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我的修炼变质了 > 第七十三章 生死相随【求推荐求收藏】
 
  人工湖畔。

  绮琴的尸体在熊熊烈火中化为灰烬。

  孟夏手掌一拂,一阵微风吹来,绮琴的骨灰就在缕缕微风中散于天地之间。

  不是孟夏穷凶极恶挫骨扬灰,恰恰相反,这反而是孟夏对绮琴的尊重和保护。

  烧成骨灰也好,可以免得日后再被人掘坟鞭尸。

  孟夏亲手杀了绮琴,但孟夏对绮琴多多少少有些欣赏和佩服。

  身段、姿容就不多说了,光是那一首蜉蝣曲,就令孟夏记忆犹新。

  不过,这次的事件也给了孟夏一个极其深刻的教训。

  “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以后再遇到绮琴这种对手,还是早早斩了她的头颅比较好!”

  先前在湖中,孟夏为了避免绮琴装死困兽式反扑,谨慎的守尸一个时辰。

  确认绮琴“死亡”后,第一时间补刀,捅了她的心脏。

  本来以为已经万无一失了,没想到绮琴的身体构造竟然异于常人,心脏长在了身体的右侧。

  而这险些害死了他!

  尤其是喉管被绮琴一口咬破,大口吞噬他的鲜血,更是给了孟夏前所未有的暴击。

  现在想想都难免有些害怕!

  [色字头上一把刀,此次和绮琴对战,我虽足够谨慎,有意识的补刀,捅了绮琴的心脏。但少年意气,还是难免有些因绮琴的美貌,而对她手下留情,没舍得第一时间斩掉绮琴的脑袋......]

  孟夏自我反省。

  这一战,有得有失。

  前半场表现的很好,弓箭偷袭、试探,勾引绮琴到无人处,确保底牌不会曝光后,直接召唤小灰,都做的非常果断。

  事实证明,这个决策非常正确。

  要是没有小灰的后手,大家都能到他家里吃席了。

  而后半场,则表现的有些失分。

  [从小听孟寨主的故事长大,对漂亮女人很谨慎,我本以为心境已经圣如佛,没想到身体却很诚实......罪过、罪过!]

  一番自我批评和自我剖析过后,孟夏对未来的路看的更加清楚。

  以后对异族美女,还是更加谨慎的些好。

  不对,对人族美女也要格外谨慎!

  [长春巷、锦衣坊。]

  想到这个地址,孟夏没有犹豫,当即向那个方位赶去。

  那里既然是绮琴的老巢,说不定还有食人魔留守。

  趁还没有人知道绮琴身死赶过去最好,说不定还能将那些食人魔一网打尽。

  对于绮琴的星空曲......

  老实说,孟夏有些心动。

  首先,这首曲子是真的绝,若是失传了,难免有些可惜。

  其次,对于绮琴的音杀手段,孟夏记忆犹新。

  千里传音、音杀剑波、银铃戮魂、蜉蝣曲......

  每一种手段,都非常的凌厉,防不胜防。

  若是能借星空曲入梦,说不定就能学会绮琴的音杀之道!

  但绮琴是食人魔,还是个女子......走一步算一步吧!

  ......

  川岱县城,满目疮痍。

  入目所见,到处都是伤患。

  既是战争,死人在所难免,到处都能看到同胞失去至亲后,哭的呼天抢地。

  但更多的,还是生者对胜利的欢喜。

  孟夏甚至不止一次,听到有街坊邻里在见面后互道“恭喜”。

  恭喜他们还能在这场大劫中侥幸不死,恭喜彼此还能见到明天的太阳。

  孟夏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感受,有些酸涩,有些感动,有些欣慰。

  这就是......人类!

  如野草,微末渺小,但也心向天空!

  走进长春巷,到处都能看到互帮互助的人类。

  至于锦衣坊,也破坏严重,只剩下断壁残垣。

  在锦衣坊的门口,则能看到一个身穿绸缎的女子,她正在招呼伙计们收拾残砖破瓦。

  而女子本身,则忙着施粥。

  不少灾民都在女子这里领到了热粥,对女子也是口口赞颂。

  而距离女子不远处,则又一只可爱的斑狸。

  斑狸学着女子的模样,忙着给灾民们派粥,憨态可掬,把周围的灾民们都逗乐了。

  但就在此时,斑狸黑黑的小鼻子耸动,随后小爪爪上端着的粥碗摔碎在地。

  而斑狸也呜呜大哭起来!

