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异世界的我们来拯救世界了! > 第75章 杀人侦探/小浣熊(二合一)
 
最后, 伏黑甚尔什么都没有干成。

除此之外,他手里的钱也被挥霍一空。

伏黑甚尔:……

如果不是【绫辻行人】把手机怼到他的面前,伏黑甚尔可能忍不住杀人了。

毕竟一向都只有他去挥霍别人的钱的份, 这一次突然被【绫辻行人】花光了自己的钱,伏黑甚尔怎么可能不炸?

毛茸茸的脑袋从手机后面探了出来, 【绫辻行人】故作惊讶的开口, “怎么, 生气了?”

“……这是什么意思?”伏黑甚尔都不知道, 自己是怎么维持着心平气和的态度和他开口的。

“就是字面意思, 我买了栋房子。”若无其事的收回了手机,【绫辻行人】的态度可以说得上是非常随意了。

“这是从根源上杜绝我之后会露宿街头的可能性。”

“我的钱都在卡里。”伏黑甚尔咬牙切齿了挤出了这样一句话。

闻言, 【绫辻行人】很诧异地看向他,“这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吗?”

果然,还是把这个小鬼杀了吧!

“你是不是之前认识我?还和我有仇?”这是伏黑甚尔能想到的唯一的理由了。

“哎呀,竟然被你发现了!”【绫辻行人】一点都不走心的敷衍了一句,“不过你可以放心,不是什么深仇大恨,顶多就是一点小小的龌龊。”

“而且我也没有做什么对你不好的事情,这个房子可还是在你的名下, 正好等你以后遇到儿子的时候, 还能给他留点什么。”

目光加深,伏黑甚尔非常疑惑, 他可从来都不记得自己认识一个像是【绫辻行人】这样的存在。

毕竟, 这样特征鲜明, 性格恶劣的少年, 任谁见了都不会轻易忘记的。

更别说, 已经弄清楚现在时间的伏黑甚尔知道, 这是他死后的第十年,而十年前,这个小鬼怕不是才只有六七岁吧?

要是这样的话,他的特征可就更鲜明了。

还是说,他曾经给这个小鬼留下了什么心理阴影?

完全想不出来啊。

“看你的样子好像很困惑。”【绫辻行人】非常随意的坐在了路边的柱子上,一边摆弄着手机,一边无所谓地透露着情报,“你不用困惑,你确实没有见过我。”

“我也确实认识你,但我认识的又不是你。”

“卖给你情报的那家伙只是个底层的小喽啰,知道的东西不多,自然没办法告诉你真正有用的消息。”

“正式和你做一下自我介绍吧,我叫做绫辻行人,是织田君之死的一员,现在正处于落单的状态之中。”

“而在你们这个世界,在横滨的异能特务科之中,同样还关押着另一位绫辻行人,因为他超级危险的异能力「another」。”

“所以,你应该明白了吧,我认识的伏黑甚尔,是另一个世界的你哦!”

这对于很多人来讲都是颇为惊世骇俗的一番话,在伏黑甚尔听完过后,却只是懒散的掀了下眼皮,“没有足够的钱,我是不会帮你做任何事的。”

晃了晃手机,【绫辻行人】笑得格外灿烂,“钱这种东西对我来讲只是一串数字而已,你现在就可以去查查你的余额了。”

“我想,这个数字已经足够雇佣你了吧?天与暴君——伏黑甚尔——”

收到了银行发来的短讯,看着余额后面的那一长串零,伏黑甚尔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确实是够大手笔。”

透过那副茶色的墨镜,伏黑甚尔对上了【绫辻行人】写满自信的眼睛,笑了,“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将食指抵在唇前,他轻声地开口,“嘘,这暂时还是个秘密——”

“目前的话,甚尔君还是先收留我一段时间吧,可以给你加钱哦!”

