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青云山上明月夜 > 【156】 生机
 
  地火岩窟之中,灼热的岩浆汩汩而动。

  热气随着破裂的岩浆气泡蒸腾而起,浓郁的硫磺气味充斥在洞窟之间,赤红的光芒随着气泡蒸腾而略微晃动。

  悬台石窝之前,白狐终是禁不住三尾款款目光的软求,答应再度尝试。

  但他毕竟知晓自己体内寒毒真实情况,心中并未抱有太高奢望,只是不想让三尾妖狐失落。白狐叹息之余,甚至已然思索这青云门年轻弟子若是束手无策,他又当如何安慰于她。

  秦烨看了他一眼,道:“你体内寒毒早已与血髓相融,若要抽出,需得先激发你体内生机,不然你定是无法支撑到结束。而且,为了稳妥起见,你体内的寒毒,我打算分开三回渐次抽取,你以为如何?”

  三尾对白狐最是上心,当即便回道:“恳请阁下施为!”

  白狐既是做出决断,倒也爽性,诚恳道:“劳烦小友了!”

  秦烨点了点头,道:“此法颇为繁复,你最好不要以神识抵抗,方能发挥最大效用。”白狐点了点头,秦烨也不再多言,就在两妖面前快速结成手诀。那些手诀复杂而奇异,白狐看在眼中也不由大为惊异。以他的年纪,也曾见识过不少人族修行者施法掐诀,但少有如此繁复而奇异的手诀,也不像是常见的道家印诀,由是倒可推测此法不凡。

  随着一个个印诀变换,秦烨的身上逐渐显露出一股威势。

  白狐与三尾皆是妖灵之属,其自身天赋感应极为敏锐,他俩几乎同时感觉到秦烨身具威势之下,另有一股奇特的韵律散发出来。那种韵律非常隐秘,但却对白狐与三尾两个有着极深的吸引力,直觉更是告诉他们那奇异韵律中酝酿的术法将会对他们有极大好处!

  “这是、什么?”

  三尾眼神迷离,不由自主呢喃出声。

  “三儿~”

  白狐定力要强些,轻声唤了一句。

  三尾妖狐旋即便从痴迷之中挣脱,再看那秦烨一身莫名威势,她的脸上顿时多出了几分鲜活的激动与期待:“大哥——”

  白狐顿了一下,微微摇头:“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不像是道家的法门。”

  正在这时候,秦烨肃然的目光蓦地落到白狐身上,只听他快速低喝一声:“六尾魔狐,凝神了!”白狐心中凛然,连忙摒弃杂念,抱元守一。随即秦烨身上如若洪流般爆发一股威能,凭空掀起一阵劲风。旁边三尾妖狐为那威势所摄目瞪口呆,感知敏锐的她仿佛在那一刹那面对的不是青云门的人族修士,而是某个携带荒古亘远气息的生灵!

  她身为妖灵,天生感觉到一股仿似来自血脉的威严,如同山峦渊渟岳峙,只能遥遥仰望!好在那气势一闪即逝,没等她从震慑之中清醒,秦烨已然在术法威能最高点一指探出,点在了白狐的额头。

  他的手指仅是在白狐额头一沾即过,停留的时间只有短暂瞬间。

  可就是这一瞬之间,秦烨方才积聚许久的神秘韵律,在术法与道家浑厚真元的加持之下,灌入到了白狐体内。白狐似是一颤,旋即闭上双目,静谧无声。没有剧烈的动静,施术之前气势滔滔,施术之后却一片安静。

  三尾回过神来,秦烨已然将手从白狐额头收回。

  看得出来,运转那繁复法术对于秦烨目前的修为而言,同样负担不小。回想方才施术时的经过,秦烨心中也有所疑虑,好似此术的施展难度并不会因为他修为的增长而变得容易。

  “道长,请问您——”三尾妖狐目光全然在白狐身上。

  “不必多言,且耐心等待吧。”秦烨自顾自调息起来,他也不是头回施展此术,大抵能推测到术法生效的时间。果然,等他调息一阵,注意力回转到白狐身上的时候,白狐也适时的睁开了清亮的双眼。

  “‘启灵诀’吗,原来如此。”

  白狐的第一句话,就叫秦烨万分意外,惊道:“你,怎知此术之名?”