  斑狸这一异常,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正在派粥的女子手一僵,面色微微变得有些难看。

  而那小小的斑狸,却是猛地向着孟夏扑来,抓住孟夏的裤腿,对孟夏又凶又打。

  此举,顿时引起了周围民众们的古怪!

  斑狸非常通灵,性格也很温顺......这是?

  孟夏抱起斑狸,轻拍斑狸脑门两下,斑狸顿时吓得不敢再动弹。

  派粥的女子悲戚道,“......小姐失败了吗?”

  孟夏:“是的。”

  女子眼眶湿润,强忍泪水,“可否让我将粥派完?”

  孟夏:“请。”

  周围的人们感觉气氛有些不对,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很快,粥就被派完了。

  女子:“我叫凝香,从小服侍小姐的丫鬟,身份......就是你想的那样,不介意的话就跟我来吧!”

  孟夏点头。

  跟着凝香走入破坏严重的外院,内院则保存非常完好。

  凝香没有啰嗦,带着孟夏就来到一间闺房。

  闺房布置的非常简单,一琴、一笛、一萧,其他则是几幅自画像。

  看到这间闺房,孟夏不由想起一句话——越是头脑简单的人,越需要点缀和填充;而头脑复杂的人,则对简洁有着特殊的心理需求。

  而绮琴很显然,是那种头脑复杂的人。

  凝香取出一个宝匣,“既然你能找到这儿,那说明小姐将一切都托付给了你......这个宝匣里,装的有小姐最满意的曲子,蜉蝣曲、星空曲......”

  “对于你们人族而言,我们圣族罪不可赦。这些曲子,我已经按照小姐的遗愿都交给了你。”

  “或传或毁,就全凭你的意愿吧!”

  孟夏接过宝匣,随手收进储物格。

  见此,凝香目光平静,没有一丝异样。

  “你还有其他遗言吗?”

  凝香:“小姐的自画像和乐器,你也取走吧......我庸庸碌碌,小姐她或许可以青史留名......或留或毁,全凭公子做主吧!”

  孟夏扫视四周,将几幅画和乐器收入储物格。

  凝香面露坦然之色,“请公子送我一程。”

  孟夏微微诧异,“蝼蚁尚且偷生,你对绮琴这般忠心?食人魔也有如此品德?”

  凝香摇头,“高尚么?婢子只是离了小姐就活不下去而已!”

  孟夏:“你有什么讨厌的同类吗?我帮你出气!”

  凝香微微错愕。

  “你还真是不要脸,让我出卖同胞,都说的这般清新脱俗,小姐真的输给了你?”

  孟夏:“卑鄙者才能获胜吧!”

  凝香点头,深有同感。

  凝香:“和小姐一样,我心中也无恨,也没有需要报复的同类,动手吧!”

  孟夏:“不再好好想想?”

  凝香白了孟夏一眼,“太不要脸了......若你不怕死,那就去杀了小战王吧,我很讨厌他!”

  “为何?”

  凝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三番五次逼小姐嫁给他为妾。”

  孟夏认真点头,“的确该死!我该如何认出他?”

  凝香蹙眉,冥思苦想道,“我这里有一块小战王给的传音宝石,上面有小战王的气息。若你有本事,或许能通过这缕气息,揪出小战王和麾下所有圣族成员!”

  孟夏:“给我,我帮你宰了小战王和他所有部下。”

  凝香瞪大眼睛,再次审视着孟夏,许久后,道,“我或许做错了,小姐心中无恨,而我终究差了太远!”

  孟夏:“绮琴只有一个。”

  凝香点头,对孟夏这个回答很是认可。

  数息后,孟夏再次得到一枚宝石。

  铿!

  孟夏挥刀,凝香被他枭首。

  “小姐,等等我,婢子来陪你了!”

  凝香死去。

  不多时,凝香的身躯,就在天地之间火息的炙烤下化为了飞灰。

  孟夏头也不回远去。

  而没走几步,却是忽然听到砰的一声撞击。

  孟夏没有回头,但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继凝香过后,绮琴养的那头斑狸自杀,追随绮琴而去。

  孟夏步履坚定,背影渐行渐远。

  若可以重来,他还会做出相同的抉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