对此,伏黑甚尔抱臂,居高临下的说道:“那我得提醒你,我并不会照顾人。”

“没关系,我很会照顾人的!”他下意识地摸向了自己右眼下的1223。

这个小鬼在撒谎。

伏黑甚尔就是有这么一种感觉。

在和【绫辻行人】的通话结束之后,【爱伦·坡】沉默了很久。

接下来他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的出门去做任务了,又是一个被a级黑泥污染的寄宿体。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像是面前这个化成灰烬的男人一样的寄宿体,肉眼可见的增加了不少。

甚至,【爱伦·坡】还察觉到了一些规律。

他自然知道这代表的什么,代表着有一个更加高级的寄宿体出现了。

看样子应该只是s级,要不然这些a级不会执行命令的时候表现得这样不情不愿。

没有绝对的压制,这群怪物之间的关系本来就很脆弱。

【绫辻行人】说得对,至今为止,他们的动作都太过于温和了。

以【沢田纲吉】的实力,他完全可以直接压制住伽卡菲斯,然后去找拥有精神系名契的人,随便谁都好,一个不够就两个,总能让他乖乖的将圣杯的所在说出来。

或者,【爱伦·坡】也能办到这件事情。

从某种程度上讲,他的能力是等价交换,那么只要付出等值的代价,他也可以轻松地得到圣杯的所在地。

【爱伦·坡】没有这么做,也不过就是因为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大到他觉得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毕竟那可是圣杯呀,只是用一个小型的国家来做交换,已经算得上是非常合理的价格了。

所以,在结束这个任务之后,他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回到白鲸,反倒是走向了港口mafia。

站在这五座标志性的大楼下面,他拨通了【太宰治】的电话。

“坡君竟然会主动找我,这可真令人惊讶!”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失真,背景也有些嘈杂,想来对方应该正在忙。

顿了一下,【爱伦·坡】一板一眼地开口,“如果我打扰到你了,我可以之后再拨。”

“没关系哦,坡君想说什么都可以,我这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不方便。”

在他这样说着的时候,他正对着地上狼狈的男人笑吟吟地做着口型,“你要死了哦!”

只是非常简单地动下手指,扣动扳机,这个男人的表情最终定格在憎恨与恐惧上。

“我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的森君竟然这么会压榨人,这种处理叛徒的事情怎么想都不应该轮到我这个被雇佣的人头上吧?”吐槽了一句,【太宰治】将手中的枪随意一扔,“他也实在是太放心了。”

“这一次事情是真的结束了,坡君还不打算说出你的目的吗?”

“绫辻来了。”【爱伦·坡】平静的叙述着,“他带来了乱步君的话……”

还没等他话说完,电话那边就突兀地传来了好几声枪响,紧接着是【太宰治】不好意思的声音,“抱歉抱歉,你接着说,这里只是出了一点小问题。”

“乱步君认为,我们的手段实在是太过于温和,进展也实在是太慢了。”

完全忽视了【太宰治】那边的混乱,【爱伦·坡】的声音依旧带着一种可以被称之为可怕的冷静,“他已经做好了计划,也请了合适的人过来。”

眉头一挑,【太宰治】的语气带了点兴奋,“看样子乱步君是生气了呢,想来我们很快就能看到一场非常精彩的剧目了。”

“有什么需要配合的地方直接联系我就可以,义不容辞——”

又是一个幻影被连绵不绝的子弹给打散,【太宰治】终于觉得有些苦恼了,“这边的小虫子确实是有点烦人了,我先去处理一下他们,具体的之后再联系。”

把电话挂断,【太宰治】的面上很不高兴,“想要试探我的能力直接问就好了,何必做这种小动作呢?”

“所以才说,我一点都不喜欢像是森君这样的人啊。”

“窒息——”蓝色的符纸在他的指尖燃烧着,却始终都没有彻底消散。

而面前这几个对他举起枪的黑西装,却一个个都脸色涨得通红,眼球也快要爆出来了,是非常典型的窒息的症状。

“虽然我的表能力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杀伤力,但这也不代表我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就只能全开领域呀!”

“疼痛——”他的语速慢悠悠的,而那个挣扎着对他举起枪的男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剧烈的疼痛折磨得手一松。

哐当一声,手/枪掉到了地上。

上前捡起了这把手/枪,【太宰治】笑得非常无辜,“我说森君为什么会派你们几个和我一起过来处理叛徒呢?原来是你们早就已经约好了。”

“窒息的感觉不太好受吧,这种从高速跌落的疼痛感又怎么样?”他歪了歪头,“是不是很想迎来一个干脆利落的死亡?”

“所以,我并不是很喜欢这两种自杀方法。”

将手/枪抵在其中一个人的额头之上,【太宰治】却是非常恶劣地开口,“怎么办?我一点都不想给你们一个痛快——”

男人的眼底满是恐惧,看着【太宰治】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怪物。

鸢眼少年突然间就觉得有点无趣,“算了,便宜你们了。”

几声枪响过后,他随手把手/枪别在了腰间,转过身就拨通了另一个电话,“中也,我想要翘班,你带我去玩吧!”

