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青云山上明月夜 > 【116】 万蝠
 
  天色暗了下来。

  荒凉的空桑山,逐渐被某种无法言说的阴冷气息笼罩。作为青云门年轻一辈之中的杰出之人,秦烨、曾书书四人,也立时感觉到了那种异样,以及为他们带来的隐隐不安。

  放佛为了印证四人心中的不安,静寂的天地间,陡然响起“轰隆”一声巨响!

  秦烨霍地抬头,往那空桑山顶峰看去。只见一片黑云伴着那声巨响,自山上飘起,须臾之间如同黑云一般扩散,遮蔽了一片天空。那轰然巨响,也随即变作“嗡”地一阵乱响,越来越密集,到最后他连节奏也无法听清,只剩下“隆隆”的嘈杂之声响彻荒山野岭!

  众人一时色变。但见那黑云在半空停滞一瞬,云中传出一声刺耳厉啸,尖锐震颤,刹那间黑云竟转过方向,朝着空桑山整片天地里,唯一的一点光亮直扑而来。

  秦烨心思一转,脱口叫道:“六合镜!”

  曾书书反应极快,立时便想到是自己惹了祸,当即便欲收回法宝,却听秦烨语气急切叫道:“书书,别收回法宝,来不及了!”因为曾书书名字的缘故,秦烨平日极少以名称他,就是不愿平白让他占了便宜,但急切之下,他都无法注意这些!

  果然,曾书书连忙继续稳定“六合镜”的光圈,那黑云下一刻便蔓延过来。只短短一瞬,整片天空黑暗下来,原本显出的淡淡明月、星辰仿佛被什么遮蔽住了一般。

  四人只闻到一股腥臭血腥气味,从四面八方传来,充斥着平台之外的整片天地。那呼啸震颤的“隆隆”之声,此刻便如同响彻耳畔,震得人心神不稳,脸色发白。

  映着“六合镜”淡黄的光芒,秦烨总算看清了那片黑云,居然是一只挨着一只,密密麻麻的黑色蝙蝠!那蝙蝠形貌大异寻常,体型比其他常见蝙蝠几乎大了一倍,脑袋上张开一张大口,露出森然的两根吸血尖牙,尤其那一只只蝙蝠的赤红眼睛,连成一片,仿佛便成了密密麻麻的红色星空。

  秦烨一眼望去,遍体生寒,只刹那间便惊出一身冷汗!

  曾书书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道:“我们别乱动,千万不要离开‘六合镜’庇护的范围!”

  淡黄光圈里,一阵法力波动,只听秦烨低喝一声:“雾隐,起!”

  伴随一道灵光,那荒凉的空桑山,多少年来终于又在一处开阔平台上,升起一团浓雾。浓雾的范围扩散极快,须臾之间便笼罩周围百丈,向上也遮掩足有十几丈,彻底把“六合镜”的光芒严严实实地遮蔽在内!

  只一瞬,秦烨脸色大为难看。

  张小凡紧张地握住“烧火棍”,问道:“师兄,怎么样了?”

  “雾隐”秘术笼罩四方,四人除了秦烨,一时失去视野感知,犹如鸵鸟把脑袋埋入沙土那般,虽“隆隆”的异响提醒着他们,那些蝙蝠仍在咫尺之外,却莫名地感觉一阵安心。

  除了秦烨。

  因为“雾隐”秘法,某种程度而言正如他的眼睛。通过这扩散的雾气,他蔓延百丈区域,居然都没能透出那聚拢成为黑云的蝙蝠群,这些一看便不是善物的蝙蝠,数量根本无法计量,几百万几千万只怕都不止!

  “呼~,”曾书书苦笑道,“还好有老秦你的秘术,把咱们遮掩保护起来——”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便感觉到一股力道,从那“六合镜”上传来。近在咫尺的浓雾被蝙蝠翅膀扇开,却是一只蝙蝠不管不顾,生生撞在那淡黄光圈之上,圈内的四人都被惊了一跳。好在无方子祖师的“六合镜”甚为可靠,那蝙蝠撞在光圈上,立时发出“滋滋”的声响,冒起轻微黑烟,随即便跌落在地,挣扎几下就没了动静,想来是不活了。

  然而,那只是一个开端。

  有了第一只蝙蝠作为榜样,后续蝙蝠顿时不顾生死那般,接连不断向着淡黄的光圈冲撞而来,光圈外弥散的浓雾,都被蝙蝠冲击的气流卷开,露出外面黑压压一片,极为可怖的情形!

  “它们,”陆雪琪握着天琊,神兵绽放蓝光,“怎会在浓雾里寻到‘六合镜’?”

  秦烨苦笑一声,道:“我也是被吓得失措,蝙蝠便是不靠视野感知,也自有循声定位之能,‘雾隐’正好困不住它们!”方才被那无穷无尽的蝙蝠,惊得心神几乎失守,此时才反应过来。

  浓雾能阻碍视野与神识,却无法阻挡声音穿透!

  他看了看紧张地握住法宝的陆、张二人,道:“外面蝙蝠无法计数,百丈之外都被密密麻麻的蝙蝠充斥,就算耗尽我们几个的真元,也绝对无法斩除干净。正面硬拼不可取也!”

