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阴阳相师,捉妖除魔 > 第四十九章 可恨,我无一剑
 
  亭中。

  一张汉白玉雕琢的玉桌两边分别坐着一男子。

  左边男子身着淡雅青山流水长袍,满头白发轻扬,脸颊略有皱纹,一对瞳孔却精光熠熠,身子骨也异常硬朗。

  要不是那一头白发,很难确认男子的大概年龄。

  右边的男子身着金丝白虎蓝白相间长袍,一头青丝梳理的无比精致,没有一丝流露飞扬,微胖的身躯,宽厚的脸庞,一看便知位高权重。

  这白发男子正是前太守周道远,青丝男子是现太守王焕梓。

  两人坐在亭中,一人手执白棋,一人手执黑旗,棋盘上是风云变幻,瞬息万变。

  亭外,传来琴声。

  琴声悠扬,轻灵,犹如一只洒脱玉兔,使人身心舒畅。

  “小魏,最近青州可还太平!”

  周道远落下一子,平静开口道。

  “回周老爷,青州最近出了点小事,不过斩魂司已经着手处理了,想必要不了多久便能解决!”

  亭子里,魏无渊小心翼翼回答道。

  “小魏办事,老夫倒是挺放心,小魏,辛苦了。”

  周道远抬头看向魏无渊,露出了赞许的目光,大有一副这孩子不错,可靠。

  魏无渊受宠若惊,连连摆手道:“周老爷言重了,小魏不辛苦,倒是让周老爷操心了。”

  略微停顿,魏无渊再次开口道:“青州倒是没什么大事,反倒而南陵那边可能要出大事!”

  “说说看!”

  周道远目光盯着棋盘,再次落下了一子,平静道。

  “南陵那边同僚传来消息,一座古墓活了,不过那边有南陵阴阳相师坐镇,他们也不怎么惊慌,只是他们担心这座神秘的古墓来青州,所以才特意告知,希望我等加强防御,提前做好准备!”

  “咳咳咳!”

  王焕梓咳嗽了几声,意思是让魏无渊住嘴。

  前太守大人年事已高,又不在朝野,你在他面前说这些干嘛,这不是让前太守白着急,何况,青州最近发生的怪事都没处理好,还谈什么南陵。

  南陵有阴阳相师坐镇,青州有什么?

  就你魏无渊一个阴阳君师,下面都是一些良莠不齐之辈,如阴阳相师都阻止不了古墓,就你那点防御有用吗?

  而且到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证据证实古墓活了呢。

  古墓活了,这必然惊动朝野,到现在为止,也未曾听闻京城传来消息,也未曾听闻南陵那边官方的确切消息呢?

  没被确切证实前,你在这儿瞎说些什么。

  “焕梓老弟,小魏说的事情,老夫倒也多少听闻了一些,南陵那边古墓活了,已有不少物证,只是古墓行踪诡异,占时还没法确认准确位置,你呀,身为太守,可得时刻留意南陵那边,做好准备!”

  周道远拿出一粒死土,接着道:“这便是证物!”

  死土出现的那刻,亭子突然暗了下来,更传出了可怕的怒吼声,显然这死土是前太守刚得到不久,虽只是一粒,却因与古墓贴合时间长,与古墓接触的近,足比秦诚得到的死土更为恐怖。

  “道远老哥提醒的是!”

  恢复光明,王焕梓浑身惊出了一声冷汗,声音有些颤抖道。

  “好了,南陵那边有阴阳相师,想必出不了什么大问题,暂时不说南陵那边了,焕梓老弟,可有杜岳峰消息?

  要是岳峰在,想必也是阴阳相师了吧!”

  谈及杜岳峰,周道远脸上明显的露出了遗憾无奈之色。

  杜岳峰是周道远任职青州太守期间朝廷派来的阴阳君师,文件到达,他们派人去迎接,然一直未等到阴阳君师杜岳峰的到来。

  周道远又派人迎着管道一直寻找,直到京城,也未寻到,无奈,他便将这消息上报了朝廷,朝廷调查后,也下了结论,杜岳峰已经出事了。

  而后又派来了一位阴阳君师。

  但周道远没有放弃,他不相信堂堂阴阳君师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退休后,他便跟眼前这位现任太守做了沟通,希望他能继续替他寻找阴阳君师杜岳峰。

  “道远老哥,整整十七年了,您还是放不下啊!”

  王焕梓上位后,也按照周道远要求,不断打听,可消失了那么多年的人,怎么可能打听得到,说不定早就尘归尘土归土了。

  何况,朝廷都下通文了,这又是何必呢?

  碍于前太守根深蒂固的人脉以及错综复杂朝堂的关系,他不得不继续打听。

  只是这有用吗?

  “岳峰他曾与我知酒伐敌,乃我周某人难得的知己,他消失的不明不白,老夫怎能不痛心疾首,焕梓老弟,这些年着实辛苦你了。”

  周道远抬头看着池塘中荷花,神色怅然。

  “道远老哥误会了,焕梓老弟只是希望道远老哥莫要太过于执着,以免伤了自己,至于老弟,老弟自然会一直打听寻找下去,哪怕地老天荒!”

  王焕梓眉头挂起一串冷汗,立马起身,抱拳解释道。

  “下棋!”

  周道远手掌往下压了压,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虽笑,但王焕梓却是心头震惊。

  眼前这位可是朝堂上待了足足几十年的老大哥,今日,自己是不是说话缥缈了些,太守之位还保得住吗?

  王焕梓跟着落子,不一会儿就连输了好几盘。

  “焕梓老弟,心猿意马了!”

  周道远起身,拍了拍王焕梓肩头,义愤填膺道:“世间妖邪多如牛毛,为非作歹,残害苍生,可恨,老夫无一剑,可恨,老夫斩不开这浑噩苍穹!

  焕梓老弟你手握一剑,可得好好除魔卫道呀!”

  “焕梓老弟谨记道远老哥教诲!”

  王焕梓如释重负,浑身都轻松了许多。

  “小魏,去忙吧!”

  周道远看向远方,淡淡道。

  “周老爷,那我去了!”

  魏无渊对着两位拜了拜,转身走向了亭外:“可查着了怪事来源!”

  “还未,只是,只是周少去了听雨楼!”

  前来的斩魂司司员早就来了这儿,但他不敢前去打扰,所以一直站在这边,希望魏无渊看见,自己过来。

  “周少,不跟是他说了最近青州怪事不断,不许踏出周府吗?”

  魏无渊眉头拧紧,要是这周少出什么事了,恐怕他这个斩魂司大佬的位置就不保了。

  紧接着,两人快速的去了听雨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