“好。”【中原中也】在这样说的时候,已经推开了【太宰治】所处的这间仓库的门。

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太宰治】笑得非常开心,“这是惊喜吗?”

“没错,惊喜。”【中原中也】也弯了眉眼。

不过很快【太宰治】的表情就蔫儿了下去。

因为【中原中也】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爱伦·坡】并没有在港口mafia找到【太宰治】。

而在【中原中也】被森鸥外联系到的时候,【爱伦·坡】正坐在【太宰治】的办公室内喝着红茶。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被迫加班的【太宰治】小心眼的给森鸥外拉黑了。

“中也好过分啊,说好的惊喜呢?竟然是被森君拜托过来的,实在是太令人失望了。”

鸢眼少年气鼓鼓的对着【中原中也】伸出了三根手指,“我决定要三天不理你!”

话还没说完,他就把手指变成了两根,“算了,还是两天吧……”

沉吟了一下,他又重新把手指变回了三根,“这一次我很确定,三个小时!”

“太宰,你知道吗?”【中原中也】笑着开口,“你现在的模样真的很像恋爱中的——”

没等他把那个词给说出来,【太宰治】就伸出手捂住了【中原中也】的嘴,眼带杀气,“中原中也!”

眼底的笑意加深,正当【中原中也】想要继续做些什么的时候,就被【太宰治】的突然袭击给弄得面红耳赤。

“现在中也看起来才更像是手足无措的小姑娘哦,明明我只是亲了你的耳朵一下,整个人都红透了呢!”

他笑嘻嘻地退后了两步,还不忘对【中原中也】做了个鬼脸。

抿了下唇,【中原中也】的反应还是有些迟钝,“……太宰,你可比我过分多了。”

纤长的睫毛垂落,在他的面上落下了一小块儿蝶翼般的阴影,“我有点不想带你过去了。”

顿了一下,【太宰治】微微睁大了眼睛,“中也……”

下一秒,他直接扑到了【中原中也】身上,笑容灿烂,“那我们就不回去了,干脆放坡君鸽子好了!”

依旧等在办公室的【爱伦·坡】:……

这是第几杯红茶来着?

在太阳落山之后还没有等来【太宰治】的【爱伦·坡】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在那一瞬间变得铁青。

同样得知这个消息的还有森鸥外,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这份雇佣协议签得似乎比预计的还要更亏。

本来在【中原中也】过来之后,森鸥外还觉得因为【太宰治】的存在,对方可以在关键的时候出上一些力,但现在看来,情况正好相反。

明明是【中原中也】勾得【太宰治】压根就不把心思放在工作上,已经完全跑偏了!

摸鱼也不是这么个摸法啊!

扫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的监控,见【爱伦·坡】终于按捺不住,打算离开了,森鸥外这才笑眯眯地下达了一个指令。

所以,在【爱伦·坡】离开【太宰治】办公室的时候,他的面前出现了广津老爷子的身影,“您好,阁下,首领请您到楼上一叙。”

对于森鸥外的邀请并没有感到多意外,甚至【爱伦·坡】还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在他和【森鸥外】打交道的时候就知道,那个看起来明媚单纯的大美人,本质上其实就是一个算计起人来,连骨头渣都不会剩的黑心家伙。

只不过【森鸥外】惯常喜欢用那种无害的模样示人,也没兴趣加入什么组织,所以才会有很多的人上当受骗。

与之相反,已经坐到了港口mafia首领位置上的森鸥外,就完全没有办法掩盖自己的锋芒了。

毕竟,身居高位久了,总是会留下一些不可磨灭的痕迹。

而偏巧,这些细枝末节对于【爱伦·坡】他们这类人来讲,几乎就像是明晃晃的灯泡一样引人注目。

“森首领。”收回了目光,【爱伦·坡】淡淡地打了个招呼。

他确实有这种傲慢的底气,所以森鸥外不会对他的这种态度生气,依旧是面上带着笑,语气和善,“或许我可以称呼你坡君?”