  三尾妖狐没管其他,而是关切地扶着白狐问道:“大哥,你感觉怎么样?”触摸之下,白狐身躯那股让她极度厌恶的冰寒,分毫未减。然而白狐却向她点了点头,叹息道:“我感觉前所未有的好!三儿,小友——,不。公子此番大恩,六尾生受,恐怕是无法回报了!”

  秦烨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迅速回顾了一下施法诀要,发现并非是自己施法之故出现意外后,他便感觉有些好奇了。须知,在青云前几次的施法中,“启灵诀”并未有表现出这般异状。

  “你,何出此言?”

  白狐微微一笑,见鬼的是秦烨居然从这一只狐狸的脸上,清晰的看见这个干净爽朗的笑容。只听他说道:“公子,此法应当不是出于青云道家传承吧?”秦烨知道他这般问,自是有所把握,便也不瞒他:“不错。‘启灵诀’乃是我偶然之下获得的秘术。”

  白狐点了点头,一副“正该如此”的模样:“我也只是神识震荡间,接受到此法名字,以及那无穷妙用。唔——,抱歉。”他本意想要描述一番自己的体悟,孰料措辞之后,发现竟没有什么言语能准确的描述出那种妙不可言的体会。“那种感觉只可意会,我却是无法言说!一言以蔽之,世间有‘启灵诀’此法可谓是我妖族之大幸!”

  “大哥,”三尾见到白狐如此激动,反而有些狐疑,“当真那么厉害吗?”

  不止是她,便是身为施术者的秦烨,其实也对“启灵诀”认知不足。白狐见状,便为两人分说,感慨地道:“人族得天地钟秀,气运旺盛,无论修行何种道路都比妖族更加得天独厚。而世间妖物无算,真正能凭一己走出大道者几何?便是能脱离浑噩,获得灵智也千难万难!”

  “我本以为,世间从来如此,妖族修行艰难亦是天道自然,无法违逆更改,直到我亲身经历了‘启灵诀’的妙用!”白狐赞叹着,回忆方才的体悟。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仿佛他的生命层次受到极大改善,细细体会时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变。可他知晓那是真实不虚的感触。

  “公子,或许您也小觑了‘启灵诀’之术。”

  “三儿,你不必怀疑。用道家的话来说,便是‘大道五十,天衍四九’,而这‘启灵诀’却可以为我等妖灵给予截取那‘遁去的一’的机会!专属于妖灵的机会!”

  “唔。”

  秦烨沉吟。

  他本来只是以“启灵诀”激发白狐生命潜力,谁想竟还从他口中听来这样关乎此术的奥秘。一时间他都不知道作何反应了,只是奇怪为何孤城、吹雪,乃至那青云灵尊没有这般反应?

  总不能是因为六尾魔狐身受重伤,已然去日无多,反倒引出“启灵诀”的潜藏妙用吧?

  “三儿,”应是秘术起效,说了一阵话的白狐精神反倒更好。他巨大而美丽的身躯从趴着,慢慢站起了上半身,然后对三尾说道,“为我取一身衣物来吧。”

  “大哥,你?”

  三尾妖狐惊喜地瞪大了眼睛。

  白狐点了点头,三尾妖狐等了准信,欢喜而去,倒让秦烨一时摸不着头脑。不多时,三尾妖狐回转,手上已多了一身朴素的灰衣。白狐对秦烨道了一声:“公子,失礼了!”

  紧接着便有一阵白雾从六尾身上蒸腾而起,霎时遮住了视野,其中还伴随着一阵嗤嗤的声响,以及阵阵窸窣琐屑之声。

  见此情形秦烨方才恍悟,连忙退开身去。

  联系三尾妖狐取来的衣物,他自是不难猜到白狐所做之事——化形!饱受寒毒折磨多年,六尾魔狐一身修为几乎全部损耗殆尽,自身也处在弥留之际。不想以“启灵诀”激活生机之后,他竟恢复到可以化形的地步。

  如此也有好处,至少秦烨从他血髓中抽取寒毒,对方活下来的几率应是会增添几分了。

  “失礼了!”

  雾气过后,原先悬台上石窝处,一个身穿浅色灰衣的男子显出身形,他只是穿着一身朴素的衣服,头发简单地挽成发髻,却已显出出众的气度。秦烨目光落到此人身上,只见好一张丰神俊朗的如玉容颜,以他同为男性的审美,都不禁要赞叹一声,完全当得上一句“面如冠玉”!

