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穿成虐文男主的僚机 > 第十四章 心悸
 
  
“啪”,薄青只觉得脑门上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一个激灵猛地坐了起来。
睡意一瞬间都被打没了,薄青捂着头上被打疼的一块,喝到:“谁啊,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打小爷。”
她一边说着,一边脑子就清醒了,猝不及防地看见眼前的景后华正停了笔,皱着眉看着自己。
薄青顿时汗如雨下,刚才她好像在自己主子面前自称了‘小爷’……不过还好,不是‘老娘’......
景后华看了她一会儿,却也没生气,只是声音淡淡地道:“你怎么回事,最近总是欠瞌睡的样子。”
看着薄青眼睛下厚重的黑眼圈,景后华有些诧异,毕竟他当年可是站着都能睡着的人,睡的足,平时更是活力四射,现在看她,却像是睡眠不足的样子。
看景后华没有在意刚才她的‘狂言’,薄青暗暗抹了一把汗,缩了缩脖子,十分恭敬地道:“最近一个房的大哥二哥打鼾越来越大声了,属下喜静,所以有点儿失眠。”
见她满脸疲倦的样子,景后华顿了顿,还是开口道:“你要不搬去和萧迎住一个屋子,他应该不打鼾。”
跟萧迎住一个屋子……薄青回想起上次被林绾歌瞧出女子身的情形,他们这些会武功的人,对于人体架构比较熟,而且耳目敏捷,若是和萧迎同床,怕是容易暴露出来她的真实身份。
以假身份进入王府,薄青想了想,只觉得脖子凉飕飕的,这可是砍脑袋的大罪。
“不行。”,只听两个声音用时想起,薄青看了看一旁同样满脸别扭的萧迎,第一次觉得他俩观念相合。
见这两人出奇一致,景后华也有些无奈,“那你觉得怎么样好?”
薄青没想到自家主子居然这般好说话,心中一喜,这些天她都处处防备就怕被李炎和福宝看出自己是个女儿身,还得防着他两半夜给她来个公主抱,所以十天有七八天没睡个安稳觉,每天都感觉身体被掏空。
既然景后华这么说,那么,她也不跟他客气。
“属下瞧着小迎子的隔壁就还不错,那里不是刚空出来吗?”,薄青眼睛滴溜溜一转,说道。
这下连萧迎都皱了皱眉头,“那个房间最近不是闹鬼,所以才空出来的吗?就连牛二那样的壮汉都受不了,你居然还想去那里睡?”
薄青其实也早有耳闻,听说那个房间不是很太平,因为处在王府的角落,还背靠着池塘,大家都说那里是因为靠着水太阴,这才被水鬼所骚扰。
“得了,我才不怕,谁像牛二那个小子似的,就长得壮了点罢了,实则就是虚胖。”,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薄青自然不相信这种妖魔鬼怪之说,世上本无鬼,庸人自扰之。
“虚胖?”,景后华听了,都绷不住微笑了起来,记忆里那个牛二可是王府中长得最为壮硕的汉子,一身厚实的肌肉,到了这小子嘴里却变成了虚胖,实在是有趣极了。
萧迎见她这么坚持,也拦不住她,只能点头道:“得吧,你今晚收拾收拾,我帮你拿行李过来。”
薄青瞬间喜笑颜开,看着一旁浅笑的景后华,也有了力气,“爷是墨没了吗?属下这就给您磨!”
景后华见她活像一只有了斗气的小公鸡,无奈地道:“快点吧,我这撰写了一半,实在没墨了,这才叫你起来,今晚之前得把这书给誊抄好了。”
薄青这次倒是一点没泄气,“遵命!”
说起来这景后华当真是个性格温和的人,虽然不解风情了些,但是前期他倒是还挺好相处的。
王府的事情,也不过是誊抄一下藏书,修缮藏书阁这之类的,大多都不用浪费什么体力。
薄青突然想起自己插科打诨的高中时光,这个时候其实和那时也挺相似的,没有尔虞我诈,只有平和,枯燥但是也饶有趣味的日常生活。
景后华看着她磨得起劲,心中暗笑她真是孩子脾性,正准备继续伏案抄书,目光却扫到薄青的脸。
书案后面就是窗子,窗外的阳光洒在薄青脸上,将她的脸照的好像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白光。
不知道是不是被光线柔和了面部曲线,薄青现在看起来却是秀美得有点过分,白皙的肌肤和长睫毛投下的暗影,看上去竟然有种女子的美好。
景后华心中一动,却也只是刹那之间,气氛瞬间被薄青脸颊上一块黑色的墨迹给打破了。
女孩子怎么可能这么不小心。
景后华笑着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你脸上有墨迹。”
薄青听他突然说话,呆了呆,脸上有墨迹?低头看了眼自己面前摊开的书,上面的字上此时有一块可疑的水渍,想了想刚才自己趴在书上睡着的情况,怕不是......
意识到自己可能干了蠢事,薄青面色一红,迅速将面前的书合上,“哪里有墨迹?”
“右脸颊上。”
薄青伸手摸了摸右脸,胡乱擦了擦,“好了吗?”
景后华见她一通乱擦也没擦掉,温声道:“还没有,往上一点。”
面前男人充满磁性的温柔嗓音瞬间让薄青更加脸红了,毕竟景后华作为京城四公子之首,颜值极其抗打,她一般都会刻意避免与他的眼神接触,现在这么近的距离,就算她自认是个钢铁直女,也有点为色所迷。
连忙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薄青撸起袖子,狠狠地往右脸上整个擦了一遍,把自己脸擦得通红,掩盖刚才自己羞红的脸,“现在呢?”
景后华见她再擦下去,就要把自己的脸给擦破了,摇了摇头,“还没有。”
说着,他伸手沾了沾旁边用来洗毛笔刚换的新水,身体向前倾了倾,修长的手指就触上了薄青的脸。
薄青只觉得脸上一凉,随后就是景后华的指腹缓缓地擦拭着她的肌肤。
虽然也知道不过是擦脸,薄青还是忍不住感觉自己脸上发烧,就连那凉凉的水也降不下热的那种。
“好了吗?”,忍了半天,薄青实在是快要受不了了。
“好了。”,景后华的脸上露出一抹浅笑,凝视着她的眸子却带着一丝戏谑,“你怎么跟个大姑娘似的,脸红成这样?”
“王爷,别逗人家了,人家会弯的。”
“弯?”,一旁一直安静当个背景板的萧迎终于找着机会插了个嘴。
“就是喜欢男人。”,薄青一脸淡定地说,果然看见面前的两个直男的脸色都沉了下来。
敢调戏本姑娘,恶心死你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