“可以。”他对于别人怎么称呼自己,一向没有什么忌讳。

“坐。”伸出手示意了一下,森鸥外在注视着【爱伦·坡】坐下之后,这才缓缓地开口,“希望坡君不会觉得我的问题冒犯。”

“除了外出击杀那些怪物,大多时间都待在白鲸内的坡君,为什么要过来找太宰君呢?”

“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们又要有什么大动作了?”他双手交叠,抵着自己的下颚,“来自于你们那位城主的命令吗?”

“和城主无关,只是进度太慢了。”这并不是什么不能回答的问题,而且就算【爱伦·坡】将这件事情广而告之又能怎么样呢?

没有人能阻止他们。

当然,他也没有必要非得在这个时候让事情多生波折。

“森首领应该也发现了吧,那种被寄生的怪物越来越多,行动之间也颇为有章法。”

他说的是实话,森鸥外这样判断。

“是的,这的确是一个令人觉得非常苦恼的问题。”森鸥外点头,“只不过很可惜,港口mafia似乎完全没有办法帮上忙。”

“你们所说的那几样东西,实在是让我们无能为力。”

“那就麻烦森首领之后让太宰清闲一点,我们需要他来帮忙。”话都说了一半,【爱伦·坡】就注意到了窗户那边投过来的影子。

是丽姬娅,他的猫头鹰。

猛地站起身,【爱伦·坡】的脸色变得非常不好,“抱歉,我可能得先告辞了。”

顺着他的目光同样看到了那只正在撞着玻璃的猫头鹰,森鸥外还不忘轻飘飘地来上一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如果有需要的话,港口mafia可以不计回报的给你们提供方便。”

“多谢森首领你的好意,但是我们并不需要。”在这样说着的时候,【爱伦·坡】已经走到了门边。

只不过在他握住了门把手的时候,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的回头对着森鸥外提醒了一句,“不,应该说还是有需要森首领需要帮忙的地方。”

“我记得港口mafia有一个被称呼为q的精神系异能力者吧?”他抿了下唇,看过来的目光因为光线的缘故格外模糊,“森首领一定比我更加明白,什么叫做有舍有得。”

等到门被关上,森鸥外还因为【爱伦·坡】的话而有些迷茫,“这是什么意思呢?”

“林太郎大笨蛋,这是让你乖乖把q放走的意思啊!”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爱丽丝嫌弃的开口。

“爱丽丝酱,你刚刚又偷偷躲到哪里去了?”森鸥外瞬间变得可怜兮兮的,一点儿都没有刚刚那个港口mafia首领的风范了。

“因为找不到你,害得我和坡君谈话的时候完全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

“那林太郎为什么不哭出来呢?我想看你哭出来的样子。”金发萝莉坏心眼的歪着头,用最甜美的声音说着令森鸥外心碎的话。

捂住心口,森鸥外像是被打击到了一样,“爱丽丝酱……”

“你这个样子好恶心啊。”对着他做了个鬼脸,爱丽丝把手中的画本往地上一扔,跑到了旁边的柜子那边去拿新蜡笔。

弯腰将画本捡起,森鸥外欣赏着上面画了一半的稚嫩笔触,口中还不忘老父亲一样的叮嘱着,“爱丽丝酱,下次不要这样随便把自己的画本到处乱扔。”

“要是被不小心踩到了,你该伤心了。”

在浓重的红色之中,一个个火柴般的黑色小人扭曲着身体,看起来还真有几分人间炼狱的意思。

【爱伦·坡】本来并没有想要去提醒森鸥外的,只不过在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港口mafia在面对【国木田独步】的时候,正好是处于被克制的那一方。

若真是让【国木田独步】出手的话,港口mafia最轻最轻也得是元气大伤,而这并不是【爱伦·坡】想要看到的局面。

或许【绫辻行人】说得对,他确实是他们之中最心软的那一个。

可是黑泥的数量越来越多,可以寄生人类的黑泥也是等级越来越高,而他们这群异世界来客数量有限,真正去清理那些黑泥的主力军,其实还是落在了这个世界的人身上。

在横滨,也就是三刻构想中的三个组织。

【爱伦·坡】只是不想再看到那满目疮痍的景象了,就算说他是在奢望也好,最起码在这个新世界,他是真的希望能一直保护着这份和平——

尤其是,这以后也会是他的世界啊!

对于在新世界定居的这件事,【爱伦·坡】大概是最不排斥的那一群人了吧。

他不是不爱自己的世界,他只是对未来有所期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