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浅情执缘二 > 第十七章 物是人非
 
  “四百年了,这门依旧没变!”

  这门便是百岁村的村大门,淡淡的檀木香充实在身旁,镂空的雕花,花梨大理石狮子,抱鼓石,一点点的映入眼帘。

  凌珂步入村子,原本热闹的街道突然停止了吵闹声,她回来了,那个离家400年的人,回来了!

  “杏婶子,身体还硬朗吧?”

  “小虎子,还这么调皮捣蛋吗?”

  “爹娘,还健在么?”

  ……

  这些,只存在凌珂的回忆里。凌珂曾经在脑海里幻想过无数种回村子的情景,实际上,熟悉的街道上早已经没有人,街道东边李叔的打铁铺的炉火早已停了火苗,西面刘阿婆的酒酿还在,阿婆却不见踪影……

  从凌珂踏入村子的那一刻,便感受到整个村子早已没有灵气,生人的气息全无。

  “这里发生了什么?”

  凌珂健步如飞般的走向村子西北,那里是她的家——凌府

  走进凌府,只见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上面小小两三房舍,一明两暗,里面都是合着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从里间房内又得一小门,出去则是后院,有大株梨花兼着芭蕉。又有两间小小退步。后院墙下忽开一隙,清泉一派,开沟仅尺许,灌入墙内,绕阶缘屋至前院,盘旋竹下而出。

  阴暗的窗子面临着同一个庭院,装着同样的栅栏,栏杆间结着一个也许有百年年之久的蜘蛛网,那一块用了百年、本来是绿色的窗帘,由于眷恋着太阳,如今已经褪色了。窗子旁边摆着的依旧是那张黑色桌子,铺着一块早先也是绿色、现在却尽是斑点的台布。桌子上摆着一只又大又黑的墨水台,还摆着一对黄铜烛台,再也没有人用来点烛了,一把剪烛芯的铜剪子,也没有人拿来剪烛芯了。一张垫着薄薄褥子的床,床底下,有一只样子像小棺材的六弦琴盒子。一张长椅子、一个大脸木盆和一个小小的深樱姚的红的橱子,凑成这房间的家具。这房间由于地形狭长,更兼经常笼罩着一片昏暗,与其说它像一间屋子,不如说像一个坟墓。

  整个村子的人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凌珂出了凌府,一个人走在街上,路过刘阿婆家的酒酿,去阿婆家拿了两坛酒,坐在门槛上,喝着。

  “为什么?”

  “不是说村子里的人都可以长寿吗?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

  凌珂一边喝着酒,一边回忆着以前这里的一切。

  “还记得以前隔壁的小虎子总是欺负我,咳…咳…”

  “还记得以前沈哥哥总是让我给他传情书给夏大姐……”

  “还记得以前阿黄,我养的那条小狗,要是还在得很大了吧……”

  “呜呜呜~”

  正当凌珂哽咽哭泣时候,不远处走来一个黑衣人。

  “不见去年人,景物却依旧,物是人非,遍地心伤。”

  “谁?”

  “姑娘这么快就忘了我,刚在幻境我还救了你哩”黑衣人说道。

  凌珂一边擦眼角泪,一边冷冷的说:

  “谁要你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