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狩奉 > 第十二章 梅骨园子的票卷
 
走出坊司街。

路边张灯结彩,整个青阳镇洋溢着节日的气息。

摊贩处处,摊主早早的占好了位置,为了这一年一次的中秋佳节园会做好准备。

不知道应栾哥和蝶花蝶衣他们出发没有,来到也要中午了吧......于青也想道。

还是要先找到徐小福,梅骨园子的票得让他多整两张。

坊司街是在青阳镇北面,那里多是城中官邸府宅。

而徐小福家住在青阳镇偏南,城南门也是青阳镇附近村寨进出这座城镇的关卡,与赵应栾他们相约的集合地点便是在那边。

青阳镇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

以于青也的脚力,一路上走走看看,从城北来到城南之时也已几近正午。

相比于城北的清静,城南更多了居住的喧嚣。

加上佳节园会,城中街道正午时分已是热闹渐起,各种叫卖声,嬉笑声嘈杂在一起,浓重了生活与节日的气息。

由于今日人流较多,城中更是比平时多了些坊司卫队的巡查。

于青也更是看到一支山阳军队伍,身披重甲在城中巡查,看的出来,今日青阳镇的警戒力量几倍于平日。

他轻车熟路的来到在一间挂着徐记面馆牌匾的铺面,迈步走入。

徐小福他爹本是商贾出身,来到青阳镇也已经有了七年时间。

初来山城的徐家可谓是一无所有,徐家老汉儿靠着面馆老本行的祖传手艺,以及精明活泛的头脑,渐渐有了几间像样的铺面。

日子也算过得小滋润。

流州三镇对于刑民的粗略分配,大概就是分为三阶,轻度贬斥在青阳,中度罪刑流放在隆邱,重度刺字充军在抱泽。

流州是贬斥流放之地,并不是重狱牢笼。

在本地特殊机制的严格管制下,此地百姓也算安居乐业,民生有序发展。

坊司街的一些人靠着技能谋得一份体面的差事。

而像徐小福一家这样流沛到此地的平民,也有机会靠着自己的手艺本领过上不错的日子,只不过很难再回到青芒山脉以北的家乡就是了。

只是,不管安乐贫贱,风俗不移。

中秋,便寄托了这些人对于一脉之隔的北方故乡的遥遥思念。

边郡之地每年难得的园会,也会在流州核心的青阳镇定期举办。

今日佳节,入城百姓多如牛毛,青阳镇的中秋园会在整个山南郡都是相当有名。

此时已是正午时分,徐记面馆坐满了提前入城逛园会的山城百姓,于青也迈入进入面馆的一瞬间,鼎沸人声灌耳而来!

面馆之中,座无虚席。

于青也环顾四周,一道声音便是传来,可谓人未到声先至:

“青少爷,青少爷,终于来了,等你多时啦!”

喧嚣之中,于青也肩胛微耸,仍有些听不惯这样的称谓。

于青也闻声望去,一个上了年纪的面馆伙计拨开人群,来到他面前。

少年看着来人,微笑大声道:“黄伯。”

被喊作黄伯的那人咧嘴一笑,露出有些稀疏发黄的牙齿,本就布满坎坷的脸上顿时皱纹四起。

没注意过丁老的牙齿,会不会和黄伯的牙齿一样发黄......于青也没来由的想到。

还没来得及寒暄别的话语,黄伯拉起于青也手腕就往面馆后院走去,也不去管店中客人是否照看的过来。

穿过面馆前厅,黄伯才松开于青也的手腕,一边走一边道:

“青少爷,小福公子前天回来给徐掌柜说了,你们约了今天去逛园会。”

“掌柜的想着你们要去梅骨园子的话,中午有可能就先来面馆这里,今天园会人多,委屈青少爷在咱后院吃碗面。”

于青也连忙摆手:“不碍事,哪有来蹭吃蹭喝还嫌弃的道理。”

黄伯嘿嘿一笑,道:“青少爷哪里的话,掌柜的特地交代过,您来了一定要招呼好些的。”

“只不过今天园会客多,店里伙计也忙不过来,您又不是外人,来到后院随意一些,等下老黄我得先去前厅招待客人了。”

“青子!”

徐小福扭着微胖的身子从里屋跑了出来。

“我在屋里就听到你们说话了,客气什么!”

“黄伯你先忙去吧,青子就交给我了!”

说着便也是一把手拉起于青也就往里屋走。

黄伯再次咧嘴笑起:“青少爷,小福公子你们先聊,我去让厨房给你们先做着面!”

于青也冲着黄伯回以微笑,干面馆的真是好客啊!

徐小福拉着于青也来到里屋,抓起桌上的茶壶倒上一杯水递给身后伙伴,迫不及待的炫耀道:

“青子,你不知道,前天回来和我老汉儿说完,咱要去梅骨园子听曲儿的事,我老汉儿直接甩给我三张前桌的票卷,厉害不?”

