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青云山上明月夜 > 【121】 野狗道人(1/2)
 
  那高瘦男子反应迅速,土黄仙剑祭出,斩向秦烨,企图打断他的念咒施法。另一个长相古怪之人,却慢了一筹,等他将獠牙法宝祭起之时,那高瘦男子的仙剑已然被秦烨法宝阻拦,术法也随着一声轰响,化作汹涌激流而出!

  “该死的青云小子!”

  “居然偷袭你家野狗道爷,还讲不讲规矩?”

  那自称“野狗”的,正是那面相古怪之人,秦烨听到他的名号,心中也一时愕然,只觉这人名头虽是古怪低贱,却与他那面相竟颇为贴切。

  野狗道人与那高瘦男子,面对席卷而来的洪流,都十分默契地选择避开锋芒,而后齐齐祭起法宝与秦烨交手一招。正在此时,两人忽地感觉被他们避开的洪流方向,忽地传来一阵异样水响,回头便看到水流之中凝成几只一丈来高威风凛凛的天狼!

  那水蓝色天狼尖牙利齿,体型巨大,一看便不是什么善物。

  野狗道人怪叫一声,手里那巨大獠牙法宝朝着天狼狠狠砸出,一连几下,费了不少法力总算将其砸成了一汪清水,跌入原本的洪流之中。没等他欢喜几时,便见脚下土地竟也有流水漫过来,却是秦烨真元加持,顷刻间使一道洪流漫卷成了一片江河,充盈了整个洞窟!

  幽幽水蓝光辉之下,秦烨右手由“莲花指印”变换为“太清道君印”,口中念诵的咒文,正好于此时结出尾音,咒与印合,真元一震,口中疾喝一声:“起!”

  野狗道人与那高瘦男子齐齐一惊,大感不妙,连忙放弃未曾击溃的凝水天狼,飞身欲走。岂料满地水流,何处不是秦烨攻击范围?

  但见那两人身下流水之中,陡然轰隆一声,腾起一道两尺粗细的水柱,呼地破空朝着两人猛抽过来。那高瘦男子见得水柱威势不弱,抽身便退,旁边野狗道人却以为对方会与自己合力突围,想也不想祭起獠牙法宝砸出去!

  他那獠牙法宝也是不凡,半空里与水柱轰然对撞,僵持一阵,水柱竟失力散去。不过灰色獠牙法宝倒飞,野狗道人接住之后满脸痛惜,显然也委实不好受。

  一扭头,野狗又正瞧见那高瘦男子退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破口大骂:“恁娘的,刘镐!都知道‘土克水’,你他娘的不帮着突破,非要陷在别人法术神通里死磕!难道脑子里都叫蝙蝠屎给塞满了不成?”

  野狗骂的难听,刘镐心知自己方才下意识的反应,的确错失了一次脱身机会,还口去骂又有些理亏,一张脸憋得通红。

  “野狗,别他么的胡咧了,再来!”

  嗖嗖嗖!

  三道水柱在前,四五道略细一些的水流在后,破空而起!秦烨以一敌二,又是身处魔教重地,他选择谨慎为要。此时以流水充盈地窟,人力营造出法术之“时势与地利”,秦烨心中担忧去了大半。

  一道道水索破空而起,接连向着魔教刘镐与野狗袭来。

  野狗怪叫一声,往后急退,躲掉多处水索,却又把奋力突进的刘镐让了出去。虽然“五行生克”里“土克制水”,但那也得看具体情况。眼下刘镐祭起一柄仙剑,却同时对上三道水灵之气最为充沛的水索,登时被撞得气血翻涌,退了回来。

  “野狗!”

  “你他娘的躲什么?”

  刘镐眼中凶光大放,被这野狗之举闹得怒火攻心!

  野狗道人没想到刘镐说做便做,如此干脆,与其平日大相径庭,是以没能反应过来。他抱着一支獠牙踏着岩壁站立,面上尴尬地道:“你这说做便做,道爷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别怪道爷,谁让你平日心眼那么多,老子急切里也分不出你说的是真是假啊!”

  秦烨的水法,攻势愈发激烈。

  一道道水索攻势如网,将他们前方几处完全封闭。水索威能极大,甩过半空便有剧烈破空之响,少许落在岩壁上的水索,巨力轻易便抽碎一大片岩层。如此威力,刘镐可不愿自己亲身去尝试!

  因而虽是气极,刘镐也只得按捺不发作,沉声喝道:“再来一回!”

  “那小子得了术法之势,恐怕在憋着使坏,再耽误下去形势更加不妙!”

  野狗道人自也看出越来越严峻的局势,那青云小子笼在流水深处,又有法宝护体,强攻只会正中下怀,眼下唯夺路而走一个选择!

  当即答应一声,躲过几条水索欺近,野狗正待出手时,心中蓦地又冒出一个不安的念头,忍不住道:“喂,刘镐!”

  “道爷方才无心摆你一道,你不会趁机报复吧?”

  刘镐当真被这蠢狗气笑,由来算计都是不动声色,藏在暗里,谁像这蠢狗一般挂在嘴上?没等他破口大骂,目光掠过那青云弟子所在时,本就不大的双眼瞳孔剧烈收缩,连忙叫道:“蠢货!那小子开始变招了!”

  “想想姜老三的下场罢,他那三个古怪的法宝已经不见了!”

  说罢,也不管野狗道人,仙剑之上光华大放,一时照亮了洞窟顶部一片,把那蓝色水光也压了下去,而后凶猛地朝着前方密集之水索斩去!

