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穿成虐文男主的僚机 > 第九章 心上人
 
  
林府
“歌儿,回来了?”,杨氏看着急匆匆进门的林绾歌,咳了咳,强撑着身子就准备坐起来。
林绾歌见状,连忙快步上前,把杨氏给按了回去,将棉被给她好好盖好,轻声道:“母亲,你身体不好,就不要强撑着了。”
杨氏灰暗无光的脸上勉强扯出一抹笑意,看着女儿的眼睛里满是疼惜:“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没让她们发现吧。”
杨氏说完,又忍不住轻咳出来,咽下嘴中翻起来的淡淡血腥味,有些歉意地看着林绾歌。
郭氏一直克扣她们二人,就连买药的钱,现在都凑不出来,杨氏只能拿着珠宝去变卖,可是珠宝本就不多,很快就卖完了,只能拿着她原来做的一些绣品卖一些银钱。可是随着她的病情加重,绣品也剩的不多,她又没力气再绣一些,林绾歌只能自学绣艺,代替她来制作绣品,然后趁着几次出门的时间,背着郭氏的人偷着换钱。
林绾歌摇摇头,伸手握住杨氏如枯柴般干瘦的手,“娘,别说这些话,都是女儿应该的。”
杨氏看着林绾歌的侧脸,有些心痛,若是她的出身再高一点,若是她当初没有因为所谓的夫妻情分远远跑来,或许,林绾歌都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受尽打压和束缚,身为相府大小姐,却还需要用绣品换钱。
林绾歌看着母亲凝视着自己的双眼,就知道她估计又在自责自己的出身之类的。
“娘,银钱还够的。”,她微微一笑,低声劝慰道。
林绾歌有些心疼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她自然知道杨氏这些年的不容易,郭氏蛮横跋扈,不仅克扣她们,还四处打压。父亲更是不闻不问,毫不关心。
若不是有她,以杨氏的性子,估计早就会离开这里,不会再忍受这些侮辱。
林绾歌眸子闪了闪,将眼底泛出的酸涩感给忍了回去,她每次都趁着外出,换一些银钱,然后去药房抓药,给杨氏治病。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跟她买绣品的小贩纷纷不收她的东西了,也许是被郭氏操作了。
扶杨氏坐起身来,林绾歌端了准备好的药,吹凉了然后喂到她嘴边。
看着母亲的病容,林绾歌只觉得有些难受,这是最后一碗药了,若是再不赚到足够的银子,药一断,杨氏的病情准会再次加重。
脑海中浮现出林相漠然的脸,若是跟那个人要,他应该会给,但是,林绾歌咬住了下唇,不到万不得已,她绝对不可能去求那个人。
若不是他背信弃义,如此薄幸,还纵容郭氏母女欺负她们,又怎会害的杨氏重病缠身,久久不愈。
看来只能想一些别的活计,林绾歌心中有了思量。
将杨氏扶着躺了回去,给她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再将被子给她盖好之后,林绾歌才端着药碗出了房间。
“小姐,您回来了。”,门口进来一个丫鬟,是唯一一个愿意服侍她们的茉心。
“嗯,你今天辛苦了,早点休息吧,母亲我来照顾。”,林绾歌看着茉心一身灰扑扑的样子,有些心疼地道。
茉心基本上承包了整个院子的杂务还有活计,有的时候还被其他的婢女欺负,她也知道茉心不容易,数次劝茉心离开,可茉心每次都给拒绝了。
“没事,小姐。”,茉心嘿嘿一笑,突然像是记起来了什么似的,将手往衣服上擦干净了,这才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包裹来。
“这是什么?”
“奴婢今天碰到了孟少爷身边的青宴,他给我的,说是少爷让他送过来,您却不在屋子里。”,茉心回答道。
孟玉洲给的,林绾歌眸光亮了亮,伸手接了过来,拆开一看,只见里面裹着几片金叶子,还有一个药瓶。
将药瓶拆开放在鼻尖闻了闻,林绾歌不由得一阵欣喜,这是上好的人参,杨氏身体弱,急需要人参吊着命,她却没有钱买那些好的,只能选一些差的凑合着用,虽然她现在配药技术不差,但毕竟是品相就差的药,再怎么提效也达不到效果。
“哇,这些金叶子能支撑个半年呢。”,一旁的茉心眉眼弯弯地笑着道。
“嗯。”,林绾歌轻轻应了一声,心中却早已经满是甜蜜。
即使卑微如她,也仍然有人关心,想起那个温柔清俊的男子,少女的面容难得地露出了一抹娇俏。
他还念着她,真好。
本来林氏的一族,并不富裕,或者说是很穷,但是随着林齐的高升,林家一脉也鸡犬升天,都纷纷借着林相的东风,谋了一些官职。
而孟玉洲,则是她们的远方表哥,虽然姓孟,但是却是林齐表姐的儿子。林氏一脉虽然是有了起色,但是却几乎没有一个能当大任的青年子弟,而这孟玉洲却几乎样样都拔尖。
林齐没有儿子,且又不好扶植自己本家人,见这孟玉洲少年英才,天资很高,且还跟他并非同姓,若是给他提供帮助,一来不会落人口实,二来若是他以后成了气候,那么或者联姻或者认作干儿子,林齐都一点儿不亏。
所以林齐才将孟玉洲接到京城,让他和贵族子弟一起上太学,好让他融入圈子,得到大儒的教导,只求他日科考一举夺魁。
想到孟玉洲的承诺,林绾歌露出一抹微笑,他说等他考上,就迎娶她。
这也是她在相府中除了母亲以外唯一觉得让她留恋的地方 。
“他还说了什么?”,林绾歌将药瓶收了起来,然后将金叶子塞给茉心。
茉心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只说让您好好拿药给夫人,其他的事情不用太过操劳,一切有他。”
果然,孟玉洲永远都能说到她心坎里,这些金叶子确实能够帮她渡过半年的难关,想起孟玉洲也不过一介寒门子弟,就算现在住在相府,其实钱财之类的也不是很富余。
这几片金叶子,不知道是他怎么省下来了。
想到科考就在数月之后,林绾歌心中仿佛升起了一盏明灯,再熬一年,她就能离开相府,不再受郭氏欺压了,这让她感觉到满心的期待与欢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