老汉儿是徐小福老家对老爹的称呼。

徐家来到山城七年,一路能有如今的发展,徐小福在坊司街送出去的那两个翡翠镯子有着不小的功劳。

当然,以徐家老汉儿的老道的处事,徐小娘为什么会接下那两块镯子,个中情况,也拎得明白。

以至于于青也每次来面馆吃面,那绝对是多加一个煎蛋和一大块卤肉的。

面馆伙计更是没有哪个不认识自家公子的这位住在坊司街的好友的。

“厉害啊胖子!”

于青也也不客气,从城北走到城南不觉有些口渴,端起茶水先喝了一口,道:“不过你还要多搞两张,花姐和依依也会过来!”

“胖子,徐叔没在这里?”

徐小福撇了撇嘴,向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道:

“他啊,早上还在呢,临近中午时候坊司那边来人,说今天入城游园会的百姓较多,城中人群聚集的场所店面,要宣讲一些治安防控,要求各店家老板多配合一些。”

“这个前两天就有收到消息,所以我老汉儿才把本来他留给自己的前排票卷给了我。”

徐小福手伸入怀中,摸出三张不过半个巴掌大小的梅骨园子票卷。

最上面一张票卷,右侧印有一枝寒梅,中间则有“梅骨”两字错落,在左下角竖排字印“江湖远”和“乙等七一”。

另外两张左下角刻印的分别是“七二”、“七三”。

三张票卷卷角,压印有红白相间印文的“梅”字。

于青也伸手接过三张乙等票卷,捏着卷角摩挲着梅字印文,眉头拧起,有些发愁道:“所以,就这三张?”

徐小福喝了一口茶水,苦着一张脸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起身跑进卧房。

再出来时候,捏着三张票卷。

丙等,四一、四二、四三。

在青阳镇,下至布衣百姓,上至青锦朱贵,无不对梅骨园子独有一份追爱。

听曲儿、评书、戏法等等,总有一席位置能让山城之人驻足流连。

追爱的人多了,便分的出席次优劣,甲乙丙丁四样票卷,便是对应了园子里的四层席位。

甲等一排,一桌两席,共四桌,象征四方宾朋。

乙等两排,一桌三席,共八桌,意为八方皆客。

其后丙等一桌四席,丁等站席。

以往于青也三人去梅骨园子,最多也就丙等座席。

于青也在发愁的是,谁和谁坐前排?

应栾哥和小胖子坐丙等?

不合适吧?

正发愁之际,后院中便传来两道清脆好听的声音。

“青也哥!”

“小福子!”

是依依和花姐的声音。

于青也把票券一把塞给徐小福,连忙走出里屋,小胖子紧随其后。

赵应栾三人已被面馆伙计带到了后院来,这时面馆客人更是繁多,伙计把人带到后,便径直回到了前厅忙碌。

院中,五人笑意相迎。

园会游玩小队,集结完毕。

......

五人围着里屋的圆桌坐下。

桌上摆着五碗热腾腾的扬州细面,多加了煎蛋和卤肉。

江蝶花用筷子夹起一撮细面,朝着不断升腾的热气轻吹着,面香油香葱花香,夹着一道幽幽兰香,飘香四溢,一时间屋里布满撩人食欲。

咕噜!

几人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赵应栾卷起一团细面随意晃了晃,哧溜一声吸入嘴里。

江蝶衣见状,搅动着面碗,抬头赞叹道:“应栾哥你真厉害,都不怕烫的吗?”

赵应栾夹起一团面停在面前,一边晃一边说:“依依,小福家的面,那可是祖传的手艺,我都好久都没吃到了!”

江蝶衣听罢呲着小虎牙一笑,举起筷子夹着面小口吃下。

真香!

江蝶衣比着姐姐小了整整四岁,以往来青阳镇次数不算太多,在城里时间也不会太长。

虽然之前也来过两次徐记面馆,但赶得时间点不对,没有吃上一碗扬州细面,今天算是如愿以偿了!

于青也正埋头对付那枚煎蛋,闻着面香,肚子也是咕咕直叫,口中顿时津水四溢。

徐小福抿嘴笑着,神色之中带着一丝得意。

那是!这可是咱祖传手艺,正宗的扬州细面!

作为东道主,徐小福没急着吃面,给四位好友分别倒上一杯水,尽显体贴。

“依依,花姐,面太热喝口水,小心烫着!”

哧!哧!

几人也不客套,都是埋头奋力解决眼前的细面。

江蝶衣对徐记这碗细面赞不绝口,嚷嚷着不能吃了不能吃了,最后还是把一碗面全吃完了。

姐姐江蝶花之前有在面馆吃过两次,今次再吃,仍是感到味美醇香,特别是那加的煎蛋和卤肉,份量够足,配上这碗香葱油面,也是极美的!

Ps:今天改签约状态了,挺开心的,晚上还有一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