  说着,秦烨看向曾书书。

  曾书书立即明白,道:“放心,‘六合镜’威能极强,以我的法力,足够维持很长的时间!”

  秦烨点点头,不再言语,只是从袖口里一一取出四根刻制了符文线条的圆柱,直径三寸余,高一尺,底部呈尖锐之状,两黑两白,正是他平日做好的“阵基”。又取出数个在河阳山海苑用过的那般阵盘,开始忙碌起来。

  那阵基、阵盘,虽非法宝,但用来布置阵法,却也自生灵性,能同行法力真元。秦烨以“御物法”控制阵基,分别在光圈之外的两方位置打入,有浓密雾气作为“眼睛”,布置阵法倒也不会有失准确。只是外面密密麻麻充斥着赤眼凶戾的蝙蝠,为他布阵增添了许多难度。

  约莫两刻钟之后,最后一个阵盘布下。

  秦烨打出一道道手诀,牵引四处阵基、诸多阵盘,将那精心布置的“阴阳幻阵”激活。身处其中的曾书书三人,隐约感觉到一股隐晦能量波动,随即便隐没。四周仿佛并无变化,但曾书书却立即觉察“六合镜”上传来的压力,一时大为减弱!

  “成了。”秦烨松了口气,道,“有阵法隔绝此处,那些蝙蝠进不来了,我便先把‘雾隐’撤了。”

  淡黄光圈之外的浓雾散去,原本只能看到近处冲撞“六合镜”的蝙蝠,随着视野大开,众人重新看到外面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的蝙蝠群!虽然秦烨说了有阵法隔绝,但那般景象对人心神的冲击,岂是轻易能消除的?

  陆雪琪、张小凡两人,仍旧紧握着手里的法宝。

  不过他们很快发现了差别,原本距离很近,能够直接冲击“六合镜”的蝙蝠,不断旋绕纷飞之下,居然好似失了目标,没头没脑地乱飞,又在一种莫名无形的力量牵引下,悄悄地向着外面退却,它们自身却没有觉察到一点异样。

  “阴阳幻阵”,得自大湖地下溶洞密室,那位“士远”修士。乃是一个以“两仪”为核心的阵法变种,秦烨用黑白两种阵基,对应“阴阳”二气,以阵法将“六合镜”以及他们自身为中心,周遭十几丈范围齐齐笼罩,遮掩起来。

  若不懂得此阵奥妙,寻不到“阴阳”二气转换时的阙口,仍那蝙蝠数量繁多,如何凶厉,也别想进来。

  不过那些蝙蝠耐性极佳,又似有一个尖利的声音,藏在茫茫蝙蝠群里发号施令,它们仍自顽强的绕着这一大片区域翻飞,“隆隆”的声响不绝,阵阵腥臭气味更是让人皱眉。

  看着“六合镜”外跌落的一层层蝙蝠尸体,曾书书不禁为那蝙蝠凶性而震撼,道:“难怪空桑山遍寻之下,也见不到一个活物!有这般凶煞之物生存在此,哪里还有其他生物的活路?”

  张小凡捏了捏“烧火棍”,发现自己手心里满是冷汗,仍自心有余悸地道:“这些蝙蝠,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陆雪琪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万蝠古窟’,想来便是这‘万蝠’了!”

  张小凡一呆,颇为不好意思,显然知道自己紧张之下,问了个颇为愚蠢的问题。但随即他又想起一事,忍不住道:“可是,如果这些蝙蝠生活在‘万蝠古窟’,我们又该如何闯进去呢?”

  秦烨环顾一圈,“唉”地叹了口气。

  对此,他毫无办法。

  心中隐隐埋怨起那位素未谋面的“萧师兄”,似这无穷无尽的吸血蝙蝠生活在“万蝠古窟”,这般重要的消息,怎不见他早早提及?秦烨自认自己四人虽有不凡之处,但终究只是年轻一辈啊。

  年轻一辈,不往往意味着还“年轻”么。除魔卫道这般大事,就这样交给他们四个,岂非有些儿戏?想不通啊,想不通,秦烨摇了摇头。

  那些蝙蝠疯狂想要闯入进来,但此时虽然浓雾尽消,阵法遮掩的效果却更好,一只只蝙蝠失了目标,以为自己不断往前冲击,却反而无声无息地退到了十几丈之外,正好是阵法的边界。

  见到阵法生效,众人总算放心下来。

  只是被那黑压压的蝙蝠围着,双目所见唯余一片张开大口,以及一双双赤红的眼睛,也无法休息。一个个盘膝而坐,面面相觑,说了几句话之后,便勉强闭目,算作歇息。

  如是,竟过了一夜。

  当天边第一缕阳光照过来的时候,仿佛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驱使。那些遮天蔽日的蝙蝠呼哨而起,犹如它们突然出现那般,潮水一般涌入昨日出现的地方。除了地上几层厚厚的蝙蝠尸体,什么也没有留下。

  四人相继睁开了眼睛。

  又等了一阵,确定蝙蝠不会再出现,他们方才慢慢站起。

  由始至终,曾书书头顶的“六合镜”都未曾收起,此刻他总算放松下来,一道手诀召回法宝,笼罩一夜的淡黄光圈消散开来。阳光照耀而下,昨夜虽是有惊无险,但四人仰面见那天光,都有种重见天日之感。

  “我们且先离开此处吧!”曾书书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