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浅情执缘二 > 第十章 再遇陈瞎子
 
  痞子张和刘二狗等人外缘溪镇找了一整天,都没有半点与慕夫人的消息。

  (缘溪镇外)

  “再走半里地就到了!”静儿喘着气,一呼一吸之间,脸上便浸满了汗水。

  城隍庙正门有四柱三门,飞檐牌楼上雕塑着八仙过海,门旁有一对石狮子,阳光滞留在被时间雕刻的长廊,陪伴着散着陈年香味的古木。柱上有一对联:

  “泪酸血咸,悔不该手辣口甜,只道世间无苦海”;

  “金黄银白,但见了眼红心黑,哪知头上有青天。”

  登上石阶,见到香烟缭绕,络绎不绝的人到这里,他们双手合十,举过胸、额、头,然后平扑在地上。天天如此,以致让石板许多地方都凹了下去。

  “靠,用不用这么夸张?随便拜拜就好了,又不会真的显灵……”梓萌吃惊的说道。

  城隍庙里,一个身穿灰衣大褂,身上挂着几个袋子,修长的胡须耷了在胸前,右手柱着竹竿,左手拿着一个铃铛,边走还边喊着:

  “算命了,算命了,不准不要钱!”

  此人正是当日在缘溪街上算命的陈瞎子。

  话说这陈瞎子还真有些本事,批阴阳、断五行,看掌中日,测风水勘六合,拿袖中乾坤;天闻若雷,了然今生前世;神目如电,看穿仙界凡间,天地万物无所不知,阴阳八卦生死明了。

  “几位星夜劳累,早这时候我便请看守城隍庙的曹老爷子准备好膳食,诸位请跟我走吧!”说罢,陈瞎子转身就走,指了指偏殿。

  “走吧!”

  (凌珂边走边想,这陈瞎子怎么知道她们这行人要来这城隍庙。)

  偏殿里,只见一位和蔼可亲白发老者,满脸褶皱,拄着拐杖。

  “几位一路辛苦,先吃点东西吧,想知道答案也不急于一时,呵呵呵”

  听得曹老爷子这般说话,凌珂等人本想拒绝,可梓萌这小吃货,见到好吃的便走不动道了,再加上静儿她们也赶了很久的路,又饿又累,只好答应下来。

  “曹老爷子,我等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凌珂等人吃完饭,曹老爷子便去了前殿,此时,一旁坐着的陈瞎子突然开了口。

  “诸位想必疑问重重,想问什么就问什么”

  凌珂看了看梓萌,对着陈瞎子做了一个表示敬意的手势,问道:

  “不知您是如何得知慕家今日会有此劫?”

  陈瞎子摸了摸胡须,得意的说着:“前几日老朽便在缘溪街上听到过郝俊文和官府的人商量着什么,就猜想过几日镇子上必有大事,那日在缘来客栈偶然间听闻郝俊文垂涎慕家夫人美色,便知道慕夫人命中犯劫,于是故意在街上吟诗一首,以请姑娘出手相助。”

  凌珂反问道:“哦?若是当日我不去解救呢?”

  “姑娘并非凡人之辈,遇事自然不会置之不理的”

  凌珂追问道:“您又是如何得知我等并非凡人之辈?”

  只见陈瞎子仰天长啸几声,说:

  “天机不可泄露!”

  此时,坐在凌珂旁边的梓萌坐不住了,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指着陈瞎子,说:

  “老头,既然你早就知道,为什么现在才说出来?什么天机不可泄露,我看是你不想就人家!”

  陈瞎子一脸无辜的样子,他一个瞎子能干嘛,难不成还指望他救人,做梦呢。

  这会儿静儿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静儿在此谢过恩人的救命之恩,今生静儿无以为报,只盼下辈子有机会能在恩人身边当牛做马,报答恩人的恩情!”

  “夫人快快请起,使不得使不得呀”凌珂连忙伸手将静儿扶起。

  “夫人今后有什么打算?这缘溪镇恐怕住不得了”

  “慕颜生前有一远方表亲叫王舜,人很好,就住在百岁村,过几日我便带着孩子,投奔于他。”

  “这倒也是个法子,就当为了孩子,你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静儿点了点头,然后便去照顾孩子去了。

  这时候,陈瞎子转头对着凌珂梓萌,脸上带着笑容,说道:

  “二位,可否借一步说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