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穿成虐文男主的僚机 > 第四章 义子
 
  
丞相府林绾歌,林绾歌?!!
薄青顿时如同触电一般看向不远处的蓝衣女子,捏了一把自己,脸上的疼痛告诉她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站在她眼前的,的的确确就是这个大女主文的主角,林绾歌。
不同于薄青的惊讶,清河郡主却是嗤之以鼻,“哈哈哈,我就说是谁这么愚蠢呢,见着本郡主都不知道闪开,原来是丞相府有名的废物大小姐林绾歌啊。”
清河郡主上下打量了一番薄青,然后露出一抹轻蔑的笑意。
整个贵族阶级谁不知道这丞相府的林绾歌,生母不过是一个下九流耍杂技的黎国女子,无权无势更不知好歹,居然还敢跟她的姑姑安庆郡主抢丞相府的女主人位置,若不是她们家是守疆重族,皇帝就差被那个女子感动到要封她为妻,她的姑姑为平妻了。
没想到那个女人不识好歹就算了,她的女儿也敢顶撞自己,看来这母女,真的是和郭府八字不合。
薄青默默地看着这两个女子,清河郡主郭明琅是长期镇守边疆的开国功臣一族郭氏的小女儿,一向是刁蛮跋扈,此次进京估计是来她外祖家探亲,顺便参加一下京城的赏莲宴,从而从其中挑选合适的年轻男子实现联姻,巩固势力。
如果她没记错,这个清河郡主和林绾歌还真有点渊源,不说长辈那些旧怨,就连他们两也得添一些新仇。
一旁的黑衣男子终于还是放开了马缰,对着郭明琅抱了抱拳,“清河郡主,小人不过是怕您不慎踩到了顽童,这才出手阻止,如果得罪了您,您可以冲我发脾气,请不要责怪这位姑娘。”
郭明琅这才将目光从林绾歌身上一看,不屑地看了看眼前的男人,“看你的样子,你怕是黎族的蛮奴吧,哟,真有意思,你俩倒是都留着黎族的卑贱血液呢。”
男子沉默不言,垂在两边的手却是默默紧握。
林绾歌看这郭明琅如此,皱了皱眉,正要驳斥眼前的女人,却听一道声音从一旁响起,“清河郡主,你知道你差点踩到的是谁吗?这可是我们王爷的义子,我劝你最好道歉,不然,我可得跟我家王爷说道说道了。”
众人的目光一瞬间都被薄青给吸引了过去,只见她十分淡定地抱着幼童,一脸严肃地走了过来。
“王爷?你是哪家的?”,郭明琅虽然跋扈,却不敢得罪皇室子弟,见薄青淡定的神情,好像不是作伪,不由得开口问道。
“端王府薄青,这是我们王爷的义子,小宝。”,薄青顶着众人的目光毫无愧色地张口就来。
怀中的孩子睁着乌黑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眼前的姐姐,却不敢开口,怯生生地望着她,虽然不知道这个大哥哥说的义父是什么,但他还是很懂事地没说话,还跟着薄青扯得鬼话很认真地点了点头。
“端王何时找了个义子,我怎么没听说过?”,郭明琅见着一大一小看上去煞有介事的样子,有些疑惑地问。
这,其实她也没听说过,薄青暗暗抹了一把虚汗,老景原谅我吧,这都是为了给你未来媳妇解围的无奈之举啊。
林绾歌饶有兴趣地扫了一眼薄青,突然开口附和道:“你这么久没回来,自然不知道这京城的秘闻,端王收了义子也不过这几天的事。”
薄青虎躯一震,没想到女主也来帮她说瞎话,抹黑端王的形象。
看着郭明琅还是有些怀疑的眼神,薄青狠下心来从怀中掏出端王府的腰牌,“这是端王府的腰牌,我没有说谎,郡主不用怀疑。”
郭明琅看着她手中的腰牌,略微思忖了一会儿,端王此人,行事一向出格而随性,而且现在都二十一了还没个妻妾,收个义子,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既然是端王的义子,那我就不计较你们了,让开,我有事。”,郭明琅高声道,却是绕开话题。
“不行,你不道歉,明天我可不能保证端王会不会冲冠一怒,去都督府问候一下您的外祖。”,薄青只觉得自己要没救了,为了在女主眼前刷一下好感,她第一次这么跟人这么刚,但是想想后来林绾歌黑化时候的狠戾,对付郭明琅就显得毫不可怕了。
郭明琅见这两人却是如此得理不饶人,正要发怒,身旁一直没说话的侍女却一把拉住她,摇了摇头。
虽然郭府的势力不差,但是华妃的母族却是朝中受到倚重的言官,更何况六王爷更是尊贵,飞马差点踩踏六王爷的义子,这件事若是端王非要追究闹到皇帝那里,那么他们就有的好看的了。
郭明琅见状,贝齿轻咬,脸上的神情变化数次,终于还是撑起一抹假笑,“对不起,现在可以了吗?”
薄青看着她那十分勉强的笑容和明显很不真诚的道歉,心中直道这权势压人,狐假虎威借了六王府的势,也算是兵行险招。
林绾歌见她如此,也知道让一向跋扈的郭明琅吐出这么几个字是多么得难得,也不再为难她,退开几步,让出路来,“郭小姐好走,不送。”
郭明琅瞪了几人一眼,再也忍不住狠狠地一鞭子打向马背,这次马总算是听使唤了,一个加速冲了出去,转眼就不见人影了。
林绾歌见她吃瘪远走的样子,露出一抹微笑,看向身边一直沉默不言的男子。
薄青也仔细打量起这个男人,只见男人一袭黑色的袍子,应该是布衣,看上去穿了很久的样子,上面也沾了不少灰尘。可是即使身穿这样一件破旧的衣服,他的气质却让人无法忽略,剑眉星目,长相十分俊朗,不同于景后华的俊秀雅致,而是一种具有侵略性的俊气,长身玉立,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一般。
“多谢仁兄和林姑娘相助,不然这孩子估计就要被踩死了。”,薄青将怀中的孩子给放了下来,对着二人感激地说道。
“没事,都是这位姑娘速度快,鄙人也不过是止住了马罢了。”,男子轻轻一笑,谦虚地道。
林绾歌见他这般说,摇摇头道:“得了吧,要不是你及时止住了马,就算是我也来不及救她们两个,请问这位仁兄怎么称呼?”
“燕衍。”
燕衍?!!!薄青闻言,真觉得自己今天应该买个彩票,绝对可以中大奖,就出了一次门,居然直接遇到了女主林绾歌和男二燕衍,这是什么绝世运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