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穿成虐文男主的僚机 > 第二十章 鬼怪?
 
  
“小菜鸡,你行不行?”薄青看着面前一脸沉思的裴才集,坏笑着问。
“别说话,我在思考。”裴才集小小的脸绷得紧紧的,一本正经的模样让人捧腹。
薄青扯嘴一笑,拿起一旁的瓜子就开始磕了起来,看着对面的小娃,心情大好,这几天被这小子缠的脱不开身,好不容易才想了个下五子棋的妙计,总算让这个小祖宗安静地坐了下来,不在四处乱窜。
裴才集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棋盘上的黑白棋子,小鼻子微微皱起,细嫩白皙的小肉爪紧捏着一枚黑色的棋子,手上的汗水都渗了出来,良久,他眼神一亮,似乎找到了破解之法。
“对了,小菜鸡,你今年六岁是吗?”薄青磕的无聊,装作随意地问道。
说实话,她确实对裴家的事情很是好奇,东黎叛乱发生在十年前,如果按照萧迎的话来看,裴闵儿子死在叛变之中,那么这孩子却只有六岁,相差的四年,岂不是说明这孩子并非裴家的血脉。
“是啊,六岁,你想问的不是这个吧。”裴才集难得脾气很好的接了一句,看上去好像并不排斥这个话题。
“那你的父亲......叫什么名字?”薄青问道。
“裴云,父亲并非爷爷的亲孩子,而是路过救下的,不过现在我父母都去世了。”裴才集饱含稚嫩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有几分老练,薄青缩了缩脖子,瞬间觉得自己问他这种事情,着实有些过分。
“我就随口问问,小菜鸡你可不要生气。”薄青连忙安慰。
“没事,该你了。”
裴才集大大的眼睛里有些落寞,将手中的黑子放下,提醒道。
薄青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掏了个白子,找了个格子就下了下去,其实对于她对于五子棋造诣颇深,对于裴才集这种小屁孩,她分分钟就能秒杀,若不是为了让他不至于太快失败从而丧失兴趣,她也不会这样每局让他多下一步。
“啊,你输了。”裴才集一本正经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畅快的笑意,露出的小虎牙把薄青都闪的愣了一下。
她输了?怎么可能?明明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薄青低头看了看棋盘,却见几个看上去不是很醒目的棋子,居然悄咪咪地连成了绝杀,无论是顾这还是那,必有一头会失去,大局已逝。
“靠,小菜鸡,你可以啊,刚才理我怕不是转移我注意力?”薄青想起刚才裴才集难得搭话,不由得茅塞顿开,没想到这孩子不过六岁,居然就这般有心计。
裴才集小脸满是笑容,毕竟只是个孩子,虽然有些小聪明,但仍然心思单纯浅显,”你中计了,这叫做缓兵之计。“
”得得得,小祖宗今天就不下了啊,哥哥累了,下班了。“薄青也并非是一个输不起的人,将棋子收好就开始赶客,毕竟她现在虽然穿越到古代,但是还是保持朝九晚五的良好作息,绝对奉行不加班主义。
裴才集刚想抢回棋子,却还是被薄青一记瞪眼扫过,放弃了念头,”那哥哥,明天也要陪我玩。“
”得嘞,快回家吧。“薄青将裴才集拉了起来,牵着手送到了门外,交给了守在外面的侍卫。
看着他远去的身影,薄青揉了揉自己坐麻的双腿,转身向自己院子走去。
这两天景后华和萧迎都忙于政事,频繁出入皇宫,一直都没在府里,搞得她还有点不适应,不过没有老板在的日子,倒也过得有滋有味。
下午小菜鸡来找她的时候,还带了一只烤鸭,她给放在了屋子里,揉了揉肚子,薄青顿时有些迫不及待,伸手一把推开了屋子的门。
可是等她的目光扫到桌子上的时候,却不见烤鸭的‘倩影’,取而代之的反而是一副邪魅的鸭架子。
薄青瞬间眼泪都要落下来了,赶紧扑上前去查看,却见鸭架子上真的是干干净净,甚至连一点儿肉末都没有了。
靠难道屋子里糟了老鼠?!
薄青拿起鸭架子看了一圈,却见上面真的是光滑的很,连一点儿被老鼠啃咬的痕迹都没有,应该是被人偷吃了。
可是她的屋子明明是锁好的,钥匙也只有她一个人有,薄青皱了皱眉,目光扫到了对面大开的窗子,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莫非那池塘真的有水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