  只是一张俊逸的脸上,显出不健康的灰白,削减了几分出尘之意。

  此人,自是六尾魔狐化形了。

  当然,秦烨最满意的,还是六尾化形之后浑身上下干净的气质。须知无论人族修士,抑或者异种妖灵之属,其身上气势无论如何难以更改。残忍嗜杀的妖物,无论如何也养不出平和淡然的气度。

  “你是六尾魔狐?”

  虽是明知故问,但六尾魔狐还是拱手回道:“见过公子了!也是我失礼,未请教公子高姓大名?”

  秦烨答道:“大名算不上,叫我秦烨罢。你们两个呢?”

  六尾魔狐苦笑道:“原也是有名字的,只是逃亡多年,终日朝不保夕,名姓久已弃置,便忘却了。公子便叫我六尾,称她三尾吧。”

  六尾?三尾?

  秦烨眉头一挑,暗道妖灵果然与人不同,连名字都忘记了。不过换个角度想,如此简单的称呼未尝不是一种洒脱?

  “大哥,你已经好了吗?”

  “哪有那么简单!”六尾笑着摇了摇头,向她伸出手道,“三儿,把‘玄火鉴’给我吧。”三尾妖狐想也没想,取出那焚香谷神物便放到六尾的手上。只是秦烨不动声色的皱了下眉头,很快又恢复。

  “公子,在下有一事相求,恳请公子准予!”

  果然,六尾开口了。

  不过有所猜测的秦烨毫不犹豫便拒绝,道:“此事不必多说,我不会答应的。”六尾愣了一下,似也没想到颇好说话的秦烨,竟会在他话还没说完之前,便干脆的拒绝。

  “那,我以‘玄火鉴’作为交换,公子能否通融?”

  三尾妖狐见此大惊,连忙阻止:“大哥,你这是做什么?‘玄火鉴’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能拿来做交换?”

  六尾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多言,同时双目一直紧紧地盯着秦烨。

  可他还是摇头,道:“就算是‘玄火鉴’,也不行!而且——”秦烨嘴角含笑,颇有深意地道,“先前我没从你们手中抢夺此物,还不能看出我对此物的态度吗?法宝虽好,也是个烫手之物,我不想跟焚香谷就此纠缠不休!”

  六尾沉默不语。

  久久之后,岩窟里一声叹息。

  “公子,为什么呢?”

  秦烨看着他,一字一顿地道:“六尾,你难道忘了我的出身么?”

  六尾苦笑摇头,又似有些释然地道:“原来如此!是我唐突了。不过,我既然将‘玄火鉴’拿出来,便不准备再收回去。公子,无论如何,您对六尾有大恩,便以此‘玄火鉴’以报恩德之万一吧。”

  “大哥!”

  “你、你这是做什么!”三尾妖狐激动起来,“当初为了抢、取得这‘玄火鉴’,族中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你怎么能轻易把它交给别人呢?”

  “三儿,你还不明白吗?”

  六尾叹道:“‘玄火鉴’这样的神物,不是你我这样一个低阶妖狐,一个修为尽没的妖狐能持有的。与其被‘玄火鉴’所累,害得你我被杀人夺宝,倒不如将它交给秦公子,至少他是我们可以相信的一个人!”

  “可、可是......”三尾妖狐心中焦急,但她更担忧六尾安危,先前激动的态度分明软化下来。

  “喂,”秦烨无奈地插言,“我不是说了不需要此物吗?”

  六尾看着他道:“公子若是不要,我们也不会在持有此物,那便只能让它沉入这黑石洞地火熔岩里去了。”

  秦烨愈发无奈,不愿沾染麻烦是一回事,真要眼睁睁看着神物蒙尘,那绝对也是一种罪过!只是六尾以言语相逼的方式,他不甚喜欢,忍不住激道:“喂,那要是我转手就把这法宝还给‘焚香谷’,你也愿意?”

  六尾淡淡地道:“公子执意如此,我也无可奈何。‘玄火鉴’交给公子,自然任由公子处置。”

  秦烨有些搞不明白了,问道:“我已经拒绝你用‘玄火鉴’交换‘启灵诀’的提议,你为何仍愿意把它送给我?总不会是先前你说的那可笑原因罢?”

  “那是原因之一,”六尾道。

  “其他原因呢?”

  六尾道:“公子,或许你不知道,在我白狐一族的信念之中——仇可忘,恩却不能不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