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穿成虐文男主的僚机 > 第五章 马甲掉了
 
  
“燕衍,倒是个好名字,我是林绾歌,有一半黎族血统,咱们也算是有些渊源。”,林绾歌脸上露出一抹友好的微笑,笑道。
燕衍长眉一展,却是温和回礼,“在下是黎族人,现在做一些马匹生意,刚才两位姑娘能够毫不犹豫地舍身救这孩童,实在让我等男子自愧不如。”
两个姑娘……薄青再也说服不了自己不过是误听了,这二人为啥能直接看出她的女儿身?
虽说古装剧里那种绑上头发贴个假胡须就装女子很敷衍吧,但她自问原主的伪装绝对能瞒天过海,不然在王府那一堆男人中晃了这些年,为什么都没人看得出来。
“这两人怕不是自带X射线眼吧。”,薄青有些无语地嘟囔了几句,这可能就是主角光环吧。
“你说什么?”,林绾歌察觉到她不太对劲,从刚才起就有些走神。
薄青一惊,立马回过神来,却听怀中的男孩眨着乌黑乌黑的大眼睛,含着手指头问道:“大哥哥为啥说小哥哥是姐姐?‘’
小娃娃正好问出心中所想,薄青连忙跟着道:“就是就是,我好好一个男子,你们为啥要叫我姑娘?”
薄青一边说着,一边摆出一副十分认真严肃的表情。
燕衍和林绾歌相视一眼,却是都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林绾歌率先开口道:“得了吧,我自幼习武,也通晓一些医理,对于人体构造知道的不少,刚才抱你的时候,你那骨架和重量,怎么也不可能是个男子。”
薄青脸色一黑,她差点儿忘了林绾歌会医了,刚才那一下子,以林绾歌的细腻心思和学识,识破也不是难事。
可是,薄青的目光转向燕衍,林绾歌有玛丽苏光环也就算了,这位哥咋说也是个男子,咋也能识破她的女子身份?
燕衍见她盯着自己,唇角勾起一抹浅笑,“薄姑娘的声音暴露了,在下从小就听觉灵敏,能与兽类交流,虽然你极力让声音显得粗一些,但是我还是听得出来。”
薄青顿时有种马甲还没穿就好就掉了的感觉,无奈地看了眼面前的主角团,她终于还是放弃了挣扎。
把怀中的小男孩放了下来,薄青立马双手合十,万分诚恳,满脸悲切地恳求道:“两位大神,可千万不能把我的女儿身戳破了,不然我这闲差也得飞了,我全家都指着我养呢。”
燕衍见她这般,自然也知道为难了她,温言道:“薄兄言重了,在下自然不会去四下乱说,只管放心便是。”
一旁的林绾歌也笑着伸手拍了拍薄青的肩膀,“放心啦,你既然女扮男装在端王府,必然是有隐情,我一个外人又怎会去揭穿。”
薄青听他们这么说,这才松了一口气,手上突然一松,小男孩却是抽走了自己的手。
三人顿时一脸疑惑地低头看着这个不足六岁的娃娃,却见他婴儿肥的小脸上不知何时已经羞的通红。
“你……这是?”,薄青有些迷茫地看着这个刚才还十分亲近自己的孩子。
小男孩却是垂下乌黑的大眼睛,脸上的酡红更深了,“我娘说了,男女授受不亲,若是哪天我唐突了,就要对别人家负责的。”
孩子脆生生的声音配上那红的像苹果似的脸,顿时让面前的三个大人哄笑了起来。
薄青更是笑出了眼泪,蹲下身子拍了拍小男孩儿肩膀,强忍着笑意,语重心长地道:“我是男子,你看我都没有胸,怎么能是女子呢?”
男孩子本来不敢抬头看她,见她这么说,孩子的好奇心却是被激发了起来,鬼使神差地看向薄青胸前的一马平川,歪着小脑袋想了许久,终于还是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你是男的。”
他一说完,身后的林绾歌和燕衍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众人正乐成一团,却听身后传来一个严肃尖利的女声,“大小姐,您真是让老身好找,在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和两个男子厮混在一起,还露齿而笑,您也不怕老身禀报了夫人,败坏咱们林府的名声。”
薄青和燕衍不由得看向来人,只见是一个大约四十来岁的妇人,穿着一身深紫色布裙,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严肃古板。
此刻,妇人正死死地盯着林绾歌,目光极其严肃,眉头更是深深地蹙起,脸上的每一根细纹都显示着她的不满与不屑。
林绾歌一见她,脸上的爽朗笑容瞬间就消失了,看了一眼旁边的薄青和燕衍,林绾歌有些歉意地轻轻摇了摇头,却是和他们拉开了距离,“对不起,冯妈妈,是我的失误。”
薄青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妇女,冯妈妈,她有印象,林府女主人郭夫人的陪嫁婢女,也是郭夫人的左膀右臂,积威极重,扮演者欺负女主的恶毒仆妇,后来的结局,好像是惨不忍睹的。
居然敢和大女主刚,她也只能为这位大婶说句别再造孽了。
冯妈妈见薄青一个男子却盯着自己,眼神还十分诡异,不由得有些不自在。
“既然知道错了,那还不快跟老身回去,今天好不容易出一趟门采买,你这让我找的废了多少时间。”,说完冯妈妈瞪了一眼一脸浪荡轻浮的薄青,转身离开。
林绾歌悄悄地跟他们比划了一个不好意思的手势,然后就快步追了上去。
薄青本来只是单纯的看着这冯妈妈发呆,突然被人一瞪顿时整个人回过神来,只觉得有些被迁怒的悲催,但是转念一想这冯妈妈出了名的古板,估计是把她刚才的举措记为了浪荡子的轻浮之举,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
燕衍收回目光,将身旁的小男孩一把抱起,轻声问他,“小弟弟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裴才集。”
薄青一听,再次噗嗤一笑,“原来你叫裴菜鸡啊,还挺有个性的。”
等她笑完,却发现面前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用看智障一样的表情看着她,薄青不得不止住尬笑,轻声咳嗽了一声。
“所以,小菜鸡你住哪里呀?哥哥们送你回去好不好?”
裴才集张了张小嘴,很乖巧地回答道:“住在天香楼。”
话音刚落,薄青整个人瞬间在风中凌乱了。
她才记起来自己好像忘了些什么,刚才被女主男二的出现迷晕了过去,竟然被景后华让她买烤鸭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