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满级大佬是毒妃苏子余君穆年 >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庄家才是最可疑的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庄家才是最可疑的

百里千殇想了想开口道:“你跟我走,我们去查清真相。”

莫寻略作迟疑,回头看了一眼苏子余,苏子余正沉浸在自己的难过当中,并没有看到莫寻眼中的不舍。

看着君穆年对苏子余小心呵护的模样,莫寻叹口气开口道:“好,我跟你走!”

......

寒书一行人离开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折腾了整整一夜,众人都是身心俱疲。

昭文帝对于残害阮家一事,矢口否认。

可竖奚对于自己见过的画面,又言之凿凿。

夹在二人中间的苏子余,也不知该倾向于谁。

苏子余看了一眼昭文帝,没有开口告退,而是疲惫的转身离去。

昭文帝见状开口喊道:“苏子余!”

苏子余停下脚步,转头看向昭文帝,开口问道:“陛下不必向我解释什么,与我而言,阮家的事情,只是一个过去,对于我表哥而言,阮家的事情,才是残忍的现实。若是陛下心中有愧,不妨将当年真相,告知金陵百姓,洗去我外祖,通敌卖国的污名。”

此话一出,不等昭文帝有所回应,那苏丞相就焦急道:“余儿,你放肆!君之过,乃臣之错。陛下一心为民,岂会有错?”

苏子余冷漠的看向苏丞相,开口道:“你以为我让他认错,是为了阮家么?苏丞相,你可知世上有句话,叫做人死不能复生?我让陛下认错,是让他救赎自己的心。阮家的悲剧,根本无法挽回!”

苏子余话音落下,便转身离去,那决然的背影,与刚刚的竖奚,竟是同出一辙。

她口中失了尊卑的话,没有让昭文帝愠怒,而是让他陷入了沉思。

昭文帝忍不住去想,难道他真的要向天下人,宣告当年事情的真相,才能心里好受一些么?

可一个有了污点,又默许通敌的皇帝,还会受到万人敬仰么?

昭文帝重重叹口气,也默默转身离去。

君穆岳见状开口道:“父......父皇,我看大家都累了,要不先去睡吧,有什么事,明日在说。金陵城在我手上,不会出乱子。”

君穆岳看向君穆年,朝着苏子余呶呶嘴,示意君穆年去哄一哄他这位七嫂。

君穆年点点头,开口道:“嘉安,以不变,应万变。”

换言之,左成毅没有动作,他们也不要有动作。

君穆岳点头道:“七哥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

苏子余和君穆年一前一后的回到客院,苏子余在进入房间之前,转头看向君穆年,开口道:“王爷能不能去厢房休息,我想静一静。”

君穆年显得有些紧张,他上前两步拉住苏子余的手,开口说道:“你迁怒于我了?因为父皇?余儿,我......”

不等君穆年把话说完,苏子余就摇头苦笑道:“王爷,眼下只有你我二人,你又何必避重就轻呢?以王爷的聪明才智,难道看不出整件事情里,庄家才是最可疑的么?”

此话一出,君穆年整个人愣在原地,他不是看不出,他是不想提及。

他可以理直气壮的维护昭文帝,因为他了解昭文帝的为人,对昭文帝的处事方法,十分有信心。

可他却没有办法去维护庄满昌。

那庄满昌何止是可疑,他能得到白色芥子玉,已经说明他当年必然涉事极深!

君穆年害怕提及庄家,他没来由的心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