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欣怡书屋 > 未曾深爱,何以言婚舒念歌傅谨言 > 第310章 这场,肮脏至极的戏
 
墨席七的话刚落音,李依蔓就有了反应。

“热,好热!”

赵小娥下的催、情药太烈,她已经忍了很久了,那股子燥热像是熊熊燃烧的火,烧灼着她的皮肉,她如果再不采取一点措施,可能就会被这火烧死!

理智和意识也渐渐被迷、魂药控制,渐渐,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周围有哪些人……

只有身体里的欲、望那么强烈,那么的渴望宣泄。

于是,她终于发出了极为羞耻的呻、吟声。

欲、望的闸门一旦开启,很快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李依蔓首先就将脸上的面具一把掀开了,那肿的像猪头似的脸,完全暴露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咦?原来这个跳舞的女人,是我的好……妹妹啊!”李青辞睁开了眼睛,故作惊讶。

“你……李青辞,你不是……”赵小娥瞪大了眼睛望着李青辞,瞧见她眸眼清明,哪里有半点中了迷、魂药的样子?

她又匆匆看了一眼李青辞面前的空茶杯,神情大变!

难道,这杯茶也被蔓蔓喝了?

“不行……我热的受不了了!谁来帮帮我,有谁来……帮帮我?”李依蔓意识迷离,双手开始撕扯自己身上并不多的布料。

赵小娥正想起身去叫李依蔓带走,李青辞又凉飕飕的说:“妹妹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发起——骚来了?难道是那两杯茶有问题不成?那可是……”

说到这里,李青辞望向赵小娥:“那可是你亲手端上来的茶,原本是要给我和七喝的,难道,你在那茶里做了什么手脚不成?你算计我?算计七?”

没等赵小娥回答,李青辞又接着说:“你算计我不要紧,毕竟我没钱没势的,也不能真的将你们怎么滴,但是你算计七,就不怕他发火了,让李家从此在景城的地界上彻底的消失?或者,让你和你的女儿消失?他是有这个能力的,你知道的。”

李青辞嘴上这样说着,却完全是一副我现在有人撑腰你能奈我何的样子。

赵小娥气的身体直发抖,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

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李青辞,恨不能将她那张嘴巴给撕掉,却并不敢付出行动,反而还要咽下所有的愤恨,赶紧解释:“没有,青辞,我怎么可能会算计你和七公子呢?我怎么敢?”

“不敢就好!”墨席七说:“那就坐着,看戏!”

他两次提到看戏,赵小娥就是傻子也明白他早知道那两杯茶都有问题了,再想到墨席七之前“闻茶”的动作,赵小娥的心猛的沉了下去,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她后悔了,她根本就不该支持女儿招惹他的!

可现在才后悔,是不是已经……晚了?

因为即便是墨席七已经知道她在茶里动了手脚,她也不能承认,只能在这里坐着,可她的女儿蔓蔓明显已经承受不住那两种药物的折磨了,如果她不去帮忙,难道要等着看蔓蔓的笑话吗?

“撕拉”一声,李依蔓将身上的布料撕烂了,她没穿内衣,于是,上身就这么果着了,瞬间胸口解放,似乎没有那么闷了,但是清亮却只持续了几秒,很快,就又被那难以言语的燥热和空虚感所包围!

“啊!我好难受……好难受,谁来帮我……帮帮我……”

李依蔓跌坐了地上,发出痛苦煎熬的哀求……

“七公子,您不是要和耀荣去谈合作的事吗?要不,您去书房和耀荣谈?”赵小娥再次忍不住开口,想要让墨席七离开。

只要墨席七离开了,她马上就能救李依蔓了!

墨席七扫了她一眼,那么冷,带着阴森森的气息,嘴角却勾起一抹令人无比恐惧的弧度:“我说够了,这舞,要接着跳下去,才更有味儿!”

赵小娥像是被人扔进了冰窖,整个身体都冷的发抖:“七公子,您……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今天这事儿,我……”

她想要承认了,承认她的“错误”了,因为她不知道接下来,李依蔓会变成怎样!对自己的女儿,她还是很好的。

却又听到墨席七冷冷的说:“大人不计小人过?怎么?你果真算计了我不成?你知道,我以前都是怎么对付那些妄图算计我的人的吗?

