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穿成虐文男主的僚机 > 第十章 赏莲宴
 
  
三日后
“你跑来这里干什么?”,萧迎抱着剑,看着一旁睡眼惺忪,哈欠连连的薄青问道。
薄青揉了揉肿胀的双眼,强打精神道:“今天可是咱们王爷的大日子,我怎么能缺席。”
萧迎疑惑地眺望了一眼远处莲花池上的两个游舫,今天是丞相府举办的‘赏莲宴’,这也是一年一度,各个世家轮流举办的活动。一般东家会准备两辆游舫,将适龄贵族男女分为两批,在湖上进行对歌,或者才艺表演,也就是变相的相亲会。
“还不是你害的王爷得来参加这个活动,这也叫做大日子?王爷不会看上那些女子的。”,萧迎冷冷地道,王爷不想考虑婚姻嫁娶之事,一直不是王府的秘密,毕竟这些个相亲活动,不过是各家联姻的手段罢了,现在局势未稳,太子又虎视眈眈,景后华更不可能在此时娶妻,此次前来也无非是安华妃娘娘的心罢了。
薄青睁了睁疲倦的双眼,打了个哈欠,这两天她除了给景后华打杂之外就是照顾裴才集,把她给折腾的要死。晚上睡觉她好不容易和李炎调了床位不用再左右为男,可是靠着墙却很容易被人挤到墙上吃灰。
“你可看着吧,今天咱们主子绝对能遇到真爱。”,薄青挑了挑眉,一脸自信地道。
无视萧迎投来的不爽目光,薄青从怀中掏出随手带过来的望远镜。
这个时空是由作者创作的架空时代,所以里面并不是很严谨,像这种东洋的小玩意,这个时空还都有,虽然是那种最古早的,装置简陋了些,但还是可以用。
能上船的都是世家公子们,她们这种家仆就没有资格上去,所以只能守在岸边。
薄青特意选在这里观察,不仅隐蔽还正好对着两艘游舫,随时观察到船上人的动态,实在是最佳观众席。
想起书中这一段的描述,薄青顿时觉得自己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的充满动力,虽然以前她是薄青和景后华的死忠cp粉,对于女主还有些排斥,但现在她就是男女主的忠实大粉。
而现在就是书中男女主初次见面,景后华被女主给吸引,并且产生兴趣的关键命运点。
作为男主的僚机,这可是她发挥作用的关键时机啊,所以她绝对不会缺席。
调整了一下望远镜的长度,终于看清了船上的人。薄青先找了一遍景后华,却没找见他,不知道是不是进船舱了,找了一会儿,她就转眼去找女子的船,很快就锁定了林绾歌。
“你看什么呢?”,萧迎有些好奇地问道。
“小爷看美女,咋的你也要看吗?”,薄青瞥了一眼他,脸上浮现出一抹油腻的微笑,配上轻浮的话,瞬间立起一个登徒子的形象。
萧迎眼角抽了抽,闭上了嘴,不再理会她,脸上却微微地泛红,“你也太轻浮了。”
成功把萧迎给恶心走,薄青开始仔细地吃起瓜来,毕竟一会儿,那艘船上会有一场好戏上演。
游舫上的人自然不知道远处有人在默默看戏,世族女子的船上众人都是结伴赏着莲花,讨论着闺阁女子的一些秘闻八卦,还有就是互相打趣对方的心上人类型。
林绾歌站在船尾,不和那些女子笑做一团,也没有兴趣和她们说那些无趣的话。
她的身份尴尬,贵族千金们对她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屑,所以鲜少有人和她交好,况且她还跟那些世家小姐的爱好完全不一样,她们喜欢琴棋书画,只有她痴迷武术,这让她更加受到排挤,毕竟哪有世家女子看得上这种舞刀弄枪的粗鄙爱好。
若不是因为林相要求她必须得来,她根本就不会来这里。
林绾歌看着碧波荡漾的湖水,想起对面船上的孟玉洲,心中升起一抹淡淡的甜意,伸手将怀中他送给她的小药瓶拿了出来,细细地抚摸着上面的花纹。
这是他小时候送给她的,当时她因为练武被林相嫌弃,惩罚了她。郭氏趁机让嬷嬷拿着那种细长的竹条打她的手心。
那种东西极其阴毒,如果力量掌握得好,打下去不会造成表皮的破损,不见血却能将里面的肉打烂,钻心的疼。
她不想让杨氏伤心,躲在暗处偷偷啜泣,却碰见了刚来林府的孟玉洲。
她看着有人来,本想跑开,却被孟玉洲一把拉住,他伸手将她的手从衣袖里扯了出来,看着她的伤默默地将怀中的药瓶递给了她,还将药粉细细地给她敷上。
也就是那次,她对眼前的男孩子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愫。
林绾歌陷入了回忆之中,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笑容。
“欸,这是什么?”,突然一个尖利的女声响起,伸手将她手中的药瓶一把抢走。
林绾歌瞬间回过神,看向了来人。
却见眼前的女子一袭桃红色的罗裙,长相甚是美艳,可是看起来却给人一种傲慢和不可一世的印象,是郭氏的女儿,她的异母妹妹,林芳笛。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蓝衣女子,林绾歌皱了皱眉,是前几天遇到的清河郡主郭明琅。
“还给我,那是我的东西。”,林绾歌盯着眼前的两个女子,声音冷硬地说。
林芳笛见她生气,却是轻蔑一笑,“你的东西?这怕不是孟哥哥的东西,你怎么还能有他的东西?”
“这不关你的事!”,林绾歌看着她手中的药瓶,目光微凛,若说有什么事情是她绝对不能忍的,除了她的母亲以外就是孟玉洲。
看着面前两个女子挑衅的目光,林绾歌咬了咬牙,若是她们两个不把药瓶还给她,那她不介意直接对她们动用武力。
林芳笛见她的表情,毫不在意地道:“林绾歌,你最好想一想杨姨娘,再决定要不要对我动手,父亲不会放过你们的。”
看着林绾歌脸上闪过的阴霾,林芳笛露出一抹得逞的微笑,“想要这药瓶啊?我还就偏不给你。”
说完,她将手中的药瓶在林绾歌伸手过来抢的同时,丢给旁边的郭明琅。
郭明琅微微一笑,她上次被林绾歌和薄青欺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现在找到了报复的时机,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你去捡吧。”,郭明琅伸手将药瓶直接丢到了湖水里,然后一脸挑衅地看着林绾歌,“哎呀,不好意思,我不小心弄掉了,要不要赔你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