱”。法相凝形,齐昊仙剑上的豪光反而一敛,只见他反身回去,手掌虚握,却是将那冰峰握在掌中。那一瞬间,观战弟子心里莫名生出一种错觉,仿佛齐昊当真把一座冰峰握在了掌中一般,陡然生出一股压力,如若峰峦镇压在心神之上,连气也喘不过来!

  而齐昊,将那冰峰,与仙剑相融!

  “没想到齐昊师侄除了剑诀,连道法也修出了‘法相’,委实让人赞叹!”

  有人叹息了一句,但却没有谁分出闲暇去看他。

  便是他自己,也目不转睛地盯着长空上那两道身影。

  因为秦烨此时,一字一顿的咒文,也同样念到了末端:“玉清始青,真符告盟......五雷五雷,急会黄宁,氤氲变化,吼电迅霆,闻呼即至,速发阳声!”

  一点幽蓝的雷光闪现。

  但苍穹之上,并无雷霆,那雷光,出自于秦烨自身!

  当秦烨睁开双眼,众人所见的竟是一双幽蓝色的瞳孔,漠然无情,仿若九霄之上施以雷罚之灵。无人得见处,秦烨识海中,一道雷霆凝聚的神相显形而出,他体内的真元也由是奔涌如若激流,流转不休!

  “嘶,那是——”

  “莫非是‘五雷咒法’?”

  齐昊那一剑,刺出去了,笼罩众人心神上如若山岳般的压力,也随之退却。而这一切,都化作了齐昊手中那一道三尺余宽,不计其长的剑光!

  与此同时,秦烨手诀牵引,一道曲折蜿蜒、宽窄不一的雷电,划破长空,迎向齐昊“冰狱”法相凝形之一剑!

  天地静滞,而后无尽神通威能席卷开来!

  一道道劲风鼓荡,吹得一众青云弟子站立不稳,即便他们再如何想要看清那两道大试迄今为止最强的神通争锋,却也没法睁开双眼。更何况,在那天际之上,神通碰撞之处,已然被炽烈的白光包裹,两人身形尽皆笼罩其中,无法看清!

  唯有青云门那些修为精深的长辈,双目凝注在半空之上!

  等到劲风消减,众人抬头看时,一白一青两道身影,已然从半空落下。有眼尖的弟子注意到,两人斗法那处天空上,留下了一道不知其所长的白痕,一直衍生向远方。

  秦烨落在先前保下的几丈擂台上,面色苍白,脚下不稳,一晃便跌坐在地。

  齐昊站在他对面,神情似有些复杂,望着天际的白云。事实上,他在看的,乃是那一道激荡水气之后一时难以消散的白痕——道法,竟能做到这般地步?

  短暂瞬间,齐昊心中泛起诸般思绪,但他立时便抑制住了。

  随即,齐昊收回了目光,看向已然真元耗尽的秦烨,一笑叹道:“秦师弟,却是我输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