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娇太后的宦官情郎 > 第72章 西南行(一)
 
西南之地山高水远, 虽不如京都繁华,但楚未央一路走来倒是看遍了不少风土人情,尤其是踏入西南地界之后,便发现这里的人更是热情好客, 性情耿直。

比起京里的, 宫里的, 和这里的人相处起来反倒是更让人觉得舒心。

压抑了许多年的天真性情一下子被释放开来,待抵达魏铭所在的县城时, 甚至还学得了一口像模像样的西南官话。

魏铭接到暗卫消息的时候,便一瞬不耽搁,赶紧到楚未央她们休息的客栈去接人。

此时客栈之内正有说书先生在台子上讲着书, 许是讲到激烈之处, 下面的看客们都吵吵嚷嚷的,魏铭没心思关注这些, 先见到央央才是要紧事。

客栈不大,并无二楼。

魏铭在大堂之处寻了一圈儿, 才发现人就坐在离说书先生最近的那张小桌上, 许久未见的央央身着一身利落的青蓝色修身长衫,头发用同色发带高高束起, 而腰间只简单系了一条白色宽腰带,除开一个小锦囊外, 全身上下再无别的饰品。

没了那些束缚,倒不像是一个金尊玉贵的太后娘娘了。

寻着了人, 一走过去, 便在对方身旁坐下。

许是感受到身旁有人,楚未央便抽出神来转头看过去。

魏铭一眼就对上她泛着水雾的双眸,心中一紧, 也顾不得如今是在外头,连忙将人搂过来,轻柔着问她,

“怎么了这是?可是路上受了什么委屈?”

楚未央是因为方才听那说书的说到结局处,故事里头那位铁骨铮铮的将军手提着仇人的项上人头来到心上人的坟头祭奠,一时觉得感慨,便忍不住难受哭了起来。

没想到回头却看见魏铭来了,见对方来抱自己,便顺势靠了过去,嘴里嘟囔着,

“这说书的故意不说个好故事,硬生生让那有情人阴阳相隔了!”

没想到是这么个原因,魏铭心里笑了笑,心道哪怕过了这么些年,央央倒是一如既往是小孩子心情。

魏铭把手里的钱袋子搁到楚未央手里,好声好气的哄着,

“这先生就是故意的,想框你的银子呢!”

指了指说书台子下边环绕着的一圈小池子,他道,

“你将银子扔到那钱池子里头,结局自然就不一样了。”

楚未央眼角还挂着水花,从魏铭怀中起来,有些怀疑,“真的吗?”

“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魏铭笑着看她。

楚未央抿抿唇,试着想要将钱袋子扔过去,末了却又收回手。

魏铭看着她问,“怎么不扔?”

楚未央摇着头没回答,而是从钱袋子里拿出些碎银往池子里扔去。

这一扔,那说书先生果然往这边看过来,楚未央扬起了唇,转头对魏铭道,

“你说得对,他果然是想框我银子,一袋都扔过去实在是便宜他了,还不如剩下些待会儿吃些好吃的。”

说完后,还理直气壮朝着台上的先生道,

“你刚刚说的那个结局太不圆满了,你给我们换一个!”

毕竟是做了好多年太后的人,指使起人来早就顺手得不得了。一边的魏铭瞧见她这番样子,倒是像极了一只机灵的小狐狸,居然还想着给自己省钱。

而那说书先生却莫名就从这位夫人面前感觉到了一身的气度。

又看了看那身边同样俊朗得不似普通人的男子,立马意识到这两个肯定不是能惹得人!

眼珠一转,连忙拍了拍手头的木板,继续讲着,

“且说那顾婉死后执念太重,魂魄久久未散,此时乍见故人为自己报得生前之仇,一时感念万分,终以一缕情魂感动上苍,赐她重活一世,再续前缘。”

接着又是一声拍板,说书先生摸了摸那快要掉光的山羊胡,意味深长道,“今日已晚,欲知后事如何,明日再听老夫一一道来。”

待一说完这最后一句,便立马从后边下了台,根本不敢往楚未央和魏铭坐着的方向再多看一眼。

待楚未央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说书先生却是早就溜之大吉了。

转头对上魏铭若有若无的笑意,楚未央撇了撇嘴,“早知道是这样,刚才连那几颗碎银子都不该丢进去!”

魏铭无奈的摇摇头,满是宠溺的看着央央,

“说书人不过也是讨口饭吃了,再说了,这结局已经很好了。”

楚未央愣了愣,“不过是糊弄本宫罢了,哪里好了?”

