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穿成虐文男主的僚机 > 第十三章 落马
 
  
景后华突然被Q,看着扯着薄青的香兰,即使他不屑于这些女子之间的勾心斗角,也知道这其中绝对不简单,孰是孰非,暂无定论。
“郭夫人客气了,您办您的家事,我和属下不会插手,也不会外传。”,景后华点点头,淡淡地说。
郭氏颔首,转眼看向香兰,“你究竟想要如何?别告诉我你挑着这么个时间跑出来,只是巧合。”
香兰往薄青身后躲了躲,“是巧合,不过是看守奴婢的红玉姐姐打了个盹,奴婢才趁机跑出来,想寻一死,可谁知……”,她一边说着,一边含着泪水,看着薄青。
薄青一脸复杂的看着香兰,只觉得自己救不救她,她都能有说辞。或许根本就是这香兰算计好的,自己只是被她当枪使了。
郭氏见她巧言令色,冷哼一声,“你说你寻死未果,全是他的错?有意思,你若真是有心要寻死,现在就去跳吧,我保证没人捞你。”
薄青看着郭氏,只觉得冷汗直冒,这女人,虽说刻薄恶毒,却是鉴婊达人,怼人技术一流。
想到这里,她微微挪了挪身子,尽量让自己少接收一点郭氏的视线。
香兰面色一白,“奴婢刚才九死一生,亏的这位公子出手相助,现在早就了断了轻生的念头,毕竟腹中的孩子无辜,不能连累了他。”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林绾歌闻言秀眉微微蹙起,香兰若是她没记错,好像是服侍了孟玉洲一年的婢女,怎么会有了身孕?
“你说,你有了身孕?”,林绾歌重复了一遍香兰的话。
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心在胸腔中狂跳,即使她下意识地不想往孟玉洲身上想,但是香兰是他的贴身婢女,若是有了身孕,那么第一怀疑对象就是孟玉洲。
香兰见她发问,有些猝然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迅速将眼神挪开,眸子中的光闪了闪,却是没有说话。
郭氏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讽刺的笑容,“怎么,你不知道,她怀着的就是你信心练练的孟哥哥的孩子。”
郭氏的话如同一道晴天霹雳,直接在林绾歌脑海中炸裂开了,顿时将她震的有些恍惚。
薄青看着林绾歌微微颤抖的身体,终于想起这一个情节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孟玉洲落马的桥段,明明是后面几个月的事情,可是今天这个香兰却是突然出现,将这个剧情提前了,所以她才没有反应过来。
若是这样的话,薄青转眼看向林绾歌,孟玉洲是她的初恋,大女主文必备渣男炮灰。
原书中的孟玉洲确实是个花花公子,中央空调,是德不配才的典型人物,给林绾歌造成了不少的创伤,也是导致她之后不怎么相信爱情,最后黑化的伏笔之一 。
“香兰,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林绾歌深深吸了口气,即使说出的话本来是疑问句,可她的语气,却是肯定的,就好像心死之人最后挣扎的一问。
香兰垂下头,脸上泛起一抹红,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默认了郭氏的说法。
“香兰,你……”,一个声音打破了几个人的尴尬氛围,众人的目光瞬间被吸引了过去,只见是一个一袭月白竹纹锦袍,头戴玉冠,身材修长,长相温润的一个年轻男子。
此时,他扫了一眼这一圈人,脸色顿时有些沉。
香兰看到他的瞬间,连忙站起身来,也不顾周围的人看着,直接跪在他旁边,伸手抱住了他的腿。
“少爷,奴婢怀孕之后被主母给关在了柴房,乘机跑了出来,然后心中后怕,也见不到您,这才万念俱灰跳了湖,多亏那位小公子伸手相助,不然奴婢就……”,香兰一边说着,脸上满是泪水,端的是我见犹怜。
孟玉洲看了眼一旁的林绾歌,见她也正注视着自己,终于还是别开了目光。
“孟哥哥,她说的,是真的吧。”,林绾歌见他目光躲闪,再次问出了这句话。
“是,可是绾歌,你听我说,我……这只是一场意外。”,孟玉洲被她的目光逼的还是承认了下来,白皙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羞愧的神色。
薄青挪到了萧迎旁边,两人闻言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对于渣男发言的不屑。
景后华却和他俩不一样,只是静静地站在一旁,即使看着眼前的狗血八点档,也平静无波,全程置身事外。
香兰看着林绾歌,她知道孟玉洲虽然拈花惹草,但是心一直偏向于林绾歌,可是她明明已经寻死觅活了一番,逼着他承认了下来,可是他的第一句话,不是安慰她,却是去辩解这只是个误会?
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一点可笑,抓着孟玉洲的手也松了开来。
就算是拼命怀了他的骨肉,他还是如此不在意。
香兰心如死灰地坐在原地,眼中一片灰暗。
“意外?你不配合,又何来意外?孟玉洲,没想到你是这种人,我真的是看错你了,香兰是你的女人,既然你招惹了她,就好好待她。”,林绾歌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决绝之感,竟是已经下了决断。
她伸手将怀中刚才拼命找到的小瓶子往地上丢去,看着瓷瓶碎了开来,却毫无留恋之情。
香兰听着林绾歌的话,感激地看了她一眼。
孟玉洲没想到她如此决绝,张了张嘴正想挽留,林绾歌却不给他机会,直接转身离开。
香兰看着孟玉洲极差的脸色,张了张嘴,“少爷……”。
她现在也不指望孟玉洲能够给她做什么,只是希望他可以收了她,即使是一个侍妾也无所谓,只要帮她脱了奴籍,生下孩子,她就能有个依靠。
郭氏冷漠地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讥笑。
孟玉洲看着林绾歌离去的背影,再看向香兰的目光已经冷的像冰一样了。
“舅母,香兰交给你了。”,他对着郭氏道,眼里全是冷漠,就想看一团死肉一般,眉眼中是淡淡的厌恶之感。
香兰猝然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孟玉洲,眼里满是震惊,没想到,她忙了一场,却是一场空。
她本以为,孟玉洲多少对她还存了一丝情分,但是没想到,连这也不过是自己的幻想罢了。
郭氏点点头,看着面如死灰的香兰,吩咐一旁的婢女道:“得了,闹也闹够了,抓走吧。”
婢女们得了令,迅速将香兰给扯了起来,压着她离开。
郭氏看着面色黑沉的孟玉洲,轻轻谈了一口气,转眼看向景后华。
“让王爷见笑了,要不要到主厅吃点东西,我让下准备了不少吃的。”
景后华微微摇了摇头,“不用了,丞相夫人,我们直接离开就是了,对于孟公子的仕途之类的,你放心,本王不会插手。”
说完,景后华带着萧迎和薄青,离开了林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