  野狗道人回身匆匆看了一眼,只看到秦烨不断变换的神妙手诀,当即狗脸一黑,大叫道:“让道爷来阻他,刘镐你赶紧破开出路!”

  话音未落,他与刘镐身后的一条条水索攻势一缓,却是蓦地缠绕融合,眨眼之间诞生出一条活灵活现的巨大蛟龙。尤其那一个龙首,尖牙利齿,龙角鬃毛,虽都是凝水而成,却精细无比,仿若真实!

  蛟龙巨首一显,龙目威严地朝着野狗一瞥。

  不知为何,野狗道人居然在那瞬间,被蛟龙巨目的威势惊住,几乎以为它当真是活物!

  等他反应过来,暗中自骂一句,全力催动獠牙,灰光道道,森白的獠牙增长呈一根巨型支柱,半空好似传来一声隐隐兽吼——

  呃?

  两个魔教头目合力,都没让秦烨手足无措,但那凭空一声兽吼,却让他莫名错愕,怔了一瞬。随即面色古怪,看那半空森白獠牙,心中嘀咕道:“这野狗道人的法宝,莫非当真是从某只大狗嘴里拔下来的?”

  也不怪他错愕,任谁听了一声犹如荒古传来的兽吼,居然是颇为熟悉的“汪”声,也得愣上一阵。

  獠牙法宝,击中那蛟龙巨大头颅!

  但野狗道人感受着法宝上传来的感觉,狗脸大变,连忙大喊:“刘镐,快来助我!”

  然而他没能等来刘镐的回应,蛟龙倒卷,将野狗道人与那獠牙法宝一齐击飞,重重地撞在岩壁,陷入其内,巨力撞击使得岩壁垮塌下一层碎石,方才止住去势。野狗道人抱着法宝,哇地吐出一口鲜血,狗脸颜色难看!

  殊不知,另一边的刘镐,也大为惊愕。

  他本以为清楚了水索术法的威能,御使秘法,正待一剑斩破束缚,仙剑祭出,接触到那水索,才蓦地惊觉异样。那水索,也不知为何,无论坚韧程度以及水灵气息的充沛程度,都胜过先前!

  最要紧的是,一股他从未感受过的水法气息,让他心惊肉跳,警兆大作。刘镐顾不得秘法的后遗症,再不敢留有余地,拼命榨取经脉里的法力,将仙剑催到了极致。

  剑过,水索断裂!

  然而刘镐也脸色大变,半空里身形都不由自主地晃动了一下。

  ——难道那是,怎么可能!区区一个青云年轻辈弟子,怎么可能修出这般玄奥莫测的“法相之力”!

  他心里已然惊惶一片。

  虽说他与野狗道人,单轮修为与那青云弟子相差无几,谁想真正斗法起来,两个联手居然全然被压在下风?名门正派的弟子,都这般可怕吗?

  是不是“法相之力”,刘镐已然顾不上了。

  他甚至连经脉里震荡的胀痛也无法理会,运转法力,立时往黑暗洞窟的深处逃窜而去。

  野狗道人从碎石里爬出,正看到刘镐毅然决然奔逃的背影。

  “恁娘!”

  野狗道人大骂一句,自己终究还是被那刘镐耍了一道,那家伙居然根本没管他,自己便跑了!怒火攻心之下,野狗道人又被气得吐了口血。

  而后听得一阵剑鸣争斗之声,越来越近。

  那洞窟破损之处,映照出一蓝一紫两道灵光。

  野狗道人当然知道那是什么,忙不迭翻身而起,匆匆驾驭法宝,挡了一下身后袭来的水法,借着法宝倒飞的反震之力,一边吐血一边狼狈逃窜!

  “小凡,你现在伤势如何?”

  收起法力,那些失了术法禁锢的水流,立时便沿着洞窟低处流淌而去。秦烨回头打量了一番张小凡,关切地问道。

  张小凡此前伤得不轻,但经过先前诡异一幕,他的伤势被减缓许多,肩膀处为那“姜老三”所造成的伤口都止住鲜血,缓和不少。现在又经秦烨为他争取时间,服用大竹峰灵丹疗伤,一身伤势顿时恢复大半。

  “师兄,我已经没事了!”

  秦烨皱眉,慎重地道:“不要逞强。”

  张小凡重重点头,又道:“放心吧,师兄,我的伤势已经无碍了!”

  “唔,”秦烨转头,看了一眼那洞窟缺口处的两道剑光,似是犹豫一阵,谨慎地问道,“那边那人,是你击杀的?”

  张小凡想起先前一幕,脸色陡然变得苍白,眼中闪过惶恐。他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有一点,他却是明白,那人一身精血被吸干,成为一具干尸,的确出自他自己之手!

  “师兄,我、我——”

  “等回到大竹峰,你再给我一个解释!”秦烨望着缺口跌入的一道黑衣魔教徒躯体,抬手引动“苍武”,打出一道木行法力,击在岩壁之上。而后岩壁垮塌一堆碎石,将那具干尸掩埋其中。

  “记住,小凡!”秦烨颇为复杂地道,“此事暂且不要与其他人言说!”

  张小凡张了张嘴,满脸愧疚之色。

  他知道七师兄虽然声色俱厉,但拳拳相护之心十分明显,又是自责,又是感动那般,张小凡点了点头。他心里想着,等回山之后,就把这“烧火棍”的诸般邪异之处,跟七师兄详细地说一说。他自己愚钝,参不透其中秘密,或许师兄能为他解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