许是太不平,一时间倒是说漏了嘴。

魏铭神色一凝,见客栈内的人此时都在往他们这边看,便不动声色的将那些看向央央的目光挡住,揽着人从客栈出去,进了马车里面。

还交代身边的侍卫将今日之事瞒一瞒。

楚未央自己觉得又惹了麻烦,上了马车之后也没再问。

马车一路摇摇晃晃的,眼见着马上就快到了魏铭的住处,魏铭才突然道,

“重来一次,本就是上天能赐予我们最好的礼物。”

“嗯?”楚未央一时没反应过来,待下了马车之后才后知后觉是魏铭在回答自己之前的问题。

——

两人许久未见,一起用膳时,魏铭才发现央央的食量似乎又小了些。

微微蹙着眉,夹了一颗以往央央最喜欢的虾丸过去,

操心道,“多吃点,这一路过来都瘦了。”

这边厨子做的虾丸味道不错,方才楚未央已经吃了好几颗了,眼见着魏铭还要给自己夹,楚未央忙道,

“够了够了,吃饱了。”

魏铭是清楚楚未央的食量的,知道这些不算多。

听此只定定看着她不说话。

楚未央抿抿唇,也不敢撒谎了,不好意思道,

“再吃就得长胖了。”

魏铭不解,“你都瘦了,哪里能看出来胖?”

楚未央耷拉着脸,趁着厅内没下人,便站起身来指了指自己的腰,

“你看这腰,多粗啊!”

又捏了捏自己的脸,“还有这儿,也有好多肉。”

魏铭听她这么说就更不明白了,他看了看那柳条似的腰肢,觉得要是再细些,怕是风一吹就断了。

想到这里,他坚定的摇着头,

“不行,太瘦了,多吃些。”

听见魏铭夸自己瘦,楚未央有一点开心,

“真的瘦吗?”

魏铭深怕她不信,便重重的点了点头。

楚未央顿时更开心了。

坐下来欢欢喜喜将碗里的虾丸吃掉,还一边主动说起原因,

“京城里面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的风向都是以瘦为美,我本来年龄就比那些闺阁女子大些,体型方面就更要注意了。”

她凑过去偷偷告诉魏铭,“我还去庆云寺吃过几日素斋,瘦倒是瘦了,就是嘴里总馋。”

魏铭虽然不懂女孩子的心思,但还是道,

“身体要紧,你本就不用同其他人去比什么,本来就很美了。”

他说这话倒是没有一丝水分,哪怕楚未央如今已经二十好几,但寻常人家的女子在这个年纪都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可楚未央却仍旧看上去很年轻,看上去和十年前也没太大的变化。

若要说有什么变化,便是整个人变得更加明艳了,隐约间甚至能瞧出一些明月皇后的影子。

楚未央却美全信这些话,只当魏铭是出来一趟后,便越发不节制的说些甜言蜜语了。

“某些人呢,身边都是娇俏可爱的小宫女,小侍女,那叫一个年轻水嫩,我还是得注意些,可别一个不小心就被比下去了。”

听出央央言语间的酸意,魏铭无奈的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

“就算有再多的人站在我面前,我能看见的,不过也是你一个而已。”

说着又往央央碗里夹了些别的菜,嘱咐道,“所以,身体才是最重要的,以后万不可因为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饿着自己。”

魏铭温柔的声音就在耳边,楚未央被他哄得迷迷糊糊的,稀里糊涂就比往日多吃了一碗饭。

待她回过神来时,早就撑得小肚子都鼓起来了。

偏偏魏铭还一直在旁边宠着她,哄着她,让自己是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实在是太过分了!

楚未央哼唧唧的想着。

——

两人吃完饭后便一起在院子里散步消食。

楚未央想起之前下马车的时候魏铭说的话,一时有些好奇的问他,

“你说重来一世,是上苍能赐予我们的最好的礼物。那,若真是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你又会做什么?你会再来找我,会再来和我相遇一次吗?”

魏铭没想到央央会突然提起这个,但是还是认真的回答说,

“会的,我会重新走到你的面前,会让你看见更好的我。”

我想能有一次,能堂堂正正和你在一起的机会,想要十里红妆,风风光光的将你娶来。

楚未央被他炽热的眼神看得有些耳根泛红,别看眼道,

“你怎么尽会说好听的,我都要被你哄坏了。”

魏铭笑着道,“那又有何妨,让我一直哄着便是。”

哪怕是一辈子他也不会腻。

听他这么说,楚未央没忍住瞪了他一眼,转而又想着,若是真的能重来一次,她定然要更早的去认识魏铭,她还想阻止姐姐嫁给宣帝,她自己也不要入宫,他们一家人要和和美美的一直在一起。

她要带着魏铭到爹娘面前,告诉他们,这个人会一辈子对你们女儿好,请你们放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