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穿成虐文男主的僚机 > 第二十二章 约谈
 
  
“薄青,起床没,今天你和我们一起进宫。”一大早,薄青的门就被拍的震天响,直接把她从睡梦中给惊醒了。
勉强睁开双眼,薄青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天刚蒙蒙亮,看上去绝对不超过早上六点。
昨天那个奇奇怪怪的空羽先生来之后,把她弄得都睡不着了,仔仔细细地将自己对于小说剧情中权谋部分的印象给记录下来,然后十分无力地发现,因为她对于女主的不喜欢,而导致她直接跳过了很大部分的权谋戏份,现在想起来,只有一些零星的片段。
”啊,来了来了。“即使她睡眠时间绝不超过五个小时,但薄青还是挣扎着穿上衣服,草草洗漱了一番,就推门而出。
等在门口的萧迎见她一脸困意的样子,挑了挑眉,将手中的烧饼往她怀中一塞,”起的这么晚,懒死了,快走吧,别让王爷等着。“
烧饼还是热乎乎的,往外冒着蒸汽,薄青也不客气,麻利地张嘴就咬,毕竟当了那么多年赶早的苦逼学生,她练就了一身边吃边赶路的技能。
两人很快就到了王府门口,马车早就等着,两盏明灯上端端正正地写着‘端’字,在有些微凉的清晨散发着些许暖意。
踮脚梯子早就收上去了,薄青倒是不用萧迎麻烦,直接手脚并用地爬上了马车,然后十分迅速地钻进了车里。
景后华见她进来,睁开了眼,见她嘴中还叼着半块烧饼,配上白面一般的面容,看上去竟然有几分活泼有趣,不由得微微一笑,”你总这样,吃完再上来。“
”奥。“薄青做了个鬼脸,迅速将半块烧饼整个儿咽了下去,”吃完了吃完了。“
景后华见状,只能微微扶额摇了摇头,“不问今天找你进宫做什么?”
“华妃娘娘找奴婢。“薄青淡定地答道,毕竟除了华妃娘娘要询问景后华的婚恋状况之外,皇宫里的其他主子,也没有理由要见她一个端王府家奴。
”倒是机灵,那今天如何表现,你知道吧。“
薄青咧嘴一笑,”奴婢愚钝,请王爷赐教,这次和华妃娘娘说殿下相中了某家姑娘,还是说仍然没有看上的,然后华妃娘娘一着急,亲自给殿下挑呢?哪个比较好?“
看她一脸认真思考的样子,好像真的是为自己为难似的,景后华有些无奈,想到自己母亲那股不找到儿媳必然不罢休的架势,也觉得头疼。
“算了,你看着办吧。”
薄青见他面容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淡,就知道景后华也是生气了,不过她倒是很理解自己的主子。
毕竟哪个大龄剩男剩女对于自家父母的逼婚不心烦头疼,可又架不住所谓的‘孝义’,不得不疲于应付,不过既然景后华将此事交给她办,那她必然不会错失这个助攻的绝佳时机。
很快就到了皇宫,景后华先带着薄青去见了华妃一面,随后就赶着去上朝了,萧迎则跟着景后华同去,只留下薄青陪着华妃。
等他们离开,华妃的脸色瞬间从雍容华贵的淡定变成了满脸的急切,“小青,你站近一点,好好和本宫说说,华儿在哪赏莲宴上,有没有相中的姑娘家?”
薄青微微沉吟,装作一副深思的模样,吊足了华妃胃口后,才开口道:“王爷好像对那个林相家大小姐比较有好感,私底下还见过几面。”
“林相家?”华妃微微一愣,她倒是对林丞相家的千金没什么特别的印象,连忙转头看向方嬷嬷,方嬷嬷仔细想了想,这才记起了林绾歌,回答道:“是林相原本妻子生下的姑娘,本来是嫡出,可是林相另娶,变成了庶出大小姐了。”
华妃闻言,皱了皱眉头,“庶出......这身份怕是不够吧,就没有其他看上的小姐?”
薄青摇了摇头,十分肯定地道:“没有,上次赏莲宴上,王爷基本上没有和任何姑娘接触,若不是将军府的小少爷落水,林小姐相救,王爷也不会注意到她。”
她说的看上去随意,可是却拐着弯地给林绾歌加筹码,将军府的地位很高,且他家又没有闺女,若是将军认下对自家有恩的林绾歌,那自然是一个极佳的解决方法。
华妃闻言,点了点头,“若是华儿难得看得上眼的姑娘,自然也不会很差,刚好我和将军夫人交情不浅,让她弄个什么宴会之类的,我也出宫观察一下那个林姑娘,若是此女确实出众,就算身份低一些,那也能抬的。”
说完,华妃站起身来,就这桌子上摆好的笔墨,写下了一封书信,封好之后,递给薄青道:“这份书信就麻烦你交给将军夫人了。”
薄青连忙应下来,将信仔细地收入怀中。
“本宫还要抄经书,你要是没什么事情,就在院子里转一转吧。”华妃见吩咐完,也没有什么事情让薄青做的,随意嘱咐了一句,就开始干自己的事情了。
薄青朝着她鞠了一躬,然后退了出去。
华妃的宫殿不小,带着一个很大的院子,思来想去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做,距离散朝也有些时间,薄青倒是也自得其乐,在院子里转悠着,一边思考着自己昨晚没想清楚的事情。
虽然眼下的南唐看起来是一派祥和,可是实则暗藏波澜,皇帝虽然不暴虐,但是却比较多疑,所以即使他立了太子,却依然没有将太多的政事交给太子处理,反而搞得一手好平衡,让几个皇子之间互相制衡。
朝廷党争从未停歇,皇上又重视阉党,搞得局势更加混乱。
即使景后华他再无心权势,他的‘定国’之名还有裴家作为清流的权势,都让他不得不被卷进这一场风波之中。
薄青正沉思着,却听一个声音叫道:”薄公子,端王爷叫奴婢来接您。“
声音有些陌生,薄青抬头看过去,只见是个面白瘦弱的小太监,她确实不认识。
”王爷叫我?“
小太监点了点头,”王爷本来准备直接过来接您,后来遇到方御史找他说话,两人一路走过了,这才让奴婢来寻您过去。“
薄青挑了挑眉,没想到自己居然被景后华给忘了这是,叹了口气,”得嘞,麻烦你带我去。“
小太监笑了笑,”哪里的话,您跟着奴婢就可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