死,对他们而言,是最仁慈的惩罚,我可能会割了他们的舌头,挖掉他们的眼睛,砍掉他们的四肢……

或者,划开他们的肚皮,将那一颗黑心肝挖出来洗干净,下手的医生动作会很快,不会用麻药,所以,他们还能清醒地看着自己的心、肝、肾等内脏器官被挖出来,还在鲜活的跳动着……”

“啊!这……这这这太血腥了,这太残忍了,七公子,您……您一定是在跟我开玩笑的,一定是……是开玩笑的!”赵小娥吓得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是不是开玩笑,你可以试试看。”墨席七说着,视线落在守在门口的一个李家的男保镖身上:“你,过来一下!”

那个保镖不敢拒绝墨席七的要求,赶紧过来了,牛高马大的汉子,竟然腿脖子直打哆嗦。

“你们家的依蔓小姐求助了好几次,你没听到吗?她有需要,你们还不快帮帮她?”墨席七说。

明明是笑着说的,话里面的意思,却那么的残忍。

“不!七公子,蔓蔓她……她不需要家里的保镖帮忙,我看她可能是……是病了,我……我帮她就可以了,我现在马上就……”

“赵小娥,你真的想试试,生不如死的感觉?”墨席七的声音骤然冷了下去,然后,动作优雅的拿起了桌上的水果刀,突然一个翻手,那刀子就朝着赵小娥的位置飞刺了过去!

“啊!”赵小娥尖叫了一声,竟然直接晕死了过去。

那把水果刀准确无误的刺进了沙发的软包中,距离赵小娥的耳朵不足一厘米!

李青辞也被墨席七的这一手吓得脸色白了白,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就听到墨席七讽刺的冷笑了一声,淡漠的说:“就这点心理承受能力,也敢跟我玩手段?不自量力!”

李依蔓已经将自己身上的裙子都撕成了碎布条,某些隐私部位也几乎都果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中,不等那两个男保镖有所动作,她已经主动的抱住了男保镖的腿,顺势攀上去,一把抓住男人大腿根部的某物,一边无比放浪的亲吻起男保镖:“我好难受,好空虚……帮帮我,快……给我,给我!”

男保镖没有动作,她就红了眼睛,去撕扯男保镖的衣服。

“怎么?你不敢动李依蔓?”墨席七扫了一眼男保镖,见他明明都已经有了生、理、反应了,却还是站的直直的没有什么动作。

“七……七公子,我……我不能那样做,这是趁人之危,更何况,我还拿着李家给的酬劳,我……我不能!”

墨席七倒是没想到,这男保镖还是个有原则的人,想了下,说:“你不愿意,我不逼你,你去把你们巡夜用的狗牵一条过来!”

“我……我马上就去!”男保镖愣了一下,然后拼了命似的将像八爪鱼一样攀在他身上的李依蔓推到了地上,飞快的跑远了。

只要不是让他上,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不一会儿,一条高大威猛的看家狗就被牵了进来,男保镖手里捏着绳子,站的远远的,早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李依蔓,毫不意外的扑到了狗的身上……

李青辞只来得及看到李依蔓将狗的那东西握在手里,就被墨席七蒙住了眼睛。

“这么肮脏的东西,不要看!”他的声音,仍带着些冷意,却柔和了许多:“靠在我的怀里眯一会儿,很快就会结束了。”

这份体贴,再次让李青辞感觉到了丝丝入心的温暖。

她乖巧的将头靠过去,依偎在了墨席七的怀里,被属于他的味道包围,忽然就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她和他,真的是男女朋友,而他,真的可以成为她可以依靠的温暖港湾……

半小时后,李耀荣匆匆地从书房出来,才走到楼梯口,就看到楼下那无比淫、乱、恶心、血腥的一幕!

李依蔓骑在狗的身上,张开了嘴巴咬住狗的脖子,狗毛和血染了她满嘴,那条狗,俨然已经快要被她咬死,被她做死了!

“蔓蔓!”他慌忙下了楼来,差点摔一跤!

却不是第一时间奔向李依蔓,而是来到了墨席七和李青辞的面前,一个劲儿的道歉:“对不起,七公子,都是我没有管教好这个不要脸的贱东西!污染了您的眼睛,我马上让人将她弄走!”

说着,他怒不可遏的朝保镖、佣人喊:“你们都是瞎子,聋子吗?还不快将这个肮脏的贱东西拖下去,拖下去!”

“不用了!”墨席七拥着李青辞站了起来:“这场舞,我也看的差不多了,我和青辞就先告辞了!”

“七公子,那高新区的项目……”都到了这时候,李耀荣最惦记得竟然还是利益。

墨席七嘴角一勾:“不如,你去问赵小